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靈同人)申程+時+柏葛

*愚人節活動點文

*感謝ㄚㄅ同學以及ㄕㄕ同學友情人設贊助

*申=申霆,程=程沫,時=時游

*以劍靈的世界觀作為背景

*盡族=人類(我真心想吐槽官方的翻譯啊好好的人族翻譯成盡族做甚麼...)

-----------------------------------------

「糟糕,我好像跑錯路了。」

申霆抓了抓頭髮,有些苦惱地拿著地圖站在綠明村張望著,今天跟自己的雙胞胎兄弟賽跑自己卻搞錯了路,估計對方已經在松巖島了。

「不知道柏葛到了沒有?」申霆打算先回到原點等著,眼睛盯著地圖走著,卻跟人撞了個滿懷。

「啊!對不起!你有沒有怎麼樣?」申霆連忙把跌坐在地上的人拉了起來,說是人也不太對,而是有長著老虎尾巴的燐族,圓圓的臉上還戴著粉色的眼鏡。

「沒關係。」對方面無表情的拍了拍衣服,眼神卻有些奇怪,雖然說燐族都很矮,但是不至於眼睛的看得方向跟自己對不上,在他面前揮了揮手卻毫無反應。

「小時!」此時有人從後面喊著跑過來,這次是與自己身高相仿的黑髮盡族,臉上與燐族帶著一樣的粉色眼鏡,對方拍了下虎尾燐族的肩膀,說道:「小時,你走錯邊了,惡魔洞是在反方向。」

「我知道。」燐族依然用面攤的表情回答,身體有些不自然的轉向另一邊走,此時黑髮盡族向申霆說明道:「不好意思,我的搭檔他不小心中毒了,暫時看不到路」。

申霆點點頭表示理解,然後問道:「請問你剛剛說的惡魔洞是甚麼?」

「喔我跟搭檔去萬金堂接了個任務,說是要消滅裡面的瘟疫蟲,只是數量真的太多了,剛剛失敗了,我們打算再去挑戰一次。」

「那我可以跟著一起去嗎?」

「嗯?」黑髮盡族有些驚訝的看著他,像是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

「我是第一次到綠明村,想要跟你們去看看,可以嗎?」申霆一臉期待的看著對方,黑髮盡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眼鏡下的眼睛笑成了月牙,回答道:「可以啊,但是別被嚇回原形了喔,小狐狸?」

申霆愣了一下,眨了眨稻穗色眼睛反擊道:「我叫申霆,人類。」

「我是程沫,他是時游,請多指教。」程沫先是比了比自己,又指向呆站在旁邊的燐族。


在程沫的帶領之下,一行人來到了洞門口,三人拿起了地上的噴火槍往洞裡的深處走去。

「這也太多了吧?!」申霆拿著噴火槍,一擁而上的瘟疫蟲被火燒了個精光,難聞的燒焦氣味撲鼻而來,讓申霆打了個噴嚏。

「還沒完呢。」 程沫用袖子抹了一下額頭上的汗,被火焰提高的溫度讓他很不好受,但是想到接下來會發生的事讓程沫皺了下眉頭。

「接下來還會有甚麼嗎?」申霆問道。

「等等就知道了。」已經恢復視力的時游看向洞的深處,臉色也不太好看,過了一會,沒被三人燒死的瘟疫蟲突然開始聚集起來,像是疊羅漢一樣疊成了一隻比人還要高大的毒蟲。

「準備好了嗎?」明明面對著噴發毒氣的怪物,程沫卻笑著抽出了掛在背後的短刀,紫色的眼眸閃著莫名的情緒,看的申霆有些發毛,這眼神他很熟悉,是他以原形的型態行動時,獵人們看他的眼神。

「好了。」時游運起氣,手上的彩綾發出了紅色以及藍色的光芒,圍繞在時游的身旁轉著,申霆深呼吸了一口氣,向程沫點點頭,對方則是發出了一個信號,三人同時衝了出去。


「啊啊啊~~~累死我了!!!」申霆躺在草皮上,大口喘著氣,身上全是剛剛巨蟲爆炸過後掉落的灰塵,另外兩人也沒好到哪去,時游又中了毒,程沫則是肩上以及手臂上有好幾處傷口,嘴裡咬著紗布包紮著。

「申霆。」聽到程沫喊了一聲,突然覺得臉頰上感覺到一陣冰涼感,是一瓶藥水貼在自己的臉上。

「喝一點吧。」程沫微笑著,早已沒有先前狠戾的殺氣,申霆想起對方的身手,靈活的身體閃避了毒蟲的攻擊,手起刀落,在怪物的身上留下一道又一道致命的傷口,但卻因為自己還不習慣拿刀差點被毒蟲的觸角穿過胸口,要不是程沫用力撞開自己,可能得修養好幾個月。

「你不喝嗎?」申霆接過藥水,仰頭灌了一口,感覺全身又充滿了力量,程沫搖了搖頭,坐在他旁邊,望著綠明村的湖泊發呆。

「是說你是怎麼看出來我是....」申霆欲言又止的問道。他的種族不似燐族般是大自然誕育出來的種族,說直白點就是修練了上百年的沙狐,能化成人形並且能理解人類的語言,對於自己的法術還是挺有自信的,雖然柏葛對此並不以為意。

「這個嘛...你耳朵靠過來一下」程沫向自己勾了勾手指,神秘兮兮地笑了笑,申霆耳朵貼近了程沫,只聽到對方說了一句,便馬上驚嚇似的跳了起來摸向自己的屁股,卻甚麼也沒摸到,對方卻在地上笑的打滾,連眼淚都笑出來了。

申霆氣的整個人撲上去,程沫被壓在地上,他伸手就往程沫的衣服裡搔癢,程沫也不甘示弱,抓住了對方的褲子就要往下拉,兩人在草地上沒形象的打鬧起來,時游則是默默地坐在一旁吃著雞排觀戰。

「好了好了,別搔了!!我投降我投降!!」程沫笑著舉手投降,申霆依然壓在他的身上,低頭在程沫的頸間東嗅嗅西嗅嗅,對於狐狸來說,這是在記住程沫的氣味,程沫也任由他騷擾自己,他伸手輕壓對方柔軟的淡色頭髮,輕聲開口說道:「你的毛一定很美。」

申霆聽過這句話無數次,從程沫口中說出來卻有種奇怪的感覺,悶聲問道:「你是在稱讚我嗎?」

「難道我聽起來像在罵你嗎?」程沫覺得有些哭笑不得,對於狐狸的思維模式他有些不懂。

「我要先走了,再見。」心裡奇怪的感覺讓申霆有些不安,他從程沫身上跳了起來,只見兩人對他揮了揮手算是道別,轉身離去的時候,卻聽到程沫在他背後大喊:「申霆!別墊腳走啊!很傷腳的!」

「啊?」申霆一頭露水的看著他,只見程沫指著自己的腳,眨了眨眼,像是在暗示著甚麼

申霆先是瞪大了眼睛,隨後將氣集中在腳下,如閃電般離開了。


「這樣耍人很好玩嗎?」時游啃著雞排望著申霆離去的方向問道,程沫只是笑咪咪的攤手,一付無可奈何的樣子。

「嘛,畢竟很多事還是別隨便說出來比較好。」


「申霆,你在做甚麼?」柏葛看著化成人形的兄弟低著頭盯著自己的腳來回在屋子裡走著,已經走了快要兩小時了。

「練習走路。」申霆一本正經地回答道,又繼續低頭搞他的修練大業。


the End

-----------------------------------------------------------------------------------------------------------------

我來解釋一下裡面的一些劇情好了

程沫騙申霆說狐狸尾巴露出來了,所以申霆才生氣

如果動物以兩腳走路都是墊腳走的,所以申霆走路方式有些不太一樣,但是正常人不會注意到,當然程沫是用另一種方式才注意到的,如果有下一篇的話,會寫一下XD

感謝鍵閱


© 咕咕雞|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