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中)(黑荒/荒新)

*已經不是短篇了(躺

*社會人設定

*前篇:

----------------------------------------------------------------------------------------------------------------

黑田目瞪口呆的看著從高中開始就作為他前輩的荒北,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

「呃,不好意思,荒北前輩,你剛剛說了甚麼?」

「我說」荒北有些不耐煩的抓了抓頭「我想找女朋友。」

「......找我出來吃飯就是為了談這種事嗎?」黑田用吸管攪拌著冰紅茶,聽起來有些哀怨。

「甚麼叫這種事?!」有些惱羞成怒的荒北狠狠敲了一下對方的頭,問道:「你有沒有認識甚麼不錯的女孩子?」

「這種事問東堂前輩比較好吧。」

「找東堂那傢伙估計我光應付他就夠了,問他?別開玩笑了。」荒北嗤笑了一聲。

「那問我會比較好嗎?」黑田有些悶悶地問道。

「不然你要我問真波?那不思議醬估計會找一個女版小野田醬給我,泉田他沒有女朋友的年數跟他年齡一樣,我也不想找福醬,所以我覺得.....你小子眼光不錯啊,在公司很有異性緣不是嗎?」

「那你怎麼不去問新開前輩? 」

荒北幾乎要把剛喝下去的百事噴了出來,惡狠狠地瞪著對方

「我問他幹嘛?!」

「新開前輩也很受歡迎而且比我了解你啊 」黑田問道「你該不會因為他是你前男友就不敢找他吧?」

「總之....就是不能找他!你很囉唆!讓你幫我介紹就是了,問那麼多做甚麼!」

「那你也說一下找女友的要求吧?不然怎麼幫你找?」

只見荒北手背擱在了下巴,稍微思考了下,說道:「要有運動習慣。」

「嗯。」

「無不良嗜好。」

「嗯。」

「身高體重無所謂,但是BMI不能超標。」

「嗯。」

「長相不要求,看得順眼就好。」

「嗯,不過這有點籠統啊,荒北前輩。」

「少囉嗦!」

「那個性呢?喜歡甚麼類型的?」

「......我喜歡霸道一點的。」

「欸?!」黑田有些意外的說道:「看不出來你喜歡這種類型。」

「好啦,都告訴你了,那你想到人選沒?」

黑田這時卻有些猶豫的樣子,紅茶被他攪得快要撒出來,好幾次想開口都卻又低頭看著杯子,看得荒北有些心煩。

「你在那邊猶豫甚麼,想到就講啊。」

「荒北前輩。」黑田坐直了身體,正經地看著對方,問道:「你覺得我長得順眼嗎?」

「啊?還行啊...你..」荒北突然住了嘴,有些不可置信地看著認識多年的後輩。

「荒北前輩,你願意跟我交往嗎?」


「來,新開先生,頭抬高點,對對對,123,很好,再一張。」攝影師指揮著新開,他的手搭在紅黑色的Cervelo上擺出各式各樣的姿勢,快門的聲音沒有間斷,身為運動品牌的業務的荒北則是站在一邊看著他們拍攝。

啊啊,如果刊登在雜誌上的話肯定被女孩子搶購一空吧,荒北這麼想著。

在高中的時候,新開就非常受歡迎,人氣跟東堂不相上下,新開從不忍心拒絕眾多女孩子的心意,因此在情人節收到的巧克力可以塞滿整個社團的更衣間。

「靖友不送巧克力給我嗎?」

「啊?為甚麼要啊?又不是女孩子,而且你已經有很多了不是嗎?」

「靖友是在吃醋嗎?」

「誰吃醋了!!別笑!少在那邊自以為是!」

新開撐起了上半身靠近荒北,部活的更衣室只剩他們兩個,或許是情人節的粉紅氛圍,也或許是新開藍色的眼睛太過深邃,荒北的唇已經蹭到了柔軟的觸感,兩人的氣息混在了一起。

「如果靖友送我的話,其他人的我都會丟掉。」

「別太過分了你。」


「好了,OK,辛苦了~~~ 」攝影師揮了揮手讓新開和荒北來看拍攝的成果,不論是姿勢或是眼神絕對是專業級的。

「新開先生要不要考慮當模特兒啊?絕對大受歡迎。」攝影師頗為滿意的看著照片問道。

「嘛~~現在還是想繼續騎自行車呢,再說吧。」新開瞄向了荒北,對方只是點了點頭表示沒問題,然後跟攝影師確認完照片以後就要走了

新開望著荒北越離越遠的背影,忍不住叫住了對方。

「荒北先生!」

「有甚麼事嗎?」

「那個.....今天晚上有空嗎?要不要一起吃個飯?」

令新開意外的是,荒北沒有立刻拒絕而是猶豫了一下,正當荒北要開口說話的時候,他的手機響了,跟新開點頭示意了一下就接了起來。

「嗯嗯,我這邊也結束了,你在附近嗎?.....好,我在外面等你,那就這樣。」

荒北掛了電話,看著新開有些勉強的笑容,覺得有些心虛。

「不好意思,我有約,下次吧。」

「那好吧,下次見。」新開對他笑了一下,轉身離去。


「隼人,這就是你的不對了,你應該跟他一起去啊。」

東堂用筷子指著坐在對面吃的摯友,對方又抬手叫來服務生要加點。

「別光吃啊,聽我說話啊喂!」

「還有甚麼好說的,靖友他都間接拒絕我了。」

「他有說不愛你嗎?你又不是不知道荒北他那性子,這幾年看你們這樣折騰我都替你們著急。」

「....他應該有在交往的對象了吧?」

「啊?怎麼可能?沒聽說啊?」

「可能是最近的事吧,我一看就知道了。」服務生端來了小菜以及數瓶高度數的酒。

「喂....節制一點啊。」

「不要管我,盡八。」新開將酒到滿,透過黃澄色的液體東堂的臉有些扭曲,舉杯說道:「今晚就拜託你了」

東堂嘆了一口氣,只能看著新開把自己灌醉。


吃完晚飯後,黑田一直把荒北送到了對方下榻的飯店門口,有些欲言又止。

「怎麼了?有話快說。」

「那個...荒北前輩....」黑田像是下定了決心,伸出顫抖的手握住了對方的,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親了一下荒北的臉頰。

「你是小孩子嗎?親臉頰。」荒北用力揉了揉黑田的雪白的髮,對方則是嘿嘿嘿的傻笑著。荒北環顧四周,確定四下無人後,將臉湊近對方,黑田閉著眼看起來有些緊張,心跳聲大的甚麼都聽不見....

「!!!!!!」荒北突然推開了黑田,對方則是錯愕的看著他,荒北無奈地掏出正在響的手機,黑田點點頭表示理解

「喂,這麼晚找我有事嗎?.......你把他帶回去不就好了.....啊?我的責任?關我屁事啊!......好啦好啦不要囉嗦了我去帶他就是了,嗯,就這樣。」

荒北略帶歉意的看著黑田說道:「你先回去吧,我有事要去處理一下」

「是新開前輩嗎?」

荒北有些驚訝黑田的敏感,卻覺得有些彆扭,便說道:「他喝醉了,東堂叫我去帶他,你先回去,到家了打電話給我。」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也去。」

「不用...」 

「說不用是因為荒北前輩覺得真的不用還是覺得對象是因為新開前輩?」

荒北嘖了一聲,終究敵不過黑田的堅持,便抬手招了台計程車。


----------------------------------

大家好久不見,我來更文了。

回過神來發現自己欠了不少坑,想想先從點文先還清,我每個都有摸一點,所以會比較慢一些

入夏了真的好熱啊,蟲好多

感謝鍵閱


评论(12)
热度(15)
© 咕咕雞|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