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小小小段子

(新荒)

"說甚麼呢,盡八"新開將百事放在空無一人的座位上"靖友他去廁所了,不過桌上放了那麼多花,他肯定會嫌煩的"

東堂欲言又止,最終還是趁新開不注意的時候換成了空罐

(東卷)

"不論我等多久,他終究還是沒有回來"

東堂這麼想著,他已經不需要載髮箍了,銀白色的頭髮變得稀少,嘆息聲聽起來有些不甘心

--------------------------------

看得懂我在寫啥嗎?偷懶除個草



评论(9)
热度(10)
© 咕咕雞|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