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雞

幼年雙黑之一--論重機的一百種用法

 *沒有到一百種只有一種而已,我只是想寫寫中也飆車

*幼年雙黑系列

*此篇太宰治的異能是主動

---------------------------------

「太宰!!你好了沒有!!會議要趕不上了!!」

「啊啊,再等我一下。」

中原中也站在玄關對著二樓的方向大吼大叫,急得快要發瘋,偏偏他的搭檔不知道在摸甚麼,遲遲都沒下樓。

「你還要多久!!!十點就要開會了,已經九點三十五分了!!」

「好吵啊,這不是來了嘛。」 太宰治將黑大衣掛在肩上,邊打哈欠邊慢吞吞地走下樓,中原中也才沒有那種耐心給他慢慢拖,一把扯過對方的領帶,連拖帶拉地衝到了地下停車場,然而恭候多時的部下們也面露焦急,中原中也皺眉問道:「從這裡到總部最快要花多少時間?」

「報告中原先生,如果闖紅燈的話,最快也要三十分鐘。」

中原中也嘖了一聲,看了一眼手腕上的錶,已經四十分了,如果不能及時趕到的話,不知道會被紅葉大姊罵成甚麼樣子。

「算了,我們不坐車過去。」

「中原先生,可是這樣會....」

「你,去拿繩子和我的重機鑰匙來。」中原中也邊說邊將門禁卡扔給了某位部下:「繩子在太宰房間的右邊櫃子的第一格,重機鑰匙放在玄關的櫃子上,快點!」

「是!」

聽到重機這個字眼,太宰治突然眼神發亮,中原中也恨不得把對方的眼睛挖下來來回輾爆,他早該知道這渾蛋心裡打的甚麼算盤。

部下氣喘吁吁地回到了停車場,還很貼心地拿了安全帽,但中原中也不耐地說了不需要後,搶過對方手中的東西往停車場的另一邊飛奔而去,還對太宰治說道:「在這邊等著,不准跑。」

「好好好。」

過沒多久,引擎的轟隆聲回響在整個停車場內,中原中也騎著重機停在了眾人面前,反觀他穿得一身黑,亮色的重機特別地顯眼,太宰治忍不住吹了口哨,中原中也罵道:「吹甚麼吹!快上來!!用繩子綁起來。」

「哇中也你甚麼時候有這麼重口的興趣我怎麼不...」

「再囉嗦我就把你從頂樓丟下去!」

「好啦好啦。」

太宰治跳上了後座,快速地用繩子將自己和中原也綁在了一起,中原中也提醒道:「抓好了!!掉下去我可不會把你撿回來!」

部下們聞言,自動往兩邊靠,微微欠身,目送重機的尾燈消失在停車場的另一頭。



中原中也從停車場衝出來時,已經五十分了,他一路上無視了三個紅燈,往總部的方向飆去,然而他卻想到甚麼似地,掉頭往小巷子的方向鑽去,太宰治不由得大喊:「中也!!那裏是死路!!」

「我知道!!給我閉嘴抓緊!!!你等等不准給我發動異能!!聽到沒有!!」

「啊?」

太宰治還未反應過來,中原中也死命地往小巷子的方向衝,眼看就要一頭撞上磚牆,此時重力的異能包覆兩人,重機與牆面呈現九十度,輪胎胎痕在牆面留下了痕跡,太宰治有種要衝向天空的錯覺感。

然而大概是中原中也衝得太猛,到頂時兩人一車還在空中滯留了幾秒,在異能的操作之下,重機完美地降落在公寓的樓頂上,黑手黨的大樓高得非常顯眼,中原中也死命地往大樓的方向直線前進,重機不斷地上升又落下,搞得太宰治快要吐了。

此時中原中也口袋裡的手機響了,但他忙著趕路,無暇接聽,但特殊的鈴聲讓他知道是自家大姊打來的,便開口問道:「太宰!現在幾分了?!」

太宰治勉強在風中凌亂之中,看了一眼手錶:「五十八分。」

「可惡!只差一點點!不管了,太宰,會議室玻璃的維修費你得出七成!」

「啊?!!等等等等一下!!你要幹甚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中原中也不顧太宰治的反對,在最後騰空時,直直地往黑手黨大樓的某間會議室的玻璃撞去,在重機撞上時,中原中也將油門催到最強,加上重力的加持,硬是將玻璃撞了個粉碎。

最後以一個帥氣的甩尾,勘勘停靠在牆邊。

正準備開會的紅葉尾崎手機都還來不及掛斷,眾人便猝不及防地被撒了一身玻璃,紅葉尾崎只差沒叫出金色夜叉把兩人碎屍萬斷。

中原中也則是低頭看了眼手錶,接起還在響的手機,說道:「大姊,我們準時到了。」

紅葉尾崎看了看被撞得亂七八糟的會議室,又看了看離死只差一步癱瘓在重機上的太宰治。


然後中原中也看到自家大姊在沒有使用異能的情況下,捏爆了手機。





開會要遲到了怎麼辦?沒關係,中原中也帶你上天,品質保證,後果自負。



THE END


-------------------------------------------------------------------

不做死就不會死<<在說自己還有太宰

這是幼年雙黑第一篇,還有九篇(哇哇大哭

只有過去的自己才會坑死未來的自己,大家謹記


另外這篇也是慶祝劇場版的上映!!(灑花 期待!!!


 
   
评论(19)
热度(129)
這裡已經甚麼都沒了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