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雞

熾鬼(上)

之前的寫手挑戰,目前是熱度60,那就來放四年前寫的原創(黑歷史),有人想要看後續我再放吧

這篇簡直不能看(自戳雙目

---------------------------------

在寒冷的冬夜裡,本該空無一人的街道上,有輛小台的轎車行駛在路上,最後停在一棟豪宅的對街。車熄火了,但是裡面的人卻一直沒有下來,像是等待著什麼。 

「你說,這次的目標會多久才會出來?」一個男子手指擦著打火機,點著嘴裡叼著的煙。 

「依照委託人給的情報,還要一個鐘頭。」另一個男子則是翻著手上的資料,語氣有點冷淡。 

「那麼我們幹嘛那麼早來啊,今天有寒流欸,而且現在是半夜,冷死了。」對方並沒有在意他的冷漠,有點埋怨的說。 

「以防萬一。」男子將資料收進包包,繼續專心的盯著豪宅的大門。 

凌青則是嘆了口氣,靠在椅背上閉目養神,反正熾鬼對盯哨很在行,目標出來自然會叫他。 

大約過了二十分鐘,凌青覺得肩膀被戳了下,他睜開眼,熾鬼看著他說:「我渴了。」他便拍了下熾鬼的肩膀說:「那我去幫你買咖啡,有動靜了打給我,你有帶手機吧?」

 看對方點了點頭,便放心地去便利店買咖啡。 

凌青漫步在街上,夜晚總是很安靜,抬頭望著明月,想到了碰到熾鬼的那天也是這樣的夜晚。

自嘲地笑了笑,一年前他絕對不會想到,現在跟曾經混過道上的兄弟一起搞跟蹤,他的腦袋很平凡,人生也很平凡,他也想繼續過著像這樣普通的日子。熾鬼的過去除了是黑道以外一無所知,不是凌青沒有問他,但是得到的只是沉默。唯一的線索就是幾乎覆蓋了他上半身的刺青,而那個刺青是黑道赤火的頭頭才會有的標記。赤火在這個國家並不是最大或是人最多的黑道,但是實力絕對是數一數二的,對於赤火凌青沒有太多的了解,對他來說就像是在都市傳說的神祕人物,但是依然在這些傳說中知道熾鬼的強大。 

凡是熾鬼看上的東西沒有得不到,只要是他想毀掉的早已不在。 

但是現在熾鬼卻被他抓去徵信社當免費勞工使喚,要是被他以前的手下知道了, 大概會被砍全家吧?凌青在結帳的時候胡思亂想著。 

凌青看了下手錶,覺得自己出來太久了,便快步回到原點,卻愣在原地。

 

「咦?人咧?」 

 

 

 

當熾鬼回到租屋處的時候,不意外的看到凌青站在門口,在心裡嘆了一口氣。 

「喔喔喔~~熾鬼大人,小的恭候您多時了,您跑去哪啦?」凌青臉上笑著,但是熾鬼可以看到他的眼睛快噴出火來了。 

「去跟蹤目標。」熾鬼從口袋掏出鑰匙開門進屋。 

「為甚麼不打給我?!!我不是讓你有動靜就通知我嗎?」那凌青咬牙切齒,快步隨熾鬼進屋。這傢伙!打他手機不接,又不知道他跟蹤去哪,回公司也找不到人,只好在他家門口守株待兔,才看到他一臉淡定的回來。 

「目標開車出來,來不及。」

「那你也太慢回來,你有收集到資料嗎?」凌青將手伸到熾鬼面前,熾鬼將照相機跟錄音筆交給對方,面無表情的說:「只是臨時有些事情要辦,我可以去睡覺了嗎?」 

   「..........」凌青無言地看著他爬到床上躺,真是拿他沒輒。 

凌青將東西放到包包裡,才剛拿出打火機要點菸,就聽到對方說:「不要抽太多,會早死。」 

會早死也是給你氣死的!!! 

 

   「太太,這是您要的證據。」凌青將光碟放在桌子上,坐在對面的貴婦並沒有拿起來,突然間她哭了起來,聲音顫抖:「我倒情願是我想太多,沒想到....沒想到....他居然這樣對我.....」  凌青萬分無奈,這種事情他見多了,老公外遇被抓,這些證據足夠判離婚,但是女方通常都依依不捨。唉,誰讓他開徵信社呢?

    好不容易送走了客人,坐在旋轉椅上搖來搖去,看著空無一人的座位,問了一旁的同事:「阿鬼來了嗎?」得到了否定的答案。凌青沉思了一會兒,拿了車鑰匙就說要出去,今天早上去阿鬼家卻發現他已經出門了, 不,不只是今天,最近這一個月來都是這樣,這次的跟蹤也是,一聲不響的就放生他。

如果阿鬼沒有事情瞞著他,就跟他爺爺姓!!! 

   凌青雖說跑出來找人,但是也沒有個頭緒,只是開車亂晃或是到阿鬼有可能去的地方,但是卻一點進展都沒有,早知道在他身上放個追蹤器算了,凌青自暴自棄的想。車停在路邊,他坐在車裡吞雲吐霧,突然聽到有人敲了車窗,對方戴著口罩,看不清楚對方的臉。他剛搖下車窗,就聞到一股甜味,突然覺得神智恍惚,全身癱軟,對方把他從車上拖下來。凌青罵了句髒話,想掙脫對方的手卻無能為力 ,「噓,乖乖睡吧,醒來一切都解決了。」只聽見有人在他耳邊喃喃細語 ,凌青失去了意識。

熾鬼走在人來人往的路上,他身穿連身帽T,頭低低的走路,不想引人注目,他漫無目的地走著,走了一陣子,眼睛往後瞥了一下,過了紅燈,稍微加快了腳步,繞進了小巷,緊跟在後的腳步也跟著進了小巷。 

「?!」發現跟蹤的目標已經不見了,才驚覺不妙,但是已經來不及了,背後一痛,人已經被推到牆上,小刀架在脖子上,熾鬼眼神陰冷看著他。「老大...我是炎.....」被壓在牆上的炎掙扎著,熾鬼依然沒有放開他,冷冷的說:「我知道是你, 你跟蹤我做甚麼?」  

「請您快回來吧。」炎並沒有退縮,直直的看著他。

 「我說了,我不會回去。」熾鬼放開炎,轉身離開。 

「是因為他嗎?」炎大聲的問他,熾鬼停下腳步「......不是,與他無關,不過既然你來找我了,那你回去跟大家說。」熾鬼側身看著他「以後赤火怎麼樣都跟我沒關係了,隨便你們要怎麼處理,但是不要再來找我。」「老大!!」不管身後的呼喚,熾鬼快步離開。 

不要怪我沒有提醒您啊。炎苦笑著。 

熾鬼沉著臉,拿出手機打給凌青,卻一直都沒有接,再次聽到語音信箱後,熾鬼握緊了手機。他明白他要面對的是甚麼,以前有比這種情形更嚴苛的情況,他存活了下來,但是他這次並沒有把握能成功。

 當凌青醒來的時候,看到自己手被銬在椅背上,嘴巴也被貼上了膠布,真是典型的綁架啊,他心裡苦笑。 

他環顧四周,雖然有些昏暗但是大概還是能看出他被帶到某間倉庫,空氣瀰漫著霉味,甩了甩頭,感覺頭有些沉,不過還可以思考。 

「醒了嗎?」低沉的聲音從旁邊傳來,凌青轉過頭,看到一個男人向他走來,男人身材異常高大得像巨人,皮膚黝黑,渾身散發野獸的氣息,雖然男人臉上掛著微笑,但是凌青還不自覺的感到害怕。 

「抱歉,我的手下太粗魯了,但是我們需要你。」男人伸手將他臉上的膠布撕下, 凌青開口就說:「如果你是為了熾鬼而綁架我的話,他不會來的。」 

「喔?」男人頗感意外的笑了笑 「你頗有膽的,如果知道我們為甚麼找你,那就好說了,不過......」男人從口袋拿出凌青的手機,按了幾下,點開通話紀錄,將螢幕顯示在他面前,熾鬼的未接來電占滿了整個螢幕「看來他似乎很在意你。」凌青只是看著他,不發一語。 

「啊我還沒有自我介紹,我叫碩,是赤火目前的領導人,嘛......大概會是暫時的吧?」  

「暫時的?」  

「你要知道只要是一個團體,不論多團結,到最後都會分裂,特別是我們這種.......因為利益而聚在一起,但是他大概是唯一在這團體中沒有慾望的人。」

 「那現在的情況對你來說不是最好嗎?他不想回來,而你可以得到赤火。」 

「好?一點也不好,赤火為甚麼強大,你知道嗎?」 

「難不成是因為團結?」凌青諷刺的問。

 「團結?」碩大笑了起來,似乎聽到了很好笑的笑話:「赤火很強絕對不是因為團結,而是因為熾鬼。 熾鬼不論是對於我們或是外面的人來說,等於不敗,所以這裡大部分的人都是因為熾鬼而來的,一但熾鬼不在了,當然也就四分五裂了。」 

「所以你想要他回來?」 

「這樣說也對,也不對。」碩摸了摸下巴,「我雖然想要赤火,但是熾鬼離開,赤火形同消失,我不允許這種情況發生,但是呢.......」碩蹲下來視線與凌青平視, 「如果我殺了熾鬼的話,那麼赤火就是我的了。」 

「這話甚麼意思?」凌青狠狠的瞪著對方。 

「哈哈,你還不明白嗎?只要打敗他,赤火的人就會認同我,只要我擁有了赤火,壟斷所有的地下買賣,這絕對不是問題!」眼神中有著被慾望燃燒的瘋狂。

 「你打不過他的。」凌青說了這句話,但這也像是在告訴自己。 

「那我再問你,你知道為甚麼熾鬼很強嗎?」碩露出惡魔般的微笑,「因為以前他沒有慾望、沒有牽掛,等於沒有弱點,但是他現在有了。不管他實力多麼強大,只要他心裡有一絲絲的感情,他就會輸。」 

凌青瞳孔一縮,突然明白這一切都是眼前這個男人的計畫,這一個月以來,熾鬼行蹤詭異,那天跟蹤熾鬼無故放他鴿子,都是為了擋下他們,是因為他成為了熾鬼的弱點。

  

他從來都沒有現在這樣希望熾鬼不要來找他 

突然外頭傳來接二連三的悶響,像是遠方傳來的爆炸聲,碩站起身,面臨即將到來的決鬥,臉上盡是興奮的表情,本性中的殺戮被激發了出來。 

 

 

「他來了,戰爭開始了。」

  

 

TBC

 


 
2017-10-28
/  标签: 原創
   
评论
热度(2)
這裡已經甚麼都沒了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