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雞

七日(01)(太中)

*不斷重複的故事,可能會作為本子的文之一

----------------------------------------


中原中也沉入了河中,冰冷的河水剝奪了呼吸,直到黑暗淹沒他的身影。

他要以這種愚蠢的方式死去嗎?如果那傢伙知道的話,會露出甚麼樣的表情?


或許連自己的葬禮都不會參加吧。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太好了。


他衷心希望如此。





02/25  first round  08:00 AM



早晨的陽光從窗簾的縫隙照射進來,中原中也卻被刺耳的鬧鐘聲吵醒,他抬手按掉了鬧鐘,迷迷糊糊地坐了一會兒,枕頭全都被扔到了地上,即使是King Size的床也駕馭不住差勁的睡姿。

他起床按下了遙控器的開關,進了浴室邊漱洗邊聽新聞,換上了襯衫以及馬甲,到廚房去煮水。


「…..跟據異能特務科的報告,此次個資外洩,疑似有內部人員刻意為之,其中包含了本市所有異能者的資訊,政府正介入調查當中......」


「真是糟糕啊。」


中原中也雖然嘴上這麼說,但依然平靜地喝著剛泡好的黑咖啡,點開了手機螢幕上的未讀訊息,是他的心腹傳過來的訊息。


"中原先生,首領請您到了以後即刻至會議室開會。"

中原中也有些意外,但依然很快地回覆:"知道了。"



中原中也匆匆忙忙地吞下了幾片烤土司後,驅車趕往黑手黨總部。




「你們看了早上的新聞了嗎?」森鷗外將兩份資料分別給眼前的兩位幹部。

「是指異能特務科個資洩漏的事情嗎?」尾崎紅葉問道,森鷗外點點頭,說道:「我今天早上接到了特務科科長的電話,要我去協助調查。」

中原中也嗤笑了一聲,說道:「說得真好聽,怎麼不乾脆把黑手黨抓起來通通槍斃算了?」

森鷗外輕笑了下:「我預計會在特務科待個三天,紅葉就暫時作為我的代理。」

「妾身領命。」

「」至於中也君..... 森鷗外露出了意味不明的笑容,每當自家首領露出狐狸般的表情時,總沒什麼好事。

「你和太宰君還在交往嗎?」

「咳咳咳!」中原中也被自己的口水嗆到,盡可能平靜地答道:「我們還沒有分手。」

「那就好。」森鷗外拍了一下手,笑瞇瞇地說道:「那偵探社的消息就麻煩你打聽了。」

「是。」中原中也不明所以,但還是應了下來。

「不過太宰君應該很快就會聯絡你。」

森鷗外話語剛落,中原中也的手機就響了,他點頭向首領示意後,接起了電話:「有事嗎?」

「中也,你聽起來心情不太好。」

「我在開會,你有甚麼事就快說。」

太宰治便開門見山地說道:「關於特務科資洩漏的事情,調查的任務已委託偵探社處理。」

「那你甚麼時候有空?」

「下午兩點,老地方。」

「了解,下午見。」中原中也正要掛電話,卻聽到對方說道:「等等。」

「還有甚麼事?」

「今晚我去你那裏。」和剛剛談正事的語氣不同,太宰治低沉的嗓音刻意撩撥他的情O欲,不論過了多少年,中原中也依然無法免疫,他都要懷疑是不是對方的聲音是不是下了什麼毒藥。

「你這.....」

「怎麼了?不歡迎我嗎?」

「隨便你!」中原中也憤怒地掛掉了電話,這個混蛋,明明知道他在開會還故意這麼做。

「看來沒什麼問題。」尾崎紅葉掩嘴笑了,他們的事情早已是公開的秘密,兩人交往數年後終於修成正果,去年以兩大組織簽署協議的名義,”順便”辦了場婚禮。


雖然他到現在依然覺得協議才是順便辦的。



森鷗外交代了一些重要的事情後,帶著愛麗絲離開了黑手黨總部。

兩人目送首領的車子離去,尾崎紅葉見中原中也若有所思的樣子,寬慰道:「無需擔心,協助調查而已,不會有事。」

中原中也搖了搖頭,說道:「大姊,我覺得有些不對勁。」

事實上尾崎紅葉心理也有些不安,但她也只能拍拍他的肩膀說道:「我們回去吧。」



港口黑手黨依然井井有條地運作,中原中也忙了一上午,該幹的壞事一件都沒少,順利的令人害怕。





02/25  first round  02:00PM


中原中也驅車前往目的地,兩人因為工作關係,並未住在一起,他們所約定的老地方是一家預約制的骨董店,一般人無法輕易進來,店長與太宰治是老相識,兩人常常約在這裡見面。


「田中先生,好久不見。」中原中也停好車,推開門,熟悉的木頭味令人安心,店內的黑膠唱片機撥放著西洋老歌,店長是名中年男子,他起身笑著說道:「好久不見,中原先生,最近好嗎?」

「馬馬虎虎,太宰呢?」

店長指著向內的會客區,太宰治背對著他,坐在單人沙發上,但似乎沒有注意到兩人談話的聲音。

中原中也走了過去,只見對方的手撐著頭靠在沙發的扶手上,腿上還放著書,睫毛隨著呼吸微微顫抖,桌上放著剛泡好的紅茶正冒著煙。

「居然睡著了。」中原中也鮮少看他熟睡的樣子,他伸手輕撫太宰治的卷髮,喃喃自語道:「工作很忙嗎?看起來很累的樣子.......哇啊!」 

太宰治一把抱住了中原中也的腰,臉埋在他的腹間:那中也要不要安慰我 

「你醒著啊,繃帶渾蛋。」太宰治中原中也沒好氣地敲了一下對方的頭,太宰治卻越抱越緊,悶聲說道:「中也,我們多久沒見了?」

「三天?」

「是三天四小時又50分鐘。」

「還算這個啊你,小學生嗎?」中原中也嘆了口氣,太宰治嘿嘿笑了,對他勾了勾手指,中原中也微微低頭,帶著皮手套的雙手捧著太宰治的臉,親了幾下,梳理對方凌亂的劉海:「滿足了嗎?」

「嗯,滿足了。」太宰治放開了對方,撿起掉在地上的書,中原中也脫下了外套,翹腳坐在另一張沙發椅上,說道:「關於早上和你說的那件事,你怎麼看?」

「你看看這個。」

中原中也接過太宰治手上的文件,才看了幾行,不禁臉色大變:「這是真的嗎?!」

「雖然這只是亂步先生的推測,但光有這些不夠,應該還有些事情沒查出來。」太宰治將茶杯推給中原中也,對方搖了搖頭,太宰治便拿起茶杯抿了一口,問道:「聽說森先生被特務科請去喝茶了?」

「是啊,偏偏在這種時候.....」 中原中也揉了柔太陽穴,雖然表面上看不出來,但所有的事情都指向港口黑手黨,雖然他不覺得森鷗外會有什麼事情,但心中的不安越來越強烈。

「中也。」

「做什麼?」

「最近不要離開橫濱市,不,如果可以的話,也不要離開家裡。」

「別說傻話了,怎麼可能啊。」中原中也嗤笑了一聲,發現太宰治是認真的,反問道:「發生什麼事了嗎?」

「這個嘛.....」太宰治輕輕晃了晃手裡的茶杯,暗紅色的液體倒映出他的臉,一付欲言又止的模樣,卻又說道:「算了,沒什麼。」

「啊?你到底在說什麼?」中原中也嘆了一口氣,也不想再追究對方奇怪的態度,說道:「目前是大姊暫時代理首領,首領大概會在特務科待個幾日。」

「但願如此,特務科可不是省油的燈,不問點情報出來,他們可是不會放人的。」

「這件事與黑手黨無關。」

太宰治聳聳肩:「畢竟黑手黨幹了很多壞事嘛,被懷疑也是正常的。」

「一個前黑手黨幹部說這種話真的好嗎?」中原中也無力吐槽,太宰治又說道:「如果我是你的話,最好什麼都別做喔。」

中原中也正要開口,卻見太宰治微微一笑,說道:「即使我這麼說,你也沉不氣吧?因為你就是這樣的人。」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有什麼建議嗎?」

「要不要和我的新東家共享情報呀?」

「中原中也思考了一會兒,說道:我和大姊商量一下。」

此時太宰治的手機響了起來,嗯嗯啊啊說了好一會兒才掛掉電話,中原中也看他起身穿上褐色的大衣,問道:「你要走了?」

「有工作上門了。」太宰治俯身親了中原中也的臉頰,在他耳邊低聲說道:「晚上見。」

中原中也嗯了一聲,聽著對方逐漸遠去的腳步聲,若無其事地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咕噥道:「繃帶流氓。」 



等中原中也加班回到家,已是晚上九點了,但家裡依然寂靜,絲毫沒有生人的氣息。

「還沒來嗎?」中原中也脫下外套,將帽子小心翼翼地掛在專屬的衣架上,洗完澡後,他癱坐在沙發上,半長不短的橙髮散在沙發背上,疲憊地閉上眼說道:「啊,還沒跟太宰說....」.

「沒跟我說什麼?」

「這個家是有門的好嗎?」中原中也睜開眼,伸手捏了捏對方的笑嘻嘻的臉,明明給了他鑰匙卻老是不走正門。太宰治正站在沙發後,雙手撐在沙發背上,微微低下身,手拾起了他的髮,珍惜地親吻著,悄聲說道:「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

太宰治坐在中原中也的身邊,兩人耳鬓斯磨了好一會兒,他才問道:「你要和我說什麼?」

「關於情報共享的提議,大姊作為首領代理人,同意暫時在合理範圍內與武裝偵探社合作。」

「合理範圍內啊......不過我們這邊也是差不多,大部份的人還是很反對與黑手黨合作。」

「虧你們社長會想出這種事。」

「不是哦,是我提議的。」

「怪不得這麼多人反對。」

「嗯?你再說一次?」太宰治翻身將人壓在了沙發上,手伸進了對方的衣內,中原中也伸手抱住了他的脖頸,暖色的白熾燈之下,鳶色的眼眸充滿了笑意,卻若有似無訴說難以言喻的情感。


太宰,你到底...... 


中原中也終究沒問出口,小別多日的情侶此時無須言語,只需將思念交付這漫漫長夜。




02/26  first round  07:30AM


與太宰治度過的早晨一如往常,中原中也今天卻在鬧鐘響起之前醒了過來,他推開了對方放在腰間的手,又踹了一腳,含糊不清地說道:「太宰,起床,上班了。」

回答他的是一陣意味不明的呼嚕聲

中原中也沒理他,伸了懶腰,身上曖昧的痕跡清晰可見,卻沒有性O事後黏膩的感覺,看來對方的良心還沒牧羊犬啃光。


當廚房的水壺發出了尖銳的叫聲,太宰治終於醒了,中原中也聽到腳步聲,喊道:「太宰,吃三明治可以嗎?」

「有蟹肉嗎?」

「沒有那種東西,只有水煮蛋和鮪魚。」

「那你問我幹嘛?」

「你說什麼?」中原中也將兩人的早餐端到了餐桌上,太宰治聞到香味精神好了一些,看了一眼穿著小貓圖案圍裙的人,笑瞇瞇地說道:「我說這件很適合你。」

「少囉嗦,快點吃,上班要遲到了。」

「對了,中也,關於昨天情報共享的事情,明天請大姊到我指定的地點和時間和我們社長商談相關事宜。」

「有必要這麼急嗎?」

太宰治咬了一口三明治,細細咀嚼後嚥下,舔掉了手指上的美乃滋,突然說了一句:「中也做的三明治真難吃。」

「啊?你想打架是不是?」中原中也翻了個白眼,沒好氣地說道:「和你談正事,這跟我做的三明治有什麼關係?」

「因為我想說就說了。」太宰治回到正題:「總而言之,沒有多少時間了,必須盡快行動。」

被太宰治就這麼糊弄過去,中原中也心中不悅,但要撬開對方的嘴簡直比開銀行的金庫還難,反正他總有一天會知道。

「另外有一件事情想要委託你調查。」太宰治不知道從哪變出了一封牛皮紙袋,中原中也拆開了封條,從裏頭拿出一沓文件。

「這三天Z市湧入了上百位非當地居民的異能者,幫我調查一下原因。」

「你之前不是不讓我離開橫濱?」中原中也翻著資料,Z市雖然離橫濱只有一個城鎮的距離,但即使一日來回是不可能的。

「現在沒有這個必要。」

「你們偵探社沒人了嗎?委託一個黑手黨幹部適合嗎?我開價很高的哦?」

「現在偵探社很缺人手,既然都要合作,不如一起調查,更何況這件事調查清楚了,說不定對你們也有好處,至於你的酬勞嘛.....」

「突然靠這麼近做什麼?」太宰治越過桌子靠近他,中原中也往後縮了一些,卻被對方握住了手,在無名指輕吻了一下,低聲說道:「這樣夠嗎?」

中原中也無言地看了太宰治好一會兒,伸手掐住了對方的下巴,狠狠往他的嘴巴咬了一口,說道:「這是找給你的,不用謝了。」

語畢,中原中也拿起盤子往廚房走去,太宰治見對方的耳朵通紅,摸著被咬紅的嘴唇,笑了。



尾崎紅葉看了中原中也帶來的資料,也皺起了眉頭,問道:「這些都是真的嗎?」

「太宰那傢伙給的,不會有錯。」

尾崎紅葉嘆了一口氣,說道:「若真是黑手黨的內鬼所引起,特務科那邊......」

「特務科已將調查的工作交給武裝偵探社處理,對方提議明日就要和大姊商談。」

「這也是太宰說的?」

「是。」中原中也繼續說道:「偵探社也委託我調查Z市的異能者。」

「委託你?」尾崎紅葉有些不可思議地瞪大了眼,問道:「這該不會也是太宰要求的吧?」

「…….是。」中原中也解釋道:「這件事情說不定和特務科有關係,我明天就出發。」

「哦?是這樣嗎?」中原中也被自家大姊盯得渾身不舒服,對方才笑著說道:「妾身明白了,就這麼辦。」

「大姊,如果沒事的話,我先走了。」

當中原中也正要離去時,聽到尾崎紅葉叫住了他,囑咐道:「萬事小心。」





02/27  first round  01:00PM


中原中也坐在車內,雙手撐在方向盤上,打了個哈欠,仍緊盯著對街的咖啡廳裡的一名上班族

他花了一整天的時間整理太宰治交給他的資料,Z市跟橫濱差不多大,但上百位非Z市居民的異能者在三天之內進入Z市實在是非比尋常,而奇怪的是特務部門卻未加以管制,於是他選定了幾個目標後,開始盯哨。


此時中原中也的手機響了,是尾崎紅葉發來的訊息:"一切順利。"

中原中也鬆了一口氣,首領不在,即使是非常時期的合作,多多少少還是讓他有些不安,他回了尾崎紅葉後,點開與太宰治的對話框:" 聽說商談一切順利,我已著手調查你委託的事情,會在Z市待個幾天,有消息再和你回報。"


但直到中原中也晚上回到飯店,太宰治都沒有回覆。


太宰治基本上十分鐘以內就會回覆他,若工作很忙,也絕不會超過三小時,中原中也有些煩躁,直接撥通太宰治的號碼,手機直接轉入了語音信箱。


或許是太忙了。


中原中也躺在床上滑手機,他翻著相簿裡的相片,太宰治與他的合照在黑暗中的手機螢幕裡閃閃發亮,直到他陷入了沉睡。




02/28  first round  07:00 AM


中原中也才剛醒,手裡握著的手機突然瘋狂震動,他嚇得差點把手機摔到地上,連忙接了起來:「喂?」

「中也,你還在Z市嗎?」尾崎紅葉的聲音聽起來氣息不穩,語氣不似以往沉穩,中原中也問道:「怎麼了?大姊?」

尾崎紅葉沉默了好一會兒,深呼吸一口氣,說道:「中也,你......現在立刻回來。」

「發生甚麼事了?」

尾崎紅葉的話語讓中原中也的血液涼到了冰點,像是活在永遠醒不來的夢魘:「太宰......太宰死了,有人在鶴見川發現他的屍體。」




TBC



---------------------------------------

8120年的更新,大家一起來燒腦

感謝鑑閱


评论(8)
热度(70)
這裡已經甚麼都沒了喔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