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雞

餘生(01)(太中)

* @呆萌兔子神威  給的設定~~~~~           

*應該五篇完結,應該。

*有自創角


---------------------------------


「中也,修好了沒?好熱喔。」


太宰治像隻死魚攤在越野車的副駕駛座上,今日的艷陽高照,偏偏開到半路車子就掛點了,中原中也正站在冒煙的前車蓋埋頭苦幹,臉沾上了油汙,路面燙得可以煎蛋了。炎熱的天氣已經讓中原中也很煩躁了,聽到搭檔在抱怨,忍不住罵道:「你有力氣抱怨不如去補充物資。」

「欸~~~今天明明是中也負責採購。」

「沒看見車壞了嗎?再囉嗦就換你來修。」中原中也氣得把扳手給丟出去,太宰治偏頭閃過,見對方還想再甩一個槌子,連忙從車上跳下來,從中原中也的風衣口袋中拿了錢包,沒過多久就跑得沒影了,中原中也只得大喊:「不要亂花錢啊!」



他們目前所在的地點離小鎮並不算太遠,太宰治走了大約十分鐘的路,便走到了城鎮裡,一排排破敗的木屋被風吹得咖咖響,石子路因年久失修,路面坑坑巴巴,一個不小心還會踩空。明明日正中午,城裡卻一片死寂,連在小飯館外用餐的人們說話都格外輕聲細語。 

或許是他的服裝與城鎮的居民格格不入,引人側目,人們竊竊私語,不懷好意地打量他。

太宰治不以為意,停下腳步,從口袋裡拿了一枚金幣扔給了街邊一個穿着灰色斗篷的路人,開口問道:「有貨嗎?」

這個國家物資缺乏外加過度的通貨膨脹,貨幣比衛生紙都還不如,金幣不多見但不論在哪都非常好用,那人將金幣攤在了手掌中,反覆查看後,才開口說道:「跟我來。」

太宰治跟著對方彎彎繞繞走了不少小路,時不時還會有洗腳水或是盆栽從天而降,但帶頭的人似乎見怪不怪。兩人走了二十分鐘左右,停在了某間木房前,那人有節奏地敲了幾下木門,腳步聲從裡頭傳來,男人低沉的聲音從門後傳來:「誰?」

帶路的人答道:「買貨的。」

「買什麼貨?」

還未等那人回答,太宰治卻先答了:「黃昏的貨。」

「太宰先生?!」   裡頭的人連忙打開了門,一名中年男子盯著太宰治好一會兒,激動地抓住對方的雙肩來回搖晃:「天啊!!我真不敢相信我的眼睛,真的是您嗎?!我不是在作夢吧?!我們幾年沒見了?三年?還是四年?」

「那個......萊斯先生.....」帶路的人此時打斷了對方,指了指快要被晃暈的太宰治:「請您冷靜點,客人要被你掐死了。」

「啊呀,奧博,是你啊。」

「…...真不知道該怎麼吐槽您。」 奧博嘆了一口氣,將斗篷的帽子拉下,由於剛剛全身上下都被斗篷遮住了,此時太宰治才看清對方的五官,年紀看起來比太宰治還要年輕,五官深邃,皮膚黝黑,右眼上有刀疤,他無奈地問道:「萊斯先生,請問這位是.....?」

「先進來吧,在外面不方便說話。」萊斯笑著勾住太宰治的脖子,奧博則是跟在後面順帶把門關了,太宰治環顧店內,槍枝以及彈藥陳列的位置與記憶中並無區別,說道:「萊斯先生,您這裡沒什麼變。」

萊斯聞言笑了,抬手示意讓兩人坐在木頭圓桌,倒了三杯咖啡,奧博聞到味道,忍不住抱怨道:「我又不喝咖啡。」

「你好囉嗦啊,新人,愛喝不喝。對了,介紹一下,這位是奧博,黑手黨新人,被派到做我的引路人,這位是太宰先生,就是那位叛逃跑去給偵探社打下手的前黑手黨幹部。」

「什.....什麼?」奧博似乎沒反應過來,驚訝地上下打量太宰治,問道:「真的假的?」

「這故事可長了,要從那年.....」

「萊斯先生,講古就留到以後吧,況且我也不是偵探社的人了。」太宰治抬手打斷了萊斯的話,直奔主題:「我是來買貨的。」

「真稀奇,特地跑到我這邊來買貨嗎?」萊斯雙手還胸,一臉不可思議地問道:「您以前總嫌棄我這兒的東西不好。」

「情況特殊,湊合著用。」太宰治拿起杯子湊近聞了聞,濃郁的咖啡香直衝腦門,讚美道:「咖啡好香啊。」

「難得店裡有好東西,當然要拿來要招待貴客。」

「是嗎?」太宰治晃了晃杯子,深褐色的液體來回晃動,放輕了聲音說道:「不知道你這裡面放了甚麼招待我呢?」

「奧博!拔槍!」萊斯將手槍從外套裡掏出,指著太宰治的腦門,奧博聽到指令,遲疑了一會兒,但依然拔出腰間的手槍。

太宰治依然悠哉地坐在椅子上,翹起二郎腿,笑著說道:「啊呀,變臉變得真快啊。」

「黑手黨開了高價懸賞您的人頭,這次可跟以前不一樣,就算首領有意庇護,您也在劫難逃。」

「那還真是令人受寵若驚。」

「當然不只是您,還有五年前叛逃的黑手黨幹部,中原中也,他的身價在黑市可比您高了不少。」

太宰治冷哼了一聲,睨了對方一眼,說道:「您以為憑這樣就可以威脅我?」

「那可不一定。」萊斯又往前走了一步,冰冷的金屬槍口抵著太宰治的額頭,說道:「如果您能交出中原中也,讓我放過您也不是不可以。」

 「好啊,我帶你們去。」太宰治站起身,乾脆的態度反而讓兩人愣住了,萊斯警告道:「您最好別耍手段。」

太宰治誠懇地說道:「您應該知道,在交易上我是絕對不會說謊的喔。」




「那混蛋跑去哪了?」中原中也看了一眼手錶,他都把車修好了,太宰治還沒回來,他從口袋裡掏出手機,撥通了太宰治的電話,熟悉的手機鈴聲從後座傳來,中原中也無言地掛斷了電話:「那傢伙又沒帶手機。」

中原中也又再次看了一眼時間,太宰治已經離開五十分鐘了,依照當初的約定,只要其中一方離開超過一個小時,另一方就有權力選擇留下或是拋棄對方,這是保命的條約之一。

雖然中原中也一直認為太宰治比萬年不死的小強還要頑強,然而今日已非彼時,兩人這五年來也經歷了不少要命的事,沒有任何組織庇護的他們可說是非常危險。

正當他焦躁不安的時候,突然聽到不遠處傳來腳步聲,他回過頭,看見三個人朝自己的方向走來,而其中一人正是舉著雙手作投降狀的太宰治,而後面跟著兩個他未曾見過的面孔,一人將槍抵在了太宰治的後腦杓,另一人則是將槍口對著自己。

中原中也從車上跳了下來,翻手將小刀掏了出來,衝向他們,便聽見其中一人喊道:「不准動!不然他就沒命了!」

中原中也挑了挑眉,雖然沒有再前進,但依舊擺出了攻擊的架式,雙方距離不過十步遠,又聽見對方發問:「請問你就是中原中也嗎?」

「找我有事?」

「那麼我就直說了,如果你想要回你的同伴,就放下刀自己走過來」

「哦?」中原中也反問道:「如果我說不的話,那又如何?」

萊斯看了一眼太宰治,對方依然一臉悠閒地欣賞遠方的風景,這讓他更加警戒了,說道:「那他就會沒命。」

中原中也失笑道:「你該不會以為這樣就可以威脅的了我吧?」

「你說什麼?」

「真是......為甚麼來的人一次比一次還要愚蠢啊,森先生真的有好好篩選人才嗎?黑手黨盡是些笨蛋。」

中原中也攤手搖了搖頭,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讓萊斯非常惱火,他大喊道:「給你三秒做決定!一!二!.............!!!甚麼時候?!」

此時中原中也已經出現在他的眼前,銳利的小刀反射著正午的眼光,悄悄地劃過了他的脖頸,危險的話語在耳邊呢喃:「抱歉啊,你沒有和我談判的資本。」

「啊啊啊啊啊啊!!!!」 等萊斯反應過來,他的身子早已倒在血泊之中,奧博早已嚇得拿不住槍,中原中也回過身將他壓制在地,正要再補一刀上去時,卻聽到太宰治喊道:「住手!」

「為甚麼阻止我?」

「放了他。」

「啊?你瘋了嗎?」 中原中也一臉不敢置信地問道:「這樣會暴露我們的行蹤!」

「我知道,但你不覺得這樣比較有趣嗎?」

「開甚麼玩笑!我才不要為了你那該死的惡趣味增加不必要的麻煩!」

「那就是說,中也怕了?」

「你這傢伙!」中原中也將手上的人扔在一旁,氣得抓住了對方的領子:「少用這種話激我!你忘了我倆當初訂下的規矩了嗎?!」

「那個......」被晾在一旁的奧博打斷了兩人的談話,吞了口水,說道:「我絕對不會透漏你們的行蹤,請放了我。」

「你拿甚麼做擔保?」中原中也看向他,藍眼盡是殺意:「只有死人才不會說話。」

「我的確沒有可以讓您信服的理由。」奧博重新調整了姿勢,以土下座的姿勢請求道:「可否將您的小刀借給我。」

「…...你是被嚇傻了嗎?」中原中也對這種無俚頭的要求很是不解,但奧博依然執拗地說道:「請將小刀借給我。」

「要是你敢亂來的話,我會殺了你。」中原中也將刀遞給奧博的同時,一手輕壓住對方的頭,以保萬全。

「感激不盡。」奧博左手接過刀,沉默了好一會兒,然後深呼吸了一口氣,舉起刀用力地往自己的右手腕砍下,手腕以上的骨肉分離,雖然奧博已用了十足十的力氣,但依然有部分的筋骨相連。

「你做甚麼?!」中原中也被嚇到了,奧博倒吸了好幾口氣,他疼得快要昏死過去,但他依然維持相同的姿勢,說道:「如果您覺得還不夠的話,左手也可以奉上。」

中原中也說不出話來,倒也不是被眼前的斷掌秀嚇到,而是......

「我果然沒看錯人。」太宰治此時拍了拍手,感嘆道:「這孩子比那老傢伙好多了,你說呢?中也。」

「算了,我不想管了,太宰你給我處理好。」中原中也嘆了口氣,他撿起地上的小刀,頭也不回地往車子的方向走去。 

太宰治見奧博一臉不知所措,說道:「他就是這樣的人,不要介意,哎,你流了好多血啊。」 

太宰治將手臂上的繃帶拆了一些,將右手的斷面包紮,至少不讓血繼續流。

奧博鬆了一口氣,又聽到對方說道:「你不適合待在黑手黨,趁這個機會退出正好。」

「哪有這麼容易。」奧博有些苦惱,他本來就是為了討生活才加入的黑手黨,說到退出,他忍不住問道:「聽說五年前中原先生真的為了您退出了黑手黨?」

「說對一半,他是離開了黑手黨,但不是為了我。」

「那是為了......」奧博還未問完,越野車的引擎聲接近了兩人,中原中也將車停在兩人面前,有些不悅地說道:「太宰,該走了。」

「來了來了。」太宰治站起身,爬上了副駕駛座,奧博再次低下了頭以示陳服。

啪的一聲,奧博抬起頭,一盒醫療箱被扔在地上,中原中也沒看他,若無其事地說道:「我從來不撿掉在地上的東西,誰撿到就是誰的。」

「中也真善良哦。」

「可以閉上你的嘴嗎?」中原中也瞪了他一眼,又看了一眼坐在地上的奧博,哼了一聲,踩了油門驅車離去。




「話說你跑去黑手黨的物資據點幹甚麼?」中原中也邊開車邊問道:「有甚麼特別的東西放在那裏嗎?」

「不愧是我的搭檔,真敏銳。」太宰治說著,將小布袋從風衣的口袋裡掏出來,中原中也有些疑惑,過了幾秒,他用力踩了緊急煞車,搶過太宰治手上的東西,問道:「這不是在上次任務弄丟的寶石嗎?」

「是啊,我也沒想到會在這裡。」太宰治看對方來回翻看袋子裡的藍寶石,這是中原中也還沒離開黑手黨前接的一個任務,偵探社也插手了那次的事件,但各種機緣巧合之下,中原中也將目標物,也就是眼前的藍寶石弄丟了,他氣得差點把和他們爭奪目標物的黑手黨給全部拆了,雖然森鷗外沒責怪他,但他一直對這件事情耿耿於懷。

「你是怎麼知道它被賣到這裡?」中原中也問道,但只見太宰治笑而不語,中原中也嘖了一聲:「又是機密嗎?你不要以為我這樣就原諒你了。」

太宰治笑著攬過中原中也的肩膀,往他臉上親了一口,問道:「接下來打算去哪?」

中原中也吻了吻在自己臉上頰磨蹭的手指,含糊地說道:「錢好像快沒了。」 

「唔......我們好像有段時間沒去賭場了?」 

「我記得北邊的城市似乎有賭城?」

「太好了,終於可以離開這熱得要死的鬼地方了。」決定好接下來的目標,中原中也推開了太宰治,興致勃勃地踩下了油門。



越野車往北方奔馳而去,誰都無法知曉明日之事,未來飄渺無望,但他們依然繼續他們的旅程。







TBC



-----------------------------------------

每次寫新的設定就深深覺得自己的文筆還不夠好,書看得太少了。

兔子這設定很有意思,就試著寫寫看了!(希望不坑



感謝鍵閱


评论(8)
热度(85)
想休假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