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03)(新荒)

*ABO設定

*進展有些遲緩的新荒師生(?

*前篇:http://guguji221.lofter.com/post/1cf7c6df_5757d17

 

----------------------------------

雖然新開說了要跟自己談談,但是他們已經坐在草地上快要半個小時了,卻不見對方開口。

在荒北耐心用到快要極限,準備要起身離開的時候,聽到新開小心翼翼的問:「那個.........荒北同學,你練自行車練多久了」

「一年多了。」

「那為甚麼要騎自行車呢?」

「喂,如果你是要問這種問題的話,那我要走了。」

「別別別別,等一下。」 新開連忙拉住要起身離開的荒北,荒北則是不耐煩的甩開對方的手,罵道:「你有甚麼事情快點說一說,老子很忙的!」

「好好好,我說我說,我就是想跟你道歉。」

「啊?跟我道歉?」

「老實說,我從福富同學那邊聽說你的事了。」

「甚麼?!!!小福那個鐵面具說這種事幹甚麼!」荒北咬牙切齒的抱怨。

「我覺得你很了不起,真的!!!我一直以為我會被車隊開除是因為我受傷的緣故,但其實有很大的原因是我自己吧。」面對荒北有些驚訝的表情,新開有些窘迫,把視線移到了一旁的草地上,小聲的說道:「我.......一直以來都很順遂,以別人的角度來說,我是個天才,沖線第一對我來說根本太平常了,你說的沒錯,我的確不適合當教練」

「但是荒北同學你還有未來,說真的,上次的比賽你已經表現得很好了,你絕對有參加IH的資格,不過你的速度不能被情緒影響到喔,會打亂速度分配的」

新開站起身,拍了拍被雜草沾到的褲子,轉身微笑著對他說:「我會辭掉教練的工作,荒北同學快回到你的車隊裡吧,他們需要你。」說完就要離開。

 

  荒北每一次在報章雜誌或是電視上看到新開隼人的身影都是意氣風發,拿著獎盃的他笑容滿面,但是此時看著對方離開的背影卻多了些落寞。

等到荒北回過神時,已經伸手拉住了新開。

「荒北同學,怎麼了?」新開一臉不解地看著他,荒北自己也嚇了一跳,連忙鬆了手,荒北咳了一聲,有些彆扭的說道:「........如果是你的話,我覺得也可以啦。」

「你說甚麼可以?」

「我是說當教練啦!!你走的話社團還得找教練很麻煩的!!」荒北拍了一下額頭,有些不明白自己為甚麼要說這些話,還沒聽到對方的回答就已經聽到了啜泣聲。

「喂,你該不會哭了吧?」荒北有些不知所措地問道。

「我真的.....可以留下來嗎?真的可以嗎?」新開斷斷續續的哭著說。

「你不留下誰要來當教練啊!」沒想到荒北說完這句話以後,新開哭得更厲害了,像個迷路的孩子,淚水順著臉頰流下,沾濕了他的衣襟。

荒北有些頭痛,抱怨了句真麻煩,讓新開的頭靠在自己的肩膀上,有些笨拙地拍了拍對方的背,不算溫柔但是足以讓新開停止哭泣。

其實荒北是比誰都還要溫柔的人呢,新開想著。

 

自從荒北歸隊以後,有些不一樣了,比如說新開開始認真指導車隊,比如說.......

「靖友~~靖友~~過來一下~~」新開有些興奮的喊著對方。

「都說了別叫我的名字啊,白癡。」荒北生氣地罵道,但還是往聲音的方向跑去。

「他們倆個怎麼感情突然那麼好?」東堂有些驚訝的問道。

「這樣不是很好嗎?」福富不以為意的說。

 

 

「你看你看,這是我養的兔吉喔,很可愛吧。」新開蹲在地上拿著葉菜餵食毛茸茸的小兔子。

「你叫我來,就是為了這件事?還有這傢伙是從哪裡來的?」青筋已經浮現在荒北的額頭上,但是新開像是沒發覺似的回答:「這個小傢伙是我在路邊發現的,如果我不把他抱回來的話,兔吉會跟他媽媽一樣被車撞死的。」

荒北聽到愣了一下,這傢伙意外的很善良嘛。

不,應該是自己對他的第一印象太糟了,想到這裡又忍不住頭痛了起來。

荒北蹲下來摸了摸小兔子的頭,新開笑咪咪的看著他,看的荒北心裡發毛,忍不住問道:「你笑得跟白癡一樣做甚麼。」

「沒有啊,只是覺得靖友很溫柔而已。」 

「啊啊啊!!!真是夠了,你給我閉嘴!!」

「哈哈哈哈。」

 

 

 

今天的箱根高中依然和平。

 

----------------------------------

通常我打完文以後,會請人幫我糾錯字,那個人通常是我弟(你們沒有看錯啦,是我弟)

老弟:老姊,已經到第三篇了欸,還沒ABO啊

我:呃呃呃,這個意料之外嘛,哈哈哈(乾笑

老弟:真想揍你喔(鄙視

我:我保證下一篇會寫啦真的(哭。


评论(2)
热度(19)
© 咕咕雞|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