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雞

獻給我親愛的天道醬

因為有人鬧小脾氣了我就發一下秀恩愛吧



說到我們第一次見面,喔,說見面也不太對,應該是說第一次交流,是在天道醬的某篇文下,結果這萬年老流氓一開口就是要把我上了hhhhhhhhhhh

在這之後,我們交流越來越多,我打從心底喜歡天道醬。不論是粉絲還是親友,她都真誠以待,我的個性比較冷淡,但還是覺得有這個CP真是不錯,跟她說話如同冬天裡的暖陽,很舒服。

雖然我兩一天到晚拌嘴,可這也算是情趣吧?

或許有天我淡圈了,或是不再寫文了,我衷心期望,她依然是我的CP,我的摯友。

我與她的情意,是無法以三言兩語道盡,謹以此篇獻給我心目中最愛的寫手--天道醬。


 @Aran天道 ...

我都要報復社會了還要取甚麼標題

乙女向,第二人稱

*但還是太中

---------------------------------

你是中原中也的部下,你傾心於你的上司已久,可惜你只是個倒茶水跑腿的小妹,除了一句辛苦了甚麼也得不到。但你能在他熬夜趕公文的時候倒上一杯熱茶,在他臨時出任務半夜回來時站在辦公室門口鞠躬行禮,就已心滿意足。

 過了一段時日,你的上司在某次擦身而過時叫了你的名字,雖然只是交辦公事,但你的內心依然雀躍不已,此時才發現你要的不只如此。

在往後的日子裡,你會刻意在倒茶水或是送公文時,順勢跟他多聊幾句,雖然只是短短的幾分鐘,但於你卻是最快樂的時光。

 然而你們的關係就僅止於此...

心之鎖(06)(太中)

*有自創角,表面上是年齡操作,這次的刀是向著中也(野口:EXM?難道不是我嗎?

*前篇:(01) (02) (03(04) (05)

----------------------------------


野口跟了中原中也六年,是中原中也最信賴的部下。


但他現在被自己的上司用小刀架著脖子,冰冷銳利的刀鋒抵著動脈,只要中原中也稍稍用力,地板上的毛毯會染上艷紅的血,用不了幾分鐘就會變成冰冷的遺體。

「告訴我,野口,」中原中也的聲音嘶啞,飽含著怒意問道:「你甚麼時候開始監視我?」

野口看著他布滿血絲...

來說說從小到大的困擾

我的姓氏非常特別,姓刁,名字我就不說了,我的爺爺是山東即墨人,至於為甚麼會來台灣,我想這段歷史大家都清楚,我就不多說了。

但這個姓氏帶給我莫大的困擾。

其實大部分的人都會念,但只是他們不相信真的有人姓刁,大家第一次看見我的姓氏的時候,都會自動幫我改成"刀",然後我糾正他們以後,我就會看到對方一臉驚訝地問我:你真的姓刁喔?

對,我真的姓刁。

但此時我想問的是:姓刀會比較常見嗎?
這問題倒也不算甚麼,比較讓我困壤的是另一個問題,我從小被問到大,而且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的人都一定會問:那你為甚麼姓刁?

這是甚麼鬼問題?XD

我不是要嘲笑你們,但我就跟父姓啊,啊不然你為甚麼姓黃姓陳姓劉姓李?
我...

心之鎖(02)(太中)

*糖果刀,表面上是年齡操作,表面上(強調

*不太能確定是甚麼題材,奇幻嗎?(茫然,反正就是回憶過去痛苦的相思忘不了(別唱

*前篇:(01)

----------------------------------


中原中也愣愣地看著眼前的人。

不論是聲音、樣貌還有那傲慢的態度完全和太宰治如出一轍。


但是.............


「你有聽到我說話嗎?」 中原中也低頭看著太宰治,對方以為他沒聽到,又再問了一次。

沒錯,低頭

站在中原中也面前的是十歲的太宰治,十歲的孩子再怎麼高,還是高不過一米六的自己。對方穿著正裝,但現在的樣子和記憶...

你若写书照格式,不如不作写书人

共勉之

香桦君:

前些日子遇到一个作者,他的文刚扑街,找我来讨论文章应该如何写,为何写到一半就会卡得写不下去,剧情怎么想也想不出新意来。

我跟他说让他考虑一下先写一个大纲,然后他说他不会写大纲,我说让他百度搜索大纲的写法,他说:“太麻烦了,反正我写大纲也一定会偏掉,索性不写也罢。”

我说这就怪不得别人了。

他问我说,你既然是当编辑的,那你肯定知道有什么题材比较容易火吧,你有没有合适的大纲,求分享给我一个,我照着写吧。

他说他知道网络上有很多速成的公式,很多写文的指导,他照着那个写,只要大纲好一定能成神的。

我当时就哑口无言了。

我说,你若写书照格式,不如不作写...

這裡已經甚麼都沒了喔
© 咕咕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