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y the Flower knows(上)(新荒←悠)

新荒←悠人,怕雷的慎入

*因為官方透漏關於悠人資訊太少了,所以如果個性有偏差請見諒

*木有看錯,我就是拿那本漫畫的名字來當標題,因為我想不到(靠

*新荒交往為前提

----------------------------------

悠人喜歡上一個人。

這本來也沒什麼,人生嘛,沒有喜歡過人才叫奇怪。

但是對象是自己哥哥的男友,這就很不妙了。

 

悠人第一次見到荒北是在自己家裡,當時自己正準備出門,低頭綁鞋帶的時候,剛好碰上新開從外面回來。

「悠人,你要出門嗎?」

「嗯,去買東西,要幫你買甚麼嗎?」悠人站起身,看到新開身後站了一個人,正好與他對上了視線,是跟新開差不多大的少年,但是對方卻像是在瞪他,眼神有些兇惡。

「那幫我買百事,啊,順便介紹一下,這是我的車隊隊友,荒北靖友。靖友,這是我的弟弟,新開悠人。」

「你好,初次見面。」悠人微微欠身跟荒北打了招呼,荒北看了他一眼,向新開說道:「真不愧是兄弟,長的還真像。」

「這是當然的啦」。

「隼人君,我先出門了。」

 

「那麼悠人路上小心。」悠人看著新開帶著荒北進了屋,自己則是騎上自行車去超商。

 

那時的他以為這只是平日小小的一段插曲。

 

 

當悠人再次看到荒北的時候,是在的公園裡,與上次看到有些兇狠的樣子不同,荒北坐在長椅上正拿著食物餵食黑貓,雖然一臉不情願的樣子,但是摸著貓咪的手很溫柔。

原來這個人也有這樣的感覺啊。

 

悠人正在猶豫要不要打招呼的時候,荒北已經先注意到了對方

「喂,那邊的,看甚麼呢?」

悠人左看右看,用疑惑的表情指著自己,荒北不耐煩地說道:「就是你啊,既然看到了就過來打招呼,新開的弟弟。」

沒有想到對方還記得自己,悠人猶豫了一下,還是小跑步到對方跟前,有些膽怯的說:「您......您好,荒北先生。」

「我只是你哥的隊友,不需要用敬語。」 

「是.......啊不.......好的。」  

悠人有些不知所措,心裡不禁埋怨他哥哥怎麼都認識一些奇怪的人,害他快被嚇得要死,他現在快要暈倒了。

「那個.......如果沒有事的話,我先走了。」 

「喂,等一下,有事情想問你。」

「請問......有甚麼事嗎?」

「你有在騎自行車嗎?」

「嘛.......算是有在騎的。」

「所以你也是衝刺型?」

悠人搖了搖頭,低頭看著自己的鞋子,說道:「我是爬坡型。」

「爬坡啊,挺不容易的,比某個只會往前衝的呆茄好多了。」

「呃?是嗎?」

「喂,別這麼畏縮啊,有實力的話就抬頭挺胸,這種樣子還沒比賽就被人看扁了。」

荒北上下打量著對方,嘖了一聲,從放在一旁的塑膠袋裡拿了一包零食扔給對方,說道:「你就算是爬坡型的也太瘦了,多吃一點,這樣的體型爬坡會被風吹倒的吧?」

「啊.........嗯...謝謝。」荒北揮了揮手示意對方可以離開了,悠人說了再見以後,就像逃命似的跑走了。

 

回到家之後,看到難得很早就回家的新開正在翻找廚房裡的食物,父母為了讓新開這個吃貨不要老是吃而把零食藏了起來,悠人看了看手上的零食,問道:「隼人君,你要吃嗎?」

「喔喔喔,悠人,謝啦」新開在接過零食的時候,問道:「悠人,今天有發生甚麼好事嗎?」

「咦?為甚麼這麼問?」

「因為你看起來很高興啊。」新開彈了下悠人的額頭,笑著離開了。

「我看起來很高興嗎?」悠人摸著自己的臉自言自語著。

 

 

漸漸的,荒北來家裡的次數變多了,有時是來念書的,有時會跟其他的隊友一起來打電動,但是大部分都是自己一個人來。有時候周末會正好會在家裡碰到面,荒北也會跟悠人打招呼。

悠人發現雖然荒北表現的很兇惡,但很多不經意的小事都可以發現他很溫柔。

今天也是一樣,但是新開正好不在,悠人就請荒北先到客廳坐著,倒了百事給對方。

「你怎麼知道我要喝百事?」

「因為家裡沒有人會喝,只有你來的時候隼人君才會從冰箱拿出來。」

「啊是嗎?」荒北的表情看上去很高興,但是又感覺不太一樣。

 

    在等待新開回到家的這段時間,兩人都沉默著,悠人不知道該說甚麼話好。他很想離開但是把客人丟在客廳感覺又不太好,他的個性跟哥哥不太一樣,新開個性隨和,臉上隨時掛著笑容,對任何人都是很和氣的樣子,雖然說自己也不是個性陰沉的人,但是比起新開,他差多了。

 

所以荒北才那麼喜歡隼人君嗎?

悠人被自己的想法給嚇到了,連忙甩甩頭,卻又覺得隼人君跟荒北相處時有一種微妙的氣氛,在悠人胡思亂想的時候,新開回到家了

「你也太慢了吧?呆茄!!!」

「對不起啊,靖友,超市的能量棒在特價我順便多買了一些回來」。

「又是能量棒,還吃不夠嗎?」

「靖友還不是一直喝百事,胃都快被侵蝕掉了.......嗯?你看看,我還沒回來就自己拿來喝了。」

「那是你弟弟倒給我喝的。」

新開有些驚訝的看向悠人,悠人則是呆住了,慌張地說:「我我我先回房間了」。

然後衝百米似的逃回房間,悠人倒在床上,心跳劇烈的跳動聲在安靜的房間裡特別大聲。

「真是太糟糕了。」悠人喃喃自語道

我居然喜歡上荒北了,真的是太糟了

 

 

之後悠人開始期待荒北來家裡作客,荒北來的次數也真的越來越多,多到讓人匪夷所思,悠人內心的不安也越來越大。直到有一天,荒北如往常來新開家玩,結果打電動打得太晚了,末班車已經開走了,新開的父母也不在,就讓荒北留宿一晚,本來這也沒什麼,但是悠人卻在半夜聽到了隔壁房間奇怪的聲音,於是像變態一樣來到新開的房門前偷聽。

卻聽到了荒北煽情的呻吟,還有新開粗重的喘息聲。

他們倆的關係已經不言而喻,悠人的憶測被證實,他跌坐在地上,眼淚止不住地流下,手摀住了嘴,嗚噎聲硬生生地哽在了喉嚨裡,心碎了一地。


 

尚未萌芽的愛情卻已枯萎成灰。

 

 

 

荒北覺得悠人最近很奇怪,之前去新開家的時候,對方還會很有禮貌打招呼,但是這幾次卻像是在躲他一樣,只要他來就會關在房間裡不出來,即使對上視線了,悠人也是立刻移開,然後連招呼都不打了直接回房。

當荒北向新開提起這件事的時候,新開卻不以為意,只是笑說青春期嘛都會有這種時候,就好像靖友的黑歷史不是嗎?

當然新開被荒北修理了一頓又是後話了。

 

可是悠人的情況越來越嚴重,已經不只是在荒北身上了,連對新開也是如此,而且每次看到他就好像要哭出來一樣。

新開這幾天一直反省著。

難道是自己上次不小心把他的PSP玩壞了在難過?還是把他的房間當作能量棒的儲藏室所以生氣了?

把這些事說給荒北聽以後,對方很生氣地踹了自己一腳,罵道:「如果我有這種混蛋哥哥,早就把他做掉了,你他ㄚ的給我去買一台新的PSP跟悠人道歉!!」

 

於是新開拿著包裝精美的禮物敲了敲悠人的房門,對方是開門了沒錯但是眼睛卻不敢直視他。

「悠人,這個給你。」

「這個是?」悠人一臉疑惑的看著手上的禮盒。

「就是上次不小心把你的PSP用壞了嗎?真是對不起啊,別生氣了好不好?」

「生氣?我沒有啊。」

「可是你最近有點怪怪的,悠人」新開一臉擔心的看著對方,悠人只是用力的搖了搖頭。

「真的沒事嗎?那為甚麼不看著我呢?」

「我沒事啦,隼人君,我要出門了。」說完便急急忙忙地出門,也不管在身後喊著他的新開,悠人騎著自行車前往箱根山上,打算騎到傍晚再回家。

 

因為心情有些混亂,騎行的節奏很糟,呼吸也沒調整好,悠人氣喘呼呼的爬坡,但是卻不想停下,想把眼淚給逼退卻徒勞無功,於是他低下頭不想讓路過的人看到他的表情

「危險!!!!」

悠人還沒反應過來就被人連帶著車狠狠地扯到一旁,貨車從旁邊呼嘯而過,接著就在耳邊聽到了熟悉的咆嘯:「你騎車的時候至少要看一下路啊白癡!!剛剛有多危險你知道嗎?!!!」

「荒、荒北!」悠人嚇了一大跳,明明就是不想看到新開才跑出來的,反而碰上了荒北。

「你怎麼在哭啊?」荒北拉起袖子粗暴地幫悠人擦掉臉上的淚水,咬牙問道:「是不是新開那個呆茄又欺負你了?」

悠人搖了搖頭,推開了荒北,用顫抖的聲音說道:「我沒事,謝謝關心。」

「這樣一點都不像是沒事啊。」荒北皺著眉頭說道。

「我真的沒事!!請不要來煩我!!!」悠人對荒北吼道,然後踩起了踏板,全速離去。

荒北拍了拍額頭,說道:「真是,這都甚麼事啊?」

 

 

悠人疲憊的騎回了家裡,掏出鑰匙打開家門,卻看到新開低頭坐在玄關,像是在等他。

「隼人君?」

「悠人,我有話要問你。」新開抬起頭,表情卻讓悠人有些發毛,接下來的問話更讓他全身發冷。

 

 

「悠人,你是不是喜歡上靖友了?」

 

 

----------------------------------

啦啦啦我又開了一個冷坑~~~這次大概會上下兩篇寫完。

應該會有個圓滿的結局,雖然我還不知道接下來要寫甚麼。

雖然悠人的樣子以及官方設定已經出來了,但是我還沒看漫畫(我是追動畫來著的),對於一些細節不是很清楚。

感謝心臟夠大的各位看到這裡XD。


评论(10)
热度(63)
© 咕咕雞|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