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雞

戲下(太中)

*ㄈㄈ點文

*演員paro,小短文

----------------------------------

 

當導演喊出了過,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中原中也癱倒在地上大口喘氣,他那該死的搭檔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最累的槍戰戲連續NG了好幾遍,偏偏這幕他是動作最多的戲,光這一場下來他跑的里程數都可以參加馬拉松了

「中也,起床囉!」太宰治刻意彎腰笑瞇瞇地俯瞰著他,中原中也一看到他一把火都上來了,罵道:「NG那麼多遍!你是故意的是不是?!」

「這對我也沒什麼好處啊,我也要重複很多遍欸。」

「你就是偷偷摸摸地去開金庫而已還有甚麼難的?」

「不然我跟你換?」

中原中也氣得要吐血,他靈活地翻起身,順手抓了一把砂土往對方撒去,太宰治似乎早已預料到對方的行動,退了好幾步。中原中也用力切了一聲,接過了助手遞來的毛巾,為了效果,他的臉上被抹了好些灰塵,還有過於鮮紅的假血,剛剛的武打戲把他折騰得全身上下都是土,還特意換上了有些破洞的戲服,汗如雨下,與身上的沙土混在一起,狼狽得很。

反觀太宰治,除了被撕裂下來的衣袖,身上倒是沒沾上多少灰(比中原中也好很多),還能搭訕負責管理雜物的女助手,中原中也翻了個白眼,拿起裝著換洗衣物的袋子,往淋浴間走去。

 

中原中也洗完澡,倍感清爽,回到休息室,他和太宰治的休息室是安排在同一間,

卻發現對發方似乎已經先回去了,他向自己的經紀人問道:「太宰呢?」

「他還有一個節目要錄,先離開了。」

中原中也哦了一聲,畢竟對方的人氣不下於他,把行程排滿的日子也是有的。

「那他這場戲還拖這麼久,也不怕遲到。」中原中也哼了一聲,眼角餘光正好瞄到一旁的椅子放著一件外套。

「這不是太宰的外套嗎?他怎麼沒拿?」

經紀人邊收拾東西邊回答道:「大概是在趕時間吧?等等你回去拿給他?反正你倆不就住隔壁嗎?」

中原中也嘖了一聲,拿起太宰治的外套,將衣物都整理好後,便離開了攝影棚。

 

 

太宰治錄了三個小時的節目後,終於坐上了自家的保母車,他有些疲憊地打了個大哈欠,坐在副駕駛的經紀人回過頭,一臉擔憂地問道:「太宰,你今天狀態是不是不太好?」

「嗯?沒這回事。」 太宰治邊回答邊將包裡的手機拿了出來,而對方不依不饒地繼續問道:「你以前很少NG的,特別是這場戲,今天是怎麼了?」

太宰治卻連頭都沒抬,低頭滑著手機,看起來心情還不錯,看到某個訊息時還笑了出來。

「太宰?你有聽到我說話嗎?」

太宰治此時才抬頭,對自家經紀人笑了笑,答非所問道:「誰知道呢?」

而對方習慣了太宰治這種莫名其妙地回答,只嘆了口氣,便不再理他。

 

然而只有太宰治知道,在那場戲中,他避開敵人耳目,前去金庫的當下,他看見中原中也在槍林彈雨中戰鬥著身姿,明亮的藍眼透出了冷冽的殺意,白皙的臉龐沾上了鮮紅的血,狂傲的笑容宣示著敵人的落敗。

 

不論多少次都看不夠。

 

 

而那人現正站在自己家門口,一臉不情願地將裝在紙袋的外套遞給自己。

 

太宰治笑了,心裡正思量著如何讓對方氣得跳腳的話。

 

----------------------------------

以前欠的點文,今天整理時挖出來補上。

感謝鍵閱。


评论(8)
热度(84)
< >
這裡已經甚麼都沒了喔
< >
© 咕咕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