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2)(犬眼鏡)

*架空

*上篇:(

---------------------------------

如果要讓艾柏李斯特用一個字來形容艾依查庫的話那就是:吵。他不懂為甚麼一個男人可以像個八婆一樣,說個沒完這也就罷了,還被對方嫌嘴巴像蚌殼一樣。

才不是因為自己太安靜,嗯,絕對不是。

但是以旁觀者的角度來看,艾依查庫說一句,艾柏李斯特用嗯來回答,艾依查庫說十句,他則是沉默。

只能說這種情況就是彼此彼此吧。

「艾伯,雪停了。」艾依查庫看向窗外,地上積雪依然厚重,待在這個小木屋已經快一個月,這段期間大雪紛飛加上艾柏李斯特的傷勢,讓艾依查庫決定陪著艾伯李斯特養傷,雖然對方有些不情願,但總算是把他留住了。

「嗯。」依舊是惜字如金的回應,艾伯李斯特看著書,頭也沒抬,艾依查庫嘆了口氣,問道:「你除了嗯以外,沒有其他的話要說了嗎?」

艾伯李斯特啪的一聲闔上了書,抬頭看著艾依查庫,一臉正經地回答:「不要叫我艾伯。」

「不然要叫你甚麼,小艾伯?還是小特特?」艾依查庫幼稚的玩笑得到對方的白眼一枚。

無視艾依查庫的玩笑,艾伯李斯特站起身收拾東西,「艾依查庫,我要離開了。」在艾伯李斯特說這句話的時候,依舊面無表情。

艾依查庫問道:「你要去哪?」

「與你無關。」

艾依查庫擋住了對方的去路,冷聲問道:「你這是甚麼意思?與我無關?別忘了是誰救了你的命。」

「我有讓你救我嗎?是你自作主張,讓開!」艾伯李斯特狠瞪對方,艾依查庫冷笑了聲:「我偏不讓!」語畢,艾依查庫就感覺到臉受到了撞擊,身體往後踉蹌了一步,艾伯李斯特甩了甩手,冷哼了一聲,等艾依查庫回過神,對方已經走遠了。

看著對方已經遠去的背影,艾依查庫摸了摸已經紅腫的臉頰,嘆了口氣


艾伯,你真是他媽的太彆扭了。


艾伯李斯特漫無目的地走著,雪雖然停了,空氣依然寒冷。他不斷地思考著接下來要去哪裡?他自己也不知道,被戰友、國家拋棄的人,該何去何從?

腹部被刺傷的那一刻,他就明白每一個人接近自己都是有目的,利益、慾望遠遠比多年來的友誼還要重要。只有他像個白癡一樣,右手放在胸口心臟的位置宣示著效忠國家。

現在倒好,對於國家來說,他已經是個死人了,想回去都不可能。

艾伯李斯特忍不住怨起某個金髮笨蛋,如果自己死了就不用煩惱那麼多事了。

要復仇嗎?還是...........

「!!」艾伯李斯特還沒反應過來,刀劍相撞的清脆聲就已經在耳邊響起。

「艾伯,身為軍人,你的反應還不夠快啊。」

艾依查庫拿著劍擋下了敵人的攻擊,在過招的空隙還能嘲笑對方。

「你怎麼會.......」艾伯李斯特驚訝地看著對方。

「因為老子的臉頰還沒找你算帳!」艾依查庫大喝一聲,絢麗的光火從劍身發出,地面受到了衝擊爆裂開來,石頭以及雪塊四處飛濺,正面受到攻擊的敵人還沒反應過來就已經一命嗚呼。


「看來我們相處的日子還久呢,艾伯。」艾依查庫微笑著看著對方,笑容如同豔陽般燦爛。


TBC

---------------------------------

於是又把以前的拿來混更

评论
热度(3)
© 咕咕雞|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