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警輔導(黑荒)

*黑荒交往為前提

* @荒北左眼左數第二根下睫毛 (緒月)太太點的文,超短篇

*各種私設

----------------------------------

「黑田!」荒北敲了下正在恍神的黑田「給我專心點!」

「是!非常抱歉!!」

黑田甩了甩頭,試圖集中精神在書本上,天氣很炎熱,打開窗戶卻一點風都沒有,窗外的禪很吵,令人心煩氣躁。荒北拿著扇子拼命搧,但是看著對方寫寫停停的狀態火氣卻越來越大,這次用扇子當作武器往黑田的頭上拍了下去。

「黑田,我警告你,要是敢有一科被當掉,我就讓你知道甚麼叫做生不如死。」

「是!」

「知道了就認真點,別左顧右看的!」


會有今天這樣的狀況完全是因為黑田收到了紅單,是大學生唯恐避之而不及的期中預警,於是黑田一回到宿舍就看到了火冒三丈的荒北。

「很好嘛你,黑田」荒北將紅單拍在了黑田的胸前「預警至少要有二分之一的科目不及格才會收到,你倒好,三分之二的科目都不及格,這幾天你都幹甚麼去了!!」

「我幹甚麼你不是都知道嘛.......」

「你說甚麼?」荒北瞇起了眼睛,黑田閉上了嘴,低頭任對方暴罵了快一個小時。


在這之後,荒北每天都來監督他念書,幸好兩人念的科系是一樣的,黑田有問題還能請教對方。

但是黑田完全不敢也不想問他,倒也不是荒北的成績不好,而是怕問了會被罵得更慘,自己死在那裡都不知道。

「我都來這麼多天了,你真的一點問題都沒有? 」荒北皺著眉翻了翻黑田的題本,然後翻到某一頁問道:「這題你做給我看看。」

黑田心中一驚,那題正好是他不會的題目,只是被他無視了而已。在荒北的催促下,也只能硬著頭皮寫,胡亂的套用了幾個奇怪的公式。

「其實這題你根本就不會是不是?」才寫到一半,荒北就抱著胸看著對方問道。

黑田只能害怕的點點頭,等著挨罵,但荒北卻只是瞪了他一眼,拿起筆開始講解解題過程。

黑田這時又開始恍神了,荒北坐在他的對面,桌子有些長,所以他必須稍微向前傾才能寫到對方的計算紙上。荒北今天穿著寬鬆的T-shirt,黑田可以從對方大開的衣領口看到頸部以下的光景,略為蒼白的皮膚被一層薄汗覆蓋,從額頭流下的汗描繪了下巴和脖子的曲線,因為引力的關係還沒到鎖骨就滴了下來。 

等到黑田回過神來時,他的手已經伸到荒北的衣服裡了。

「黑、田、雪、成!!!!!!!!! 」荒北的聲音在他耳邊炸了開來。


於是直到期末荒北都不肯跟他上床了。

----------------------------------

本來想寫R18的,但是想要挑戰看看一個半小時我可以寫多少

結果有點少欸,好吧我繼續努力

感謝鍵閱


评论(6)
热度(19)
© 咕咕雞|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