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偶 (艾依X艾伯)

*艾伯人偶注意

*BE注意

*架空

OK的話請慢食  錯字或是語法不對請指正XD

------------------------------------------------------------------------------------------------------------------------------------------------------------------------------------------

實驗室裡躺著一個男人,秀氣的五官、修長的手、光滑的皮膚還有結實的身體。

怎麼看都是完美的軀體,可惜的是慘白的膚色顯示了這是人偶的事實。

「啊.....真是太像了。」一個男人隔著玻璃看著,頗為滿意的說。

「很像吧?我們可是花了不少心力才完成的。」一個穿白袍的研究員對著男人有些得意的說。

「是很完美,但是如果能動的話就更好了。」 

「當然可以,不過價格就更高了,您能夠理解吧?」研究員笑著看向對方。

「如果能買到,傾家蕩產都不嫌貴。」 男人將手貼在玻璃上,似乎這樣就可以觸碰的到對方。

「不過有個問題,您還沒有告訴我答案,因為這幾天就要開始在他的身體裡輸入程式,所以關於記憶的部分............」

「明天我的助理會把需要的資料交給你,到時候就照上面的做,我先走了。」男人說完後,轉身離開。

「好的,艾依查庫先生」研究員微笑目送對方離開。

 

 

 

艾依查庫走出研究大樓,他並沒有立刻坐上車,而是有些煩躁的拿出菸,身上卻找不到打火機,在他快要失去耐性之前,有隻手在他面前彈了一下點著了煙。

「前輩,能不能少顯擺你這個超能力。」艾依查庫用力地吸了一口煙,吐出了煙霧。

「如果你能夠不亂花錢,我就不顯擺。」里斯笑咪咪的說。

「我知道你要說甚麼,你少插嘴。」艾依查庫有些不滿的說:「老子有錢愛怎麼花就怎麼花。」

「是是是,董事長大人,小的不插嘴。」里斯聳了聳肩。

「先不說這個,前輩,你這時候怎麼會在這裡?不用回部隊嗎?」

「上次的任務已經完成了,被強迫放假中。」 里斯有些不滿的說:「說實在,放我假還不如派我去做任務。」 

艾依查庫翻了翻白眼,說道:「如果這麼閒的話,過幾天來看看他吧?」

「就等你這句話了。」里斯拍了拍對方的肩膀。

 

 

張開眼睛,環顧四周,首先看到了豪華的房間,自己則是躺在一張大床上,活動了一下有些僵硬的手指,雖然想起身但是卻有些力不從心,試了幾次之後就乾脆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沒過多久,有兩個男人進了房間,他瞇了瞇眼睛,覺得他們有些面熟。

「你醒了。」其中一個帶著單眼眼罩的男人坐在床邊問道:「知道我是誰嗎?」

「艾依查庫。」不知道為甚麼腦中突然浮現這個名字,就順勢回答出來。

「那他呢?」眼罩男指著身後的男人。

看著向他揮手的男人,不經思索地回答:「里斯。」

只見艾依查庫點點頭,又問到:「那你呢?」

有些疑惑的看著對方,但是隨即回答:「艾伯李斯特。」

「看來記憶無誤。」艾依查庫滿意的說,里斯覺得有些不對勁,便插嘴問道:「艾伯,你知道我是你的誰嗎?」

只見對方思考了下,搖了搖頭,里斯隨即變了臉色,粗魯的拉起艾依查庫:「你給我出來一下。」

「放開!你做甚麼啊?」被拉出房間的艾依查庫有些不爽的甩開里斯的手。

「你對他的記憶做了甚麼?」里斯緊捏著艾依查庫的肩膀。

「做了甚麼?這不是很明顯嗎?」艾依查庫有些不以為意的說。

「你以為你這樣比較好過嗎?如果是他的話,會希望你這樣做嗎?!」里斯大吼著

「反正他已經死了!!有差別嗎?我從來都沒有好過!!!從來沒有!!如果當初我早一點到的話.....就不會.....」剩下的話艾依查庫沒有說完,只剩下啜泣聲。

里斯嘆了口氣,有點不知所措的拍了拍對方的肩膀:「好啦,別哭了,反正你已經做了,我不是要怪你,我以為你會重新來過。」

「這種痛苦的記憶我留著就好,他不需要。」 艾依查庫停止了哭泣,揉了揉哭紅的雙眼。

「你這是何苦呢?他這樣就跟人偶一樣.........」里斯搖了搖頭。

「這也是我所希望的。」艾依查庫看向了房間的門。 

 

  在這已經第三天了,除了這個房子的主人名字以外,不論是回憶或是自己的身世都想不起來,就算問了艾依查庫,對方也只是說你不需要知道。雖然艾依查庫對他很好,給他吃好睡好,但是活動範圍只有這個房子,這樣其實跟養豬沒什麼兩樣,他時常來跟艾伯說話,會說工作上的事,會說里斯的糗事,但是就是不說他自己的。

  有時候,艾伯李斯特覺得艾依查庫看著他的眼神不太對勁,像是懊悔、難過之類的情緒,他送自己禮物的時候像是補償,如果自己表示很高興,對方會像小狗一樣開心個沒完。 

 

「艾依查庫,我想出去。」當艾伯李斯特提出這個要求的時候,艾依查庫的臉色馬上冷了下來,果斷的拒絕他的要求。

「艾伯,我甚麼都可以給你,但是只有這個不行,外面很危險的,明白嗎?」艾依查庫像摸著易碎品一樣,溫柔的撫摸著對方的臉頰。

 

可是我不想只做你的玩偶啊,艾依查庫。

  

 

「艾伯,你就那麼想離開我嗎?」當艾伯逃跑失敗被抓回來,看到的是艾依查庫絕望的臉,艾依查庫緊緊抱住他,在他耳邊喃喃道:「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就讓你再也跑不了。」

溫柔的語氣,卻令人毛骨悚然。 

 

「吶,艾伯,你喜歡我嗎?」艾依查庫將吻落在艾伯李斯特的眼睛上,雖然對方看不見,但是艾依查庫並不在乎。艾伯李斯特不發一語,他試著動了動手,聽到了鐵鏈的碰撞聲,但不只是手連腳也被綁住了。

艾伯李斯特明白自己是不可能逃了,但還是忍不住問道:「你為甚麼要這樣做?」 

「就算你恨我,我也不會放你走,艾伯,我再也不想失去你。」艾依查庫用悲傷的眼神看著他,將他擁入懷中。

艾伯李斯特任由對方抱著,毫無反應,就跟人偶一樣。

 

 

THE END

-------------------------------------------------------------------------

也是被點到的文,總覺得最近都是寫有點偏虐的文啊XD


评论
热度(7)
© 咕咕雞|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