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戀人約會的五種方法(新荒)

*大學生設定,兩人交往為前提

*這篇是開放給親友點題的賀文,只能說你們太有才了XD,感謝你們提供設定

*祝大家情人節快樂,謝謝你們陪我的這一段快樂的新荒時光

----------------------------------

  1.

  在考完地獄般的期末考試以後,迎來了漫長的假期,新開迫不及待地發了短信給荒北,兩人讀不同的大學,也沒有住在一起,課業以及社團讓他們見面的時間少的可憐。新開扳著手指算了算,驚訝的發現他們一個月才見兩次面。

所以他提出了一起去旅遊的建議,荒北雖然回了真麻煩但是還是答應了。


  新開看上的旅遊地點是去南邊一處度假村,因為交通方便而且可以自己規劃行程,這對於他們來說是最好不過的了。

而且重點是有浮潛的項目可以玩,就算不會游泳也可以下水。


「啊啊啊熱死了!!!」荒北打開冰鎮過的百事,一口氣灌了下去。

「因為是夏天嘛。」新開拿著大扇子扇風,卻無法消去炎熱的感覺,看著大排長龍的人,忍不住嘆了口氣,他失算了,放假嘛,想來的不只他們兩個人而已。

「靖友要不要先去坐著休息?我來排隊就好。」新開怕對方一個不耐煩就走了,連忙問道。

只見荒北瞄了他一眼,搖搖頭說:「一個人坐著也沒什麼意思,排個隊而已。」

「靖友。」新開眨了眨眼,眼睛裡全是笑意,荒北則是齜牙裂嘴的罵道:「別這樣看我!真夠煩的。」

好不容易排到了櫃檯,報名了下午的浮潛,就只是排隊而已兩人就感到精疲力盡,決定回到飯店休息,兩人躺在King size的大床上,望著米白色的天花板發呆。

沒有課業的壓力,也沒有繁重的訓練,就只是跟新開一起待著。

其實這樣也挺不錯的,荒北想。

「靖友。」新開先打破了沉默,但是眼睛沒有看著他。

「幹嘛?」

「我們明天都待在房間裡好不好。」這句話足以讓荒北羞紅了臉,他別過頭去,不讓新開察覺他的表情。

「好。」荒北這麼回答。


  兩人等到了下午,來到了潛水的地點,一團大概十幾個人左右,聽完了潛水的說明,換上了裝備,新開拉著荒北一起下了水,

看似平靜的海面,在水底下卻是絢爛繽紛的世界,耳邊只聽的到海水流動的聲音,很安靜卻又熱鬧的感覺讓荒北特別新奇,他有些興奮地指著不遠處的海葵給新開看,卻發現人不見了。

  正當荒北想要游出去找人的時候,卻被人從後面抱住,害他差一點要嗆水,他憤恨的瞪著新開,對方只是笑笑,他海藍色的眼睛以及在海中飄動的橘紅色的頭髮非常相配,鮮艷的熱帶魚穿梭在兩人之間。

  新開撫上了荒北的臉頰,時間似乎就凝結在這一刻,安靜的連心跳聲都聽的到,可惜兩人的護目鏡卻撞在了一起,荒北覺得有些糗,撇過頭去,卻被新開扳了回來,他扯下了兩人的護目鏡,手蓋住了荒北的眼睛,獻上了自己的吻。

荒北在黑暗之中感受到溫軟的觸感印在了自己的唇上,像是小動物般輕輕的磨蹭。


在兩人都快沒氣的時候,新開拉著荒北浮上水面,護目鏡早就不見了。

「你是笨蛋嗎?」荒北紅著臉問道。

「嗯。」新開笑了,笑的比艷陽還要燦爛「我是啊。」



2. 

*女裝賣騷靖友注意


新開現在覺得整個人都要不好了,特別是他的小新開,感覺快要爆炸了。

「靖友,你......」新開支支吾吾地看著穿上女僕裝以及戴上貓耳的荒北,對於新開來說,殺傷力根本比宇宙爆炸還要大。

「隼人,覺得如何?」東堂手靠在新開的肩膀上,有些得意地問道。

只見新開嚥下了一口水,無意識地說道:「好,不能再好了。」

要是平常新開早就撲上去開幹了,但是他的臉皮還沒有厚到可以在眾人面前演活春宮的地步。

「不過他怎麼會願意穿上。」新開有些疑惑地問道,東堂笑而不答,只是將荒北拉近,新開就聞到了一股酒味。

「你們給他喝酒?」新開有些錯愕地看著恍惚的荒北,他的酒量並不好,還好酒品並不差,頂多一直碎碎念而已。

「我還在酒裡放了一點驚喜喔。」東堂不懷好意的看著他們,然後大喊:「好啦,接下來就給你們兩個獨處啦,真波,別想躲起來!走了!」

新開愣愣地著望著被關上的門,荒北已經黏上來了,兩手抱著新開的脖子,在他的耳邊用黏膩的聲音說道:「隼人,我漂亮嗎?」

「靖、靖友?」新開不知道應該是驚還是喜,他乾脆一把抱住了荒北,任憑對方像小貓一樣磨蹭著,新開的手不安分地伸到荒北的裙底,對方卻推開了他。

「靖友?」只見荒北伸出手來示意對方不要靠近,然後自己坐在了床上,翹起腳來脫下黑長襪,他的動作很慢,本來就很短的裙子讓黑色的蕾絲邊內褲一覽無遺。

新開慢慢地靠近他,這時荒北才脫下一隻,新開摸上了他光滑的腿,有些意外的問道:「你把腿毛剃掉了?」

荒北嘴角勾起的笑容顯得妖嬈,拉著新開的手回答道:「這樣比較好看,吶,幫我脫掉另外一隻吧?」

比起脫掉襪子,新開更想把荒北給吃了。但他還是跪坐在地上,學荒北的動作慢慢的把襪子脫下,荒北的腿很修長,但看起來不會過瘦,結實的小腿摸起來很順手,等新開意識到的時候,舌頭已經舔到了腳背。

他抬眼看著荒北,對方雙手向後撐在了床上,一臉很享受的樣子。

新開輕啄他的腿,慢慢地向上,一直到大腿的內側都沒有停下,隔著薄薄的內褲沿著分身的形狀舔著,液體和口水混在了一起。

新開將他推倒,掀開了裙子,荒北喘著氣,想要快點和對方結合在一起,性急的把礙事的內褲脫掉,卻被新開壓住了手。

「靖友,我們慢慢來吧? 」


後面的事你們就自己想像吧(幹



3.

新開坐在黑暗中流淚。

絕對不是因為受到委屈而流的,而是因為眼前撥放的電影情節讓他感動不已。

荒北有些無奈的抽了衛生紙,後來乾脆整包塞給他,看著對方想要大哭但是礙於在電影院只發出啜泣聲,眼淚啪搭啪搭的流下,鼻子整個皺了起來,哭的很可憐。


「嗚嗚嗚,靖友,我&*()(*^#$%^」走出了電影院,新開還是稀哩嘩啦的哭個不停,連話都說不清楚。

「你可不可以不要哭了,很丟臉欸。」荒北翻了個白眼,有些後悔跟他出來看電影。

「大家也在哭啊,就你沒有哭。」新開對於荒北的指責有些不服氣。

「這不是老梗了嗎?有甚麼好哭的?」

「可是哥哥測試機器人的那段回憶很感人啊。」

「是嗎?我倒是覺得弟弟做的機器人不錯。」荒北刻意轉移話題,讓新開有些不滿。

「如果我不在了,靖友難道就不會難過嗎?」 

「呆茄,在胡說甚麼啊,好了,回家了!」荒北快步的向前走,新開賭氣的站在原地不肯走,要是以前荒北早就不理他了,但是現在只能無奈地停下腳步,隔著一段距離看著他。

新開大部分的時候都很隨和,對於荒北的壞脾氣也是包容到一個極點,可是一旦碰上他執拗的點,就絕對不會讓步。

荒北抓了抓後腦勺,猶豫了一下,有些煩躁的拿出手機,然後新開的手機響了,是短信的提示音。

新開看著短信,先是瞪大了眼,然後開心地撲向荒北。


I'm Always here



4.

荒北有些不知所措的看著包裹內的東西。

「會不會是寄錯了啊?」荒北查看包裹上的寄件人,的確是新開隼人沒錯。

「同名同姓而且還寫錯住址的機率有多少?」荒北忍不住吐槽了自己,決定打電話給那隻蠢兔子,但是在那之前門鈴卻響了,是新開來了,還拿了一袋的食物。

「靖友,有沒有想我?我們已經好久沒有.......」

「等一下」,荒北打斷了對方的話,指著包裹裡的東西問到:「這是怎麼回事?」

只見新開無辜的眨了眨眼,問道:「你不想穿穿看嗎?」

「誰會想穿啊!」荒北憤怒的狠狠踢了地上的包裹,裡頭的情趣內衣也掉了出來。

新開急急忙忙地將袋子放下,將內衣小心翼翼的撿了起來,抱怨道:「靖友總是那麼暴力,而且我也會穿啊。」

「我也不想看你穿!!」

「喔~~~真的嗎?」新開拿起了紅色的丁字褲走向浴室,笑咪咪的說:「我這就去換,在我出來以前不可以偷看喔。」

「我才不要看!」荒北依然氣沖沖的說道。

在新開出來之前,荒北拿起了另外一件內衣查看,是一件女用的連身內衣褲,但是輕薄的黑色絲布根本形同虛設,若隱若現的感覺更加引人遐想,讓荒北忍不住紅了臉。

聽到了開門聲,荒北連忙將手上的內衣扔到一旁,一抬頭看到新開,忍不住張大了嘴。

明明看過了好幾遍的身體,卻還是讓荒北有些害躁,新開的肌肉線條已經可以當作雕刻的範本了,鮮艷的紅色丁字褲根本包不住新開的下體,他只要一動就會掉出來的樣子。

「怎麼樣?好看嗎?」新開刻意擺了個模特兒的姿勢問道。

荒北說不出話來,別開了視線,小聲地說道:「還、還行吧。」

新開拿起了放在一旁的女用內衣,用撒嬌的語氣說道:「靖友,你也穿吧?」

「才不要!!」

「欸可是只有我一個人穿不公平啊!」

「是你自己要穿的!關我屁事!」

在新開的一磨二泡三吵鬧的攻勢下,荒北心不甘情不願地換上了內衣,扭捏的從浴室出來。

「你看夠了吧?我要脫掉了!」荒北被新開盯的渾身不自在,這件內衣有穿跟沒穿一樣,讓他覺得有些煩躁,卻被新開拉了回來。

「我來幫靖友脫吧。」新開隔著薄薄的布料磨蹭著荒北光滑的皮膚,透過半透明的黑色布料顯得更加色情。

「別摸了。」荒北半推半就的被新開吻著,兩人的身體貼合在一起,明明已經歡愛過很多次了,但是他們就像第一次做一樣,既性奮又緊張。

「你也可以摸我啊,隨便你怎麼摸都可以喔,」荒北則是低頭靠在他的肩上,抱住新開厚實的肩膀,輕輕的摸著後背。

荒北其實有些羨慕新開的身材,不管自己再怎麼吃都是這樣,新開雖然很壯,但是肌肉不會太突出,但絕對是每個男人都夢寐以求的身材。

「靖友在想甚麼呢?」新開看著荒北有些出神的樣子,抱著他輕輕左右搖晃,像是哄小嬰兒一樣。

「在想你到底怎麼吃的才會那麼胖。」

「吃你啊。」新開笑著吻住荒北,兩人纏綿了一整夜。



5.

*就是肉

點我

--------------------------------------------------------------------------------------------------------------

終於寫完鳥~~~~~

我發誓我絕對沒有偷懶啦~~~~~~

第二篇大概要看過某部動畫電影才知道梗

祝大家情人新荒節快樂(X


评论(10)
热度(41)
© 咕咕雞|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