馴服大野狼的小紅帽(05)

*記者新開以及警察荒北

*有點OOC

*前篇:04

 

----------------------------------------------------------------------------------------------------------------

新開睜開了眼,首先印入眼簾的是白色的天花板,他想要抬起手,卻發現手上打了點滴,這時他才感覺到全身疼痛,痛到他無法起身。新開想開口說話卻發不出聲,喉嚨有些乾,這時有人將他扶起,將水杯湊近了他的嘴,但是動作有些粗魯讓他嗆了水。

「嘖,你怎麼連水都喝不好。」對方拍了拍他的胸口,咳嗽牽動了新開的傷口,讓他吃痛的叫了出來。

「喂,你沒事吧?要幫你叫醫生嗎?」新開這時才看清對方的樣子,長得有些兇惡,說話的聲音也是粗聲粗氣的,不過細長眼睛底下的睫毛倒是挺長的。

「沒關係,我沒事。」新開用沙啞的聲音回答道,在對方的幫助下,新開躺回床上,問道:「請問你是......?」

「荒北靖友,是在巷子裡發現你的警察。」

「喔........謝謝你救了我,今天來是為了做筆錄嗎?」

「不是。」荒北拉過椅子坐在一旁,語氣像是鬆了一口氣。「只是來看你醒了沒,你已經昏迷三天了。」

新開有些驚訝,問道:「你每天都來?」

只見荒北愣了一下,有些窘迫的咳了一聲,說道:「沒什麼,保護證人是警察的職責。」

新開眨了眨眼,幾乎快被紗布淹沒的臉露出了笑容。

「那你之後還能來看我嗎?」

於是在新開出院前,荒北偶爾會來探望他,一部分是為了案情,但是大部分的時間都是聽新開在說話,不知不覺之中新開對他的稱呼變成了靖友,直到案子結束,兩人依然保持聯絡,成為了朋友,但是荒北從沒想過要進一步的發展。

 

 

 

 

自從上次新開傳來的短信之後,荒北就沒敢再回覆,把玩著手機猶豫著。

不應該是這樣子的,要就接受,不要就拒絕,乾脆俐落才是他的個性,他得承認因為新開的事讓他有點心神不寧。他不討厭新開,但是他沒有想過要與對方交往,而且他明白被拒絕是一件多麼痛苦的事。

就像是心狠狠地被撕了好幾塊,殘破不堪,就算過了很久,心的傷痕依然隱隱作痛。

 

「吶,小福,我該怎麼辦?」荒北下意識的撫摸著右肩,而後狠狠抓住,衣服的布料被抓出皺褶的痕跡。

 

距離新開出差回來的日子還有兩個禮拜,荒北決定先打電話給他。

他不想也不敢看著對方的眼睛說出拒絕,因為他的話而失落的表情,就算他拒絕了,那傢伙也會強顏歡笑的說沒關係吧?

雖然已經下了決心,荒北還是猶豫了很久,才拿起電話,點開了聯絡人,新開隼人的名字在螢幕上閃著,對方則是過了很久才接了起來,聲音聽起有些疲倦。

「喂?靖友嗎?不好意思,我剛剛在洗澡。」說完還打了個噴嚏。

「呆茄,你是不是又沒吹頭髮?」荒北忍不住念了兩句,新開則是乾笑了兩聲,然後問道:「靖友怎麼打電話過來了?有甚麼事嗎?」

荒北先是沉默,然後深呼吸一口氣說道:「我想跟你說上次短信的事情。」

「..........那你的回答呢?」

「新開,我沒有辦法喜歡你。」荒北覺得他的心臟快要爆掉了,但還是把提前想好的台詞用兩倍的語速說了出來「對我來說,你只是認識的人而已,對你我一點感覺都沒有。」

荒北說完過了很久還是一片安靜,久到以為新開把電話掛了,當他快要堅持不住的時候,才聽到對方說道:「是嗎?我明白了,對不起啊,靖友,你一定很困擾吧?」

「對,我覺得很困擾。」荒北停頓了一下,還是用壓抑著快要顫抖的聲音說道:「所以我們別再見面了,兔吉我會請同事轉交給你的,東堂你認識吧?」

「你在說甚麼啊!!靖友!!我......」新開的聲音聽起來有些著急,但是荒北打斷了他的話。

「就是這樣,以後別再來找我了,再見。」 

不等新開回答,荒北掛了手機,關了機,仰面躺倒在床上,心臟快要從喉嚨裡跳出來一樣,他重重吐了口氣,起身將兔吉抱在懷裡,向它問道:「我這樣說是不是很傷人?可是沒有辦法啊........」

兔吉當然不會回答,只是舔了舔荒北有些濕潤的眼角。

 

 

我已經不想再受傷了。

 

 

荒北最近的情緒不是很好,連帶著工作也被影響到了。

「荒北,你最近也太暴躁了,警察的工作是逮捕犯人不是讓你把他打到連他媽都認不出來啊。」東堂抱著胸指責荒北,對方只是嘖了一聲,裝作毫不在意的樣子讓東堂有些頭痛。

「最近發生了甚麼事嗎?」

「沒有。」

「是跟新開有關吧?你們怎麼了?」東堂看著荒北寫著悔過報告的手抖了一下,隨即聽到他說:「這跟那呆茄有甚麼關係?」

「那幹嘛要我幫你還兔子?」東堂戳了戳荒北的右肩,正好是他傷痕的位置「有句話怎麼說來著,人不能活在過去。」

「閉嘴!煩死人了!再吵我就把你所有的髮箍都折斷!」荒北用力的拍了桌子,指著東堂罵道:「我還沒有跟你熟到可以讓你隨便對我說教!信不信我一槍斃了你啊?」

東堂則是被嚇得說不出話來,全部人的視線都集中他們身上,荒北嘁了一聲,重重甩門離開。

「東堂,為甚麼你還要提起這件事?」一旁的同事有些不解地問道,只見東堂揉了柔眉心,嘆了口氣說道:「只是不想見到他變成這樣而已。」

 

 

荒北狠狠的踢了路邊的垃圾筒,心事被東堂說中,說有多不爽就有多不爽,也不管身上是否還穿著警察制服,一連串的髒話從嘴裡飆出,正要捶在牆上的拳頭被人抓住,轉過身卻看見熟悉的面孔,頓時失去了說話的能力。

「荒北。」對方鬆開了他的手,跟記憶中的面孔比起來,現在稍微成熟了一些,但是面癱的形象依舊,在這時看到他,讓荒北心裡有些五味雜陳。

 

「好久不見,小福。」

 

 

----------------------------------

結果我還是把福富拉下來了(乾,是說有沒有人看了19話的C part啊啊啊啊啊!!小福好萌喔!!!!!!超萌的!!!!

我最近開學了,然後也有工作,所以如果可以的話,我會盡量周更,日更是不可能的了,估計這篇會10以內結束

然後我就可以開新坑了(X

感謝鍵閱


评论
热度(8)
© 咕咕雞|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