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雞

戰損(太中)

*修羅期中的摸魚,希望大家還沒有忘記我

*中原中也生日快樂

------------------------------------------

黑手黨之間的火拼已經持續了一夜,槍聲不絕於耳,幹部大樓經過無數次異能的摧殘,變成了一塊塊的碎片。

一名黑手黨的幹部屏氣躲在大石塊後,他左腿骨折,身上無一處不是血,但比起身軀已經支離破碎的同伴,算是輕的。

他忍不住罵了娘,想起某個年僅不過十幾歲的少年說的話。


這筆交易容不得你們拒絕。


他只當是港口黑手黨沒人了,好意思派個毛頭小子自稱幹部來談判,當下撕碎了對方準備好的合約,然而那名黑髮少年卻毫不意外,他站起身,對一旁的藍眼少年說道:「走了。」

他不明白,港口黑手黨的前任首領剛病逝,雖然立刻有人接替,這一年來他們的勢力每況愈下,應該是最為脆弱的時候,港口黑手黨到底保留了多少底牌?!」

他連忙從口袋裡掏出手機,撥通之後,連忙問道:「到底查清楚對方有多少人了沒有?!」

「.....報告大人,對方....只有兩個人!」

「不可能!」他氣急敗壞道:「你知道港口那群老鼠是把我們幹部的大樓拆了嗎?!肯定請了傭兵!把那些傢伙找出來!告訴他們只要能為我們所用,必定已十倍的價格報答!」

「哦?太宰,你覺得他們出得起十倍的價格嗎?」

「我也很好奇,難不成還有我沒查出來的情報嗎?」

那人嚇了一跳,不自覺地掛掉了手機,他只顧著說話,完全沒注意兩名少年早已出現在他的背後,若不是對方有意放水,他早就死了上百遍了

「你們想幹甚麼?」 男人咽了咽口水,不自覺地倒退了一步,黑髮少年笑著說道:「如何?我的預言是不是很準?被老鼠啃蝕的滋味如何?」

男人不發一語,若對方有這樣的戰鬥力,他從一開始就毫無勝算

「太宰,別磨几了,快點完事」藍眼少年拿下帽子,不耐地拍了拍不存在的灰塵

「怎麼樣?現在反悔還來的及哦?」 太宰治不知從哪掏出的合約書在對方眼前晃,那人卻一掌拍開,他總算是明白了,港口黑手黨確實有個強到逆天的異能者,這讓他怎麼甘心就這麼敗在兩人手下,他看向中原中也怒道:「今天我就算是死在這!我也不會與怪物為伍!嗚!」

太宰治一腳踹倒了對方,擦得發亮的皮鞋狠狠地踩著對方左腳,說道:「那麼我就如你所願

男子忍著劇痛,吼道:「你等著看好了!總有一天港口黑手黨會被這個怪物吞食殆盡!」

一聲槍響之下,男人沒了氣息,血液染紅了衣物,中原中也看也不看一眼,轉頭便走了


太宰治跟在對方身後,此時黎明已至,刺眼的陽光讓人睜不開眼,四周寂靜無聲,在中原中也的異能之下,無一人生還,他們踏過滿地屍體,這是他們合作的第一戰,雙黑的名聲將在黑社會中聲名遠播

「太宰。」中原中也突然停下了腳步,頭也不回地說道:「你不怕嗎?」

太宰治若有所思地嗯了一聲,說道:「有點擔心啊,畢竟要跟中也搭檔的話,那些漂亮的小姐姐們會被中也的品味嚇跑。」

「誰問你這個了?!」中原中也一口氣堵在胸口,差點沒被噎死,虧他剛剛難得地春秋傷悲了一下,看來沒這個必要。

「中也你怕嗎?」

中原中也聞言,他回過頭,只見自家搭檔的黑色大衣被風吹得飛起,站在殘骸斷壁之中,頗有戰後大片的澎湃感。

「你在說廢話嗎?」中原中也冷冷地答道,不論前方的路有多黑暗,接下來又該奪去多少性命,他們早知命該如此。

「也是。」太宰治笑了,突然像是想起甚麼事情般,叫住了對方,從口袋拿出了粉色的禮物盒,包裝倒是精美,如果沒有被壓扁的話可能更好。

「這是什麼?」中原中也一臉嫌棄,但還是接了過去,太宰治說道:「生日禮物。」

「.....你居然還記得我的生日,天是要下紅雨了嗎?」

「打開不就知道了嗎?」

中原中也皺眉仔仔細細地將巴掌大的禮物盒查看了好一會兒,才拆了開來,裏頭是一個黑色項圈。

「你還真他媽把我當狗啊?」 

「喜歡嗎?」 太宰治一臉幸災樂禍,就等著中原中也氣到把自己揍得媽都認不得,但中原中也卻說:「幫我繫上吧。」

太宰治抿了抿嘴,伸手撥開了對方頸上的髮絲,中原中也的髮比初次見面時長了些,對方似乎不打算剪短,任其發展。

太宰治取下原本的項圈,中原中也平時鮮少把項圈拿下來,底下的皮膚色差顯而易見,將黑色的新項圈扣在脖子上

「這項圈怎麼有點刺。」中原中也摸著脖子,感覺怪彆扭

「新品總是會這樣。」太宰治意有所指,中原中也早習慣自家搭檔陰陽怪氣的態度,然而終有一日,內側的項圈凸起的字樣會在他的脖頸上,印上那人的名字


多年以後,也將深深地烙印在他的心裡


THE END

-----------------------------------------

最近忙得吃飯都想睡

不知道大家想我沒......

评论(2)
热度(117)
想休假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