綁架(上)(靜臨)

幾年前寫的文章,感覺那時的自己真單純

最近要把文章做一些彙整,就順便放上來了

------------------------------------------------------------------------

  「碰!」巨大的聲響突然在寧靜的辦公室中響起,伴隨著女人的尖叫聲,劇烈的震動讓人以為是地震,等到一切都平靜下來,一台飲料販賣機硬是卡在辦公室的地板上,一罐又一罐的飲料從販賣機的裂縫中滾了出來,有些還承受不了撞擊的力道而破裂了,這看似非人的作為正是號稱池袋最強的男人:和平島靜雄所幹的好事。

  「臨也老弟!!!你給老子滾出來!!!」無視一旁嚇到跑出去的矢霧波江,靜雄用力的大吼,額上的青筋跳動著,似乎在說甚麼惹怒他的話,他便會重新拿起地上的販賣機再扔一次。

  「哎呀~~小靜~~一大清早的你在吵甚麼~~」反稱於靜雄的暴怒,一名身材消瘦的青年慢慢的從辦公室的二樓走下來,揉了揉眼睛,一副剛睡眼惺忪的樣子,這名青年慢慢的環視辦公室,辦公桌不但報銷,連他最重要的電腦也難以倖免,地板被販賣機開了一個大裂縫,說不定再大力一點就會砸到樓下去。

  

「廢話少說!!我弟弟呢?!!」靜雄一個箭步衝到臨也面前,緊抓著他的領子逼問。「哧,你弟弟?我怎麼會知道呢?他不是當明星當得很快活嗎?」臨也輕挑的回答他的問題,順勢掙脫開他的手,撿起地上一瓶滾出來但沒有破裂的飲料,是一瓶橘子汽水。 

 「欸謝謝小靜送我的飲料喔ˇˇˇ,不過下次可以不用附送販賣機。」臨也拉開飲料過的的拉環,發出了啪嘶的氣泡聲,在靜雄面前喝了起來。靜雄一反暴怒的反應,從褲子口袋掏出手機,手指快速的在手機鍵盤上移動,手機發出了逼逼逼的聲音,然後靜雄快速的點開簡訊,將手機螢幕亮在臨也眼前,臨也撇了一眼,內心哎呀呀了一聲。

  畫面上是一張照片,照片的主角正是池袋最正當紅的明星羽鳥幽平,亦是靜雄的弟弟和平島幽,只不過並不是他在演電影或是拍雜誌的姿勢,而是雙手雙腳被反綁,雙眼被蒙住,昏倒在地上,從照片上根本看不出這是甚麼地方,人也拍的不是很清楚,可是以體型看的話的確很像本人。

  臨也挑了挑眉,嘴角勾起了微笑,將手機拿過來,將畫面微微上移,傳來簡訊的手機號碼是顯示保密的,主旨寫著如果不想你弟弟沒命的話就別輕舉妄動等待下一步指示。臨也將手機還給靜雄,身體靠在手扶梯上。

  「哦?所以呢?你覺得是我做的?」臨也斜眼看著靜雄,靜雄現在反倒平靜的嚇人,感覺上是暴風雨前的寧靜。「即使不是你做的總有人問你我弟弟的行程吧!」靜雄將手機啪的一聲關上,放回褲子裡,墨鏡後的眼神就像野獸般死緊的咬著臨也的身影不放。

  臨也嘆了一口氣:「小靜啊!不是我要說你,你光憑一張照片就判定你弟弟被綁架了,搞不好你親愛的弟弟在攝影棚錄影。」將剩下一點的汽水一口氣喝掉,將空瓶拋到一旁的垃圾桶中。「我確定過了。」「啊?」「今天他經紀人打電話問我有沒有看到我弟,因為我弟毫無預警的翹掉通告和外拍,連一通電話都沒有,才剛掛掉電話沒多久,我就收到這封簡訊!」靜雄將拳頭敲在一旁的牆壁上,牆壁立刻呈現完美的蜘蛛網狀的龜裂。

  「啊其實你這麼一說,我突然想起來的確有人委託過我關於和平島幽的事情呢。」臨也一副靈光一閃的模樣,但只要有眼睛的人都知道這傢伙是故意的!靜雄再也忍不住怒氣,拔起一旁四十六吋的液晶電視向臨也砸去,臨也看似悠哉的往旁邊一跳,躲過了攻擊,電視砸到靠牆的書櫃,書都掉了下來,臨也在空中翻了一圈,拿出小刀丟向天花板上的吊燈,吊燈的線被砍斷,掉落的地點正好是靜雄站的位置,靜雄往後退一步,有驚無險的躲過,接住臨也再次射來的小刀,燈泡破碎了一地。

  「等等等一下啊,小靜。」臨也站穩之後,做了一個STOP的手勢。「雖然有人委託我沒錯,不過委託人可是小靜你認識的人喔?」臨也瞇著眼睛歪著頭,將小刀收起來,眼神含著笑意「甚麼?」「而且我很樂意幫你找到你弟弟喔,你想想嘛,能讓你欠一個人情也不錯啊!這樣的話我就能叫小靜你做任何事了耶☆~~」

 「死跳蚤你到底想怎樣!!!」,靜雄咬牙切齒的將小刀整個捏斷「不怎麼樣啊只想給你驚喜而已嘛!話說你是來拜託我的吧?」 「誰要拜託你這個傢伙.....!!!喂你幹甚麼?!!!」只見臨也越過殘骸,慢慢接近靜雄,近到靜雄都可以感受到臨也的呼吸,溫暖的氣流從臉頰旁拂過,直勾勾的望向臨也的眼睛,褐色的眼中跳動著紅色光點,似乎感受到他的.....慾望?不得不說其實他不討厭這種感覺,手環住他的脖子時他也沒有拒絕,臨也在他耳邊輕聲說

  

   「吶,跟我交往吧?」

 

 --------------------------------------------------------------------------


大概會出上下兩篇吧?

這篇意外的有靈感


评论
热度(11)
© 咕咕雞|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