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1)(犬眼鏡)

*架空

*本來是去年寫的聖誕賀文,但是決定把它發展成長篇

-------------------------------------------------------------------

好冷

艾伯李斯特每吸一口氣,喉嚨就快被凍結一樣,一張嘴就吃到了雪,放眼望去,世界一片雪白,如同小時候拿到的雪景球般美麗。可惜他躺在雪地裡動彈不得,想要動卻力不從心,從腹部流出的血染紅了雪,雖然傷口不小,大約是溫度的關係,艾伯李斯特不怎麼覺得痛,但是為甚麼還是在流淚?是因為多年戰友的背叛?還是知道再也無法看到這樣的雪景?

聽著遠方城鎮傳來的鐘聲,艾伯李斯特突然想到今天是平安夜,在這個團聚的日子,卻要與這個世界道別,他閉上了眼,等待死亡的降臨。

 

「喂,你擋到我的路了。」不悅的聲音從上方傳來,艾伯李斯特睜開了眼,看到一個穿著軍服大衣,帶著獨眼眼罩的男人俯視著自己,看著對方蹲了下來,拍拍自己的臉,口氣很差的說:「我在跟你說話聽到了沒有?」

「沒有。」艾伯李斯特本來完全不想理他,但是對方的口氣讓他冒出了無名火,便故意這麼說。

對方瞪大了眼睛,笑了一下:「你不怕我?」

「我都要死了,為甚麼要怕你?」 

「誰說你要死了。」 對方將大衣脫下蓋在艾伯李斯特身上,兩手分別在他的脖子以及膝蓋底下穿過,大喝了一聲提氣將他抱起,艾伯李斯特正想抗議卻聽到對方抱怨說:「你吃甚麼長大的啊?真重。」

「那就放我下來。」艾伯李斯特翻了白眼。

「嗯?你說甚麼?我好像沒有聽到。」聽到對方有些幼稚的反擊,艾伯李斯特選擇了沉默。

「我叫艾依查庫,你叫甚麼?」

「艾伯李斯特。」艾伯告訴自己這只是名字,告訴他應該沒有關係。

「真是個好名字,好了,上馬!」 艾依查庫讓他靠著自己上了馬背,自己也翻身上馬,開始策馬奔騰。

但是畢竟是騎馬,難免會有些顛簸,艾依查庫注意到懷裡的艾伯李斯特臉色更差了,便問道:「還撐得住嗎?」艾伯李斯特回答道:「傷口有些痛,」艾依查庫笑了笑說:「這表示你還活著,再撐一下,就快到了。」語畢,策馬加快了速度。

 

艾依查庫帶著他來到一個小木屋,將他平放在床上,艾伯李斯特來沒來的及阻止對方就被脫了衣服。艾依查庫查看他腹部上的傷口,皺了皺眉,因為天冷的關係,傷口已經沒有再出血,但傷口太深,如果再不處理依然會有生命危險。

為了不讓艾伯李斯特睡著或是痛暈過去,艾依查庫邊處理他的傷口邊問:「發生了甚麼事?得罪人了?」

艾伯李斯特默不作聲,似乎不太想回答,艾依查庫便問道:「不想說?那我來猜好了,看你身上穿的衣服,是軍人吧?胸口上的徽章圖案是古朗德利尼亞帝國的國徽,喔,聽說這個國家最近派系鬥爭很嚴重啊?可憐的小綿羊,成為犧牲品了?」

不理會艾依查庫的嘲諷,反問道:「你又是甚麼人?」

「我?」艾依查庫笑了笑:「被國家拋棄的人而已,目前四處流浪中。好了,傷口處理好了,先暫時在這裡休息吧,等你可以走動了就帶你去我的基地。」

「不用了,我現在就走。」艾伯李斯特想要兩手撐起身體下床,卻被艾依查庫推了回去:「你現在出去只是找死,給我乖乖躺著,別讓我白救人。」 

艾伯李斯特只好躺回床上,艾依查庫搓了搓雙手,拿起木材開始生火,艾伯李斯特即使隔了一段距離依然可以感受到火的熱度,看著對方被火照亮的臉龐,心中沒由來的安心,倦意襲來,他閉上了眼。

 

 

當艾伯李斯特睜開眼睛,已經是中午了,環顧四周,艾依查庫不在,身上的衣服不知道被放到哪裡去。艾伯李斯特小心翼翼地站起身,感覺有一絲暈眩,這時艾依查庫走了進來,有些驚訝的看著他:「恢復得這麼快?不再躺一會嗎?」

艾伯李斯特搖了搖頭,問道:「我的衣服在哪?」

「你的衣服都爛成那樣了,早就丟掉了,穿我的吧?」艾依查庫將衣服丟向他,艾伯李斯特皺了皺眉,但是也沒有其他的選擇。

艾依查庫把麵包跟牛奶放在桌上,招呼艾伯李斯特來吃,兩人安靜地用餐,艾依查庫突然想起甚麼似的,舉起牛奶瓶碰了碰對方的,笑著說道:「聖誕快樂,艾伯。」

艾伯李斯特愣了一下,才想起今天是聖誕節,猶豫了一下,但還是回應了對方:「聖誕快樂,艾依查庫。」

TBC

--------------------------------

這篇就是來混更的,去年寫的

感謝鍵閱

评论
热度(3)
© 咕咕雞|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