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01)(新荒)

*ABO設定

*設定教練新開和高中生荒北

*新開有一點點痞(乾

-----------------------------------------------------------------------------------------------------------------

  新開隼人,以前是義大利國家隊的王牌衝刺型車手,為車隊拿下無數的獎盃以及沖線第一的榮耀。在某次的摔車意外受了傷,無法再為車隊貢獻的人很快地就被踢出了車隊,於是他選擇返回母校當教練。

  就算是這樣,箱根高中依然熱烈歡迎了他,學校的每個人都在期待新開隼人的到來,包含荒北也對於即將要到來的強手有著強烈的好奇心。

  荒北不得不說他們的新教練的確是很強,如果個性不是那麼糟糕的話,或許他會更尊敬他。

第一天訓練,新開就遲到了,理由是找不到他的能量棒,所以出門晚了。

「對不起啊,讓你們等我等那麼久,可是能量棒對於車手來說是很重要的。」 新開搔了搔臉頰,笑容滿面的樣子讓人無法生氣,除了荒北以外。

這傢伙到底在搞甚麼啊?

總而言之,荒北對新開的第一印象實在是糟透了。

當他們在騎行台上汗流浹背的訓練,新開在外面愉快的跟fun club的女孩子聊天,當他們討論戰術以及訓練菜單的時候,新開在一旁打瞌睡或是吃他的能量棒。

後來在舉辦分組競賽的日子,荒北終於爆發了。

「你到底有沒有要好好指導我們?!!! 」 不顧福富的阻攔,荒北對著坐在樹下乘涼的新開吼著,聲音大到全部的人都注意到了。

「嗯?你是在說我嗎?」新開睜開了眼睛,深藍的眼睛倒映出荒北怒氣衝天的樣子。

「廢話!!!你都來快一個月了,真不知道請你來做甚麼?你的自行車是擺設用的嗎?!!」

「住口,荒北,不要再說了!!」福富上前拉住荒北,新開卻搖搖頭笑著說:「嘛,沒關係,有疑問就提出來才好。」新開站起身來,拍了拍被土弄髒的褲子,依舊笑瞇瞇的看著荒北問道:「你叫做荒北靖友對吧?就是第一天對我翻白眼的傢伙。」

荒北不說話,瞪著對方,感覺新開只要再說一句話就會馬上揍人的架式。

「別擺出這樣的表情嘛,既然你質疑我的實力,那不如來比一場吧。」

「........你到底想怎麼樣?」荒北瞇起眼睛,原本就凶惡的眼神看起來更讓人害怕了,但是新開卻不以為意,指著不遠處的一條直線道路:「從這裡開始到箱根山約有三公里的直線道路,最快騎完的人就算贏。」 新開眨了眨眼,問道:「怎麼樣?要不要比一場?」

「如果我贏了呢?」

「如果你贏了,我就離開這裡,但如果是我贏的話............」新開轉了轉眼睛,用手對著荒北比出開槍的動作「你就退出社團,接受挑戰嗎?」

荒北冷笑了聲,毫不猶豫的回答:「那麼就請多指教。」

 

 

 

 

----------------------------------

 

把新開寫成這樣我覺得會被全天下的新開粉打死(逃離

如果對我的文有甚麼想法的話,歡迎留言喔,對於我來說有回覆是最大的鼓勵

感謝鍵閱


评论(10)
热度(11)
© 咕咕雞|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