咕咕雞

魏無羨:搶劫!劫財和劫色你選一個!

藍忘機:都給你

魏無羨:啊?

藍忘機:財和色,都給你

闕焉爾(01)(原創BL)

*玖月X沈清月

*原創BL,神明和人類的故事

*指了月亮就會被割耳朵,由此民間傳說得來的靈感

---------------------------------------


今日是美好的月圓之夜。

一名男子懶懶地靠坐在樹枝上,聽著樹林中河水潺潺,哼著小調,修長的手指輕敲青色酒杯,一壺酒罈浮在空中。


這種事情對神明來說不過是雕蟲小技,男子的食指往右一指,酒罈便自動往他手中的酒杯傾斜,透明的液體緩緩地從裏頭流出,散發濃烈的酒香,令人聞之欲醉。


玖月是一名不得志的神官,天界的萬神冊雖有他的名,卻是個地位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的神官。


玖月在人界的名望頗高,信徒少說也有數千...

心之鎖(下)

沒有肉,老福太敏感
因為有人用手機看老福,和我反應說如果是第二張長圖就看不清楚,因此我分三篇發了


上篇走這>>http://guguji221.lofter.com/post/1cf7c6df_12a4dc178

中篇走這>>http://guguji221.lofter.com/post/1cf7c6df_12b01456f


完整版連結>>https://shimo.im/docs/pvn8WZKR2o8rBQFj/

請神賜予我安寧

神啊,即使我心裡已經沒有您,我仍祈求心中能有一絲安寧

我不再去辯駁是非對錯,不再去據理力爭,我會戴上虛假的面具去迎合他人,奉承他人,忽視自己的真心。

神啊,我保證不再表露自己的情緒,絕不違逆他人,這對我來說不會是件難事。

無論要付出多少年也無所謂,無論心臟疼得麻木也不要緊。

我會抹滅自身的感受,直到不再感覺到痛苦為止。

神啊,哪怕只是片刻也好,懇求您賜予我安寧。

我已失去所有力氣,不想再去爭奪。

所以放過我吧。

愛情騙子(太中)(上)

*太宰治是宇宙大醋王

---------------------------------


「太!宰!治!!你是存心找我麻煩嗎?!」


中原中也回過頭,將酒杯重重地砸在桌上,玻璃杯清脆的碰撞聲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但他們卻不以為意地別過了視線,這幾天都上演同樣的戲碼,連酒吧的酒保也只是悄悄地將酒杯收了回去,免得又得收拾玻璃碎片。


中原中也咬牙切齒地瞪著眼前的男人,繼續罵道:「你是眼睛不好還是沒腦子?這是你第幾次"不小心"搭訕我了?別和我說從背後認不出來那套鬼話。」 


太宰治一臉無辜:「你打扮成這樣我當然認不出來。」


中原中也此時的衣著與平時不同,上...

心之鎖(上)

為了合集功能不要臉的再發一次


這完全沒肉是老福太敏感了

完整版連結>>https://shimo.im/docs/pvn8WZKR2o8rBQFj/

咕咕雞使用手冊

我找了半天還是找不到置頂功能在哪


是一名被工作折磨得死去活來的社畜,遊戲動畫宅


興趣是看別人的糧食和產自己的糧食,目前糧食以文豪野犬的太中為主

目前待的坑:文豪野犬,寶石之國,天狼,小英雄

無論哪一個坑都是雜食黨,如果你發現在同一個坑我吃了好幾個cp請不要意外,如果你是cp潔癖請務必小心,被雷到不是我的錯也不是你的,都是時臣的錯 


有個很不好的習慣:挖坑不填,經常挖完新坑又回去填100年的舊坑,永遠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坑


大概是這樣,以上

有問題可質問箱:https://peing.net/ja/kakashieva

幼年雙黑之二---初識

*這文在官方公布的太宰中也16歲之前就開始寫了,一直都沒寫完,覺得很可惜,所以請大家......鞭小力點(抱頭

-----------------------------------------

中原中也對太宰治的第一印象不算差。

在兩人正式成為搭檔之前,紅葉曾指著黑手黨隔壁棟大樓的窗戶,悄聲說道 :「這房間的主人未來會是你的搭檔。」
即使紅葉千叮嚀萬交代,絕對不能去那間房間,當年才10歲的中原中也沒忍住好奇心,趁著紅葉不注意時偷偷溜到了房門口。

幸運的是,一路上都沒有人發現,而且房間的門虛掩著,中原中也低下身,屏住呼吸,圓滾滾的藍眼往門縫裡瞧。

一名與他年級相仿的男孩子正坐在窗邊看書...

N久沒開質問箱,今天才發現(汗
能維持多久的熱情這個問題很妙,基本上喜歡上的CP會一直愛下去,不會有"愛過"的回答存在

我最早喜歡的CP是鼠苑(未來都市),好幾年過去了,我到現在一直都還在挖糧吃,其他CP同理。

所以要我給個答案的話,應該會是一輩子


再放一次質問箱:https://peing.net/zh-TW/kakashieva

七日(02)(太中)

*前篇:(01)

*我覺得我真的很需要催稿小天使......
* 最近lof是出了置頂功能嗎?
----------------------------------------

黑手黨幹部的葬禮格外低調。

原是不應該這樣,但森鷗外遵從本人的意願,來送中原中也的只有一些與他至親的親信,肅穆的葬禮上除了眾人的低語,倒也格外寧靜。

換上黑色喪服的尾崎紅葉走入了禮堂內,撥開了門簾,向裏頭的黑手黨的基層人員問道:「太宰在哪?他不是來了嗎?」

「太宰先生他只留了一會兒就走了。」 尾崎紅葉皺了皺眉,對方以為她對此不悅,多嘴了一句:「太宰先生雖然不在黑手黨,但好歹和中原先生交往,怎麼不.....」

「...

遊戲(太中)

*文野第三季確定有了!

*摸個魚

---------------------------------

「中也,要不要跟我玩個遊戲?」

「啊?」

中原中也聽到太宰治這麼說的時候,他正喝著黑咖啡看報紙,黑色液體上的蒸氣霧上了他的眼鏡,他已過而立之年,工作的操勞讓他2.0的視力直直地往下掉,中原中也摘下眼鏡,說道:「一大早你又想玩甚麼花樣?」

太宰治正想開口說話,卻又被對方打斷:「別跟我說甚麼七年之癢,要是這樣我早該把你踹出門。」

太宰治悠哉地咬了一口蟹肉三明治,說道:「很簡單啦,互相輪流說"我愛你",先害羞的人就算輸了。」

中原中也無言了好一會兒,想著這傢伙只怕...

關於那個文本遊戲

感覺LOF的格式不太適合玩文本遊戲,所以我決定把這篇文轉到噗浪比較合適

跟先前有參與的大家說抱歉啦!


在烏鴉的鳴叫聲中,黑色羽毛縫隙間的光刺痛了他的雙眼,那是他未曾見過的光明

我要說一個關於室友的故事


從前有一間宿舍住了ABCD四位同學,本來四位同學住了一年,沒出啥大事,某一天碰到了長假,ABC家裡都有事情,離開宿舍大約一個禮拜,只有D留在宿舍。
長假結束後,A最先回來,和D打了個招呼,收拾了下東西,又出門了,B和C也接著回來,正好是晚上,三人便一起吃了晚飯,回來時A也回宿舍了,並且臉色凝重地說她錢包裡少了500,錢包她出門時放宿舍,所以她懷疑是D拿的,並且大吵大鬧到教官那邊去了。
總而言之,也沒查出到底是誰拿的,但A堅持是D拿的,連帶著B和C排擠D。

最後這故事的結局是,學期末四人搬離宿舍,D為了清理桌子(沒清好是要罰錢的),將自己的書桌和B的桌子分開時,500元的紙鈔從桌子的間隔隙縫中掉了...

请求

麦黍秋波掀青岚:

附议,新版lof用得太扎心了


Felixa:



月下花影惹人怜_:





附议



猫头鹰太郎:





.................附议...



完全忘記自己到底要寫什麼(........

「世界上最難做到的事情是什麼?」
「活著。」

戰損(太中)

*修羅期中的摸魚,希望大家還沒有忘記我

*中原中也生日快樂

------------------------------------------

黑手黨之間的火拼已經持續了一夜,槍聲不絕於耳,幹部大樓經過無數次異能的摧殘,變成了一塊塊的碎片。

一名黑手黨的幹部屏氣躲在大石塊後,他左腿骨折,身上無一處不是血,但比起身軀已經支離破碎的同伴,算是輕的。

他忍不住罵了娘,想起某個年僅不過十幾歲的少年說的話。


這筆交易容不得你們拒絕。


他只當是港口黑手黨沒人了,好意思派個毛頭小子自稱幹部來談判,當下撕碎了對方準備好的合約,然而那名黑髮少年卻毫不意外,他站起身,對一旁的藍眼少年說道:...

從別的太太偷來的
備註 :千業是台灣的印刷廠

gif

求太中結婚(快去寫稿

七日(01)(太中)

*不斷重複的故事,可能會作為本子的文之一

----------------------------------------


中原中也沉入了河中,冰冷的河水剝奪了呼吸,直到黑暗淹沒他的身影。

他要以這種愚蠢的方式死去嗎?如果那傢伙知道的話,會露出甚麼樣的表情?


或許連自己的葬禮都不會參加吧。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太好了。


他衷心希望如此。


02/25  first round  08:00 AM


早晨的陽光從窗簾的縫隙照射進來,中原中也卻被刺耳的鬧鐘聲吵醒,他抬手按掉了鬧鐘,迷迷糊糊地坐了一會兒,枕頭全都被扔到了地上,即...

黃色小鴨(雙黑小短篇)

在港口黑手黨和西方的勢力火拚中,中原中也中槍了,幸運的是,打在肩膀上,出血不大,不幸的是,彈殼卡在裏頭,他覺得自己的右手要廢了。

太宰治踏著屍體在槍林彈雨中找到自家搭檔,對方臉色蒼白地靠坐在牆上。

太宰治仔細地看了他的傷口:"你這個有點麻煩,先回總部找森先生處理。"

"不,太宰。" 中原中也冒著冷汗,拿出小刀遞給太宰:"卡在肩膀很不舒服,你幫我拿出來,我一次把他們解決了。

太宰治接過小刀,若有所思,說道:"好吧,你咬著這個,我幫你取。"

"......."

"怎麼了?"...

夢魘(太中)

*小短篇除草,不知道自己在寫甚麼東西

*略為血腥描寫,請慎入

-----------------------------------------


中原中也做了一個夢。


他平躺在黑暗之中動彈不得,他卻能看見自己身穿黑手黨的正裝。


中原中也感覺到自己的手腕被碰了一下,十幾年的老搭檔站在他的身旁,但中原中也卻看不清他的表情,倒是能看見對方身上潔白如紙的西裝,從天而降的紅緞帶纏著太宰治的左手腕,而他自己的身體也被不知道從何而來的紅緞帶纏住。


太宰,別老站著,讓我看看你的臉。


雖然中原中也想這麼說,但他只能看著太宰治仔細地撥弄著手腕上的紅緞帶,緞帶卻意外...

「中也,你還記得嗎?你很久以前曾經說過要在黑手黨幹一輩子,想要達到幹部之位.把我比下去。」
「可你應該知道有多少人覬覦你那強大又令人畏懼的能力,而我是你唯一的鑰匙,即使是森先生也難以確保我們在黑手黨的地位,所以我必須比你先達到那一人之下的位置。」
「但我錯了,我在乎你,使你成為最明顯的標靶。」

「所以中也,不要回頭看我,我會害死你。」


然後中也把太宰狠狠揍了一頓


情人節快樂,祝大家萌的cp都能終成眷屬!

想休假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