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擁入眠(黑荒)

*短篇,三十題

*已交往同居中

----------------------------------

現在是凌晨三點鐘。

黑田雪成想為甚麼自己會頭下腳上看著牆壁上的時鐘呢?

當他從床邊爬起來時,看到自己的前輩用大字形的姿勢睡覺,幾乎霸佔了整張床,他愣了三秒以後,深呼吸一口氣,幾乎是用所有的力氣吼道:「荒!!!!!!北!!!!」

然後荒北也從床上滾了下來,頭還撞到了地板。


「黑田雪成!你大半夜的在吵甚麼?!」

「荒北前輩,你知道現在幾點嗎?」

「廢話,我當然知道現在幾點,是你不知道吧?!」荒北生氣地將放在床頭的電子鐘拿了起來,湊到了黑田面前,對方用力拍掉了他的手,電子鐘掉在地板的聲音發出了巨大的聲響。

「你!!!」

「現在才半夜三點鐘,你就已經把我踢下床三次了!!!三次!!!」

黑田一反平日冷靜的樣子,用力推了荒北,對方當然不會示弱,於是血氣方剛的兩人就打了起來。

其實平時兩人本來就會小打小鬧,但都是點到為止,也算是生活中的情趣,這次可不同,他們都在氣頭上,因此下手自然不會太輕。

當荒北瞄準了黑田攻擊的空隙,往他臉上打去,原本以為對方會閃過,沒想到黑田卻突然停止了動作,碰的一聲,他就這麼倒在了地板上哀號著。

「喂!你沒事吧?」荒北嚇了一大跳,連忙查看對方的臉,只見黑田眼睛整個黑青了一圈,而且還腫得睜不開來。

「你剛剛幹嘛不躲啊?!」荒北又氣又急的衝去廚房胡亂地用毛巾將冰塊包了起來,手掐住黑田的下巴,輕輕的將毛巾蓋在他的眼睛上。

「......因為我下一拳就會打在你肚子上啊。」黑田小聲地說道。

荒北翻了個白眼,沒好氣地說道:「別指望我會道歉,這件事你也有錯。」

「我哪裡有錯?」黑田瞪大眼睛看著對方,呃,瞪大他還可以睜開的眼睛

「要不是你腦子壞去,突然說甚麼要同睡一張床會這樣嗎?我之前就說過了,我睡相很差,以前合宿訓練的時候你不就體驗過了嗎?」

「是沒錯啦....但是我們不是在交往嗎?分床睡算甚麼意思啊.....」

黑田一臉委屈地看著對方,荒北煩躁的抓了抓頭,不耐煩地說道:「總而言之,我今晚睡沙發,明天我們就去把雙人床退掉,買兩張新的單人床。」

「不行!」黑田猛地站起身,說道:「我睡沙發!你也不准退!」說完,便抓起床上的棉被以及枕頭往客廳去了。

荒北雙手插著腰,嘆了一口氣,選擇回床上繼續睡,看著牆上的時鐘卻再也睡不著,


隔天早上,荒北看著比他早起的黑田站在浴室裡,站在鏡子前查看他烏青的右眼

黑田透過鏡子的反射向身後的荒北道了聲早,對方從背後抱住了他,下巴擱在他的肩膀上,黑田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

肉渣渣

黑田好不容易從情慾中清醒了過來,匆匆忙忙地穿好衣服抓起公事包,荒北則是靠著牆看著他坐在玄關穿鞋。

「那我出門了。」

「慢走。」荒北打了個哈欠,轉身正要回去補眠,卻被人向後一拉,眼睛被溫暖的手蓋住,黑暗中嘴唇被柔軟的東西給碰了一下,熟悉的氣息讓荒北連看都不用看就笑著說道:「快出門吧,黑田。」

在聽到門被關起的聲音之後,荒北走到了臥室看著雙人床好一會兒,說道:「那接下來就該動手了。」


黑田一回到家,就發現家裡的燈都沒開,他喊了聲卻沒人回應,有些奇怪的走到臥室前,一開門,黑田就震驚得說不出話來了。

臥室被一張大床佔據了大部分的空間,這已經不是king size的尺寸了,這床躺四個人都還綽綽有餘,荒北則是睡在床上,像是累壞了,連黑田叫他都沒醒過來。

黑田只好脫掉西裝外套、解開領帶,躺在了荒北旁邊,臉貼近到兩人的呼吸都感覺得到,黑田伸手將荒北抱在自己懷裡,摸著他的黑髮,小聲說了句晚安。

----------------------------------

靈感來了就隨意寫了下。

乃們想像一下小雪帶著烏青的眼睛跟荒北做(ry

感謝鑑閱。


评论(8)
热度(25)
© 咕咕雞|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