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雞

夢魘(太中)


*小短篇除草,不知道自己在寫甚麼東西

*略為血腥描寫,請慎入

-----------------------------------------


中原中也做了一個夢。



他平躺在黑暗之中動彈不得,他卻能看見自己身穿黑手黨的正裝。


中原中也感覺到自己的手腕被碰了一下,十幾年的老搭檔站在他的身旁,但中原中也卻看不清他的表情,倒是能看見對方身上潔白如紙的西裝,從天而降的紅緞帶纏著太宰治的左手腕,而他自己的身體也被不知道從何而來的紅緞帶纏住。



太宰,別老站著,讓我看看你的臉。



雖然中原中也想這麼說,但他只能看著太宰治仔細地撥弄著手腕上的紅緞帶,緞帶卻意外的脆弱,他不過是輕輕扯了一下,緞帶便斷了好幾截,如同受驚的蛇,一下縮回了黑暗之中。


太宰治雙手停頓在半空中,接著從懷裡拿出小刀,往自己的手腕劃了下去,紅色液體傾倒在中原中也的手臂上,血腥味直衝腦門,但太宰治的動作沒有停下,一刀一刀地毫不留情地往自己的手臂劃,似乎一點都感覺不到疼痛。


微涼的血液滲入中原中也的體內,在他的世界被血海淹沒之前,他看到太宰治的嘴一開一合。



中也



中原中也睜開眼,大口喘著氣,冷汗直流,他愣愣地看著天花板,直到臉被戳了一下才回過神,而身邊的人似乎也才剛醒,帶著睏意問道:「中也?」


中原中也坐起身,抹了一把臉,見太宰治睡眼迷茫的樣子才鬆了一口氣:「.......是在作夢啊。」 


是了,他想起來昨天被派去外地出任務,正巧碰到太宰治出差,對方死不要臉地跟著自己住五星級的飯店,他恨不得把這繃帶混蛋捆成蠶繭扔到黑手黨的總部讓人射成蜂窩算了。


但他沒有這麼做,還讓他跟自己睡同一張床。


中原中也正想下床喝點酒,卻被人抓住了手腕:「中也,你要去哪?」

他不耐地甩開了對方的手,答道:「睡你的覺,別煩我。」

「中也,起夜太多次代表你的性能......。」

中原中也一秒抽出床頭櫃上的小刀,指著太宰治說道:「你再敢說一個字老子就把你的舌頭割掉。」

太宰治一臉委屈,那雙桃花眼巴眨巴眨地看著他,中原中也嘖了一聲,將小刀收起,殊不知對方又大力地將人拉回床上。


中原中也重心不穩,鼻子狠狠地撞在了太宰治的胸口上。


「太宰治你他媽活膩了是不是!」中原中也趴在床上,眼睛含淚,摀著鼻子大罵:「你以為你的胸部是棉花嗎?!」

太宰治也很痛苦,說道:「明明是你一直叫我。」

「誰叫你了?」

「你叫了不只一次。」

太宰治說得篤定,中原中也反倒是沉默了,剛剛的夢境他記得一清二楚,指不定他真的這麼丟臉,這下可好,又有一件事要被笑一輩子了。

「你說有就有吧。」中原中也已經沒有甚麼耐心跟他爭論,下了床,從黑色大衣拿了煙包,太宰治也跟了過來,順手就拿了一支,含糊著說道:「少抽點。」

「那你別抽。」中原中也扣了下打火機,小小的火苗點燃了兩人的煙,菸草燃燒的味道充滿了鼻腔,太宰治呼了一口煙,突然說道:「中也,我覺得我應該會比你先死。」

中原中也一聽差點嗆到,但還是說道:「那還真是可喜可賀,我會帶著好酒去祭拜你。」

「到時候中也就把我忘了吧。」

「你甚麼意思?」中原中也心裡升起一把無名火,忍不住反問道:「如果我先死了,你也會忘了我嗎?」


「那倒是不會。」 太宰治笑著說道:「因為那時我也和你一起下地獄了。」





THE END



----------------------------------------

諸君新年快樂~~~~




评论
热度(61)
這裡已經甚麼都沒了喔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