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承(黑荒黑)

*把之前的補完

----------------------------------

荒北畢業快要兩個月了,不算長的時間卻讓黑田覺得過了很久,關於那天的記憶就是淚水、櫻花以及荒北。

「2號就交給你了,菁英醬。」荒北對著淚流滿面的黑田說道,他拼命的點頭,想開口說話卻變成了嗚咽聲,視線模糊的看不清對方的樣子。只記得大把大把的櫻花撒在兩人身上以及在額頭上被吻過的熱度。

 

「塔一郎,辛苦了。」

「你也辛苦了,先回宿舍休息吧,我來收拾。」黑田搖了搖頭,將自行車夜晚用的燈拿了出來,「我還想再去外面騎一圈,我來鎖門吧。」

黑田從泉田手中接過了部活的鑰匙,將夜燈裝在車把旁,腳踩著踏板,自行車向前騎行,黑田加快了腳的動作,速度越來越快。

前半個小時還在騎型台上訓練的黑田很快地就感到疲倦了,已經累到眼皮都快要打架了,但是他沒停下,而是更用力的踩著踏板。

不能停,不能停,要更努力,速度再快一點,要把屬於王者的稱號奪回來,然後他就可以把這個榮耀獻給---

「呆茄!!!看前面!!!」等黑田反應過來時,自行車快要撞向一旁的牆壁,他全身緊繃著,閉上了眼睛,準備承受迎面而來的衝擊。

「笨蛋!!!都說過幾遍別過度練習了,你是聽不懂人話嗎?!!!」預期中的疼痛並沒有隨之而來,熟悉的咆嘯聲在耳邊炸了開來,而是被人連帶著車子抱著,對方是騎著車180度迴轉後,用極度扭曲的姿勢將他緊急拉了回來。

「荒、荒北前輩?!」黑田這下睡意全消,有些驚訝的看著荒北,對方則是繼續罵道:「我以為你只是腦子不靈光而已,原來是整個都壞了!!你是不想參加IH了是不是!!」

黑田的世界像是被關掉聲音一樣,只看見荒北的嘴巴一張一合,怒氣沖沖的衝著他說話。

「喂,你有沒有再聽啊?」荒北皺著眉,沒好氣地問著看起來有些癡呆的黑田。

「荒北前輩...真的是你嗎?」

「廢話!不然你以為我是誰?!」荒北翻了翻白眼,伸手正要敲對方的頭時,黑田像是洩了氣的皮球,眼睛一閉,昏了過去。

 

 

黑田雪成做了一個夢。

片段的畫面被連成一串,黑田像是第三視角看著自己的夢,都是跟荒北有關的事

他夢到剛入部的時候,跟荒北發生衝突,差點就要打起來,在之後跟他比的第一場比賽,黑田輸了,有史以來輸的最慘的一次。

  至此之後他就以荒北為目標,甚至不惜彎腰低聲下氣請教對方,荒北臉上一閃而過的訝異,讓他有種惡作劇得逞的感覺,不得不說荒北帶人的能力不是蓋的,雖然方式粗暴了點,不過黑田自己也覺得一天比一天還要進步。

  他也同時在學著與荒北相處,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荒北很容易發怒,雖然有百分之八十都是習慣,但黑田也容易跟他吵起來,不過男孩子嘛,吵過的下一秒又和好了。

 

  當一個人將所有心思放在另一個人身上的時候,黑田知道他陷下去了,愛慕早已超越了崇拜,他害怕改變,特別是與荒北的關係,但改變自己的人正是荒北。雖然有些意外,到底兩人還是交往了,說不上順利,但還是持續到了現在。

 

 

當黑田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部活裡的長椅上,額頭上還被蓋了沾濕的毛巾,這時荒北剛好買飲料回來。

「你醒啦,感覺怎麼樣?」

「嗯,還好。」黑田坐了起來,接住了荒北扔過來的運動飲料,對方開了罐裝百事坐在他旁邊,兩人沉默不語。

這是荒北畢業後兩人第一次見面,氣氛卻尷尬得不像是久別重逢。

「小雪。」

「是!」 

「努力是好事,但是你努力過頭了。」荒北放下百事,手彈了一下對方的額頭,力道不輕,黑田唉了一聲

「雖然上次的你輸給真波那小子,但是這不代表你差人一等,別太心急了」

「....是。」黑田低頭,心理覺得有些不舒服,並不是覺得荒北訓他的話刺耳,才一段時間沒見,荒北改變了不少,不像以前那麼容易動怒,說話也成熟許多,反觀自己這種過度練習的行為反顯得很幼稚。

這種力不從心的感覺讓他不知所措,黑田抬起頭來看著荒北的側臉心想著是否對方也會有這感覺?

「幹嘛?」喝著百事的荒北注意到他的視線問道。

「不覺得不甘心嗎?」

「甚麼?」

「就是輸掉IH的事。」

黑田小聲地問道,本以為荒北會火冒三丈的罵人,或是大聲嚷嚷著不服輸之類的話。

但荒北只是哦了一聲,然後陷入了沉默,黑田有些後悔問了這個問題。

「如果不想回答也沒關係...」

「會啊,說不會是騙人的,有時候會想為甚麼會輸。」荒北將已經喝完的百事放在一旁,雙手向後撐著身體,語氣很輕鬆的說著:「但是結果就是如此,我不會去怪罪任何人,我盡力了,真波也是。」

「這樣啊....... 」黑田有點意外得到這樣子的回答,有些感慨。

「那換我問你問題了。」荒北語氣嚴肅了起來,用狼一般的眼神盯著對方。

「幹、幹嘛啊!」

「聽泉田說,你最近都過度練習,練習量是之前的兩倍,你是不要命了嗎?你到底在想甚麼?」

箱根自行車部的練習量非常驚人,荒北是知道的,每次的耐力訓練都會累到趴下,要不是是福富開給他們的訓練單,他都要懷疑自己被記仇了。

「哪有啊.....」黑田心虛的將頭轉到一邊,卻被荒北掐著下巴轉了回來。

「如果受傷了,就甚麼都做不了,明白嗎?」 荒北摸著黑田的臉,不知道甚麼時候兩人靠得很近。

「荒、荒北前輩!」荒北親著他的臉頰,黑田嚇了一跳,對方很少主動親熱,只聽到荒北低聲說道:「要是你受傷的話,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所以別再這麼做了。」

「對不起。」黑田抱住對方,有些愧疚地說道:「我只是想把王者的稱號給拿回來。」

「我相信你可以做得到。」到荒北摸著黑田柔軟的髮「因為....」

「因為甚麼?」荒北像是想到甚麼般,突然就不說了,黑田疑惑地問道。

「沒什麼。」荒北推開了黑田,站起身來,黑田仍然鍥而不捨:「話別說一半啊,荒北前輩。」

「都說沒什麼了!走啦!送你回去。」此時黑田才發現對方紅透的耳朵,黑田悶笑著,跟了上去。

 

 

 

我相信你會帶領箱根拿下勝利,因為你是我認可的男人。

荒北發誓,就算黑田贏了IH也絕對不會跟他說的。

----------------------------------

之前寫過的給自己生日賀文,終於把他補完了

有點想寫寫過於努力黑田,以及引領後輩的帥氣荒北

感謝鍵閱

 

 


评论(2)
热度(17)
© 咕咕雞|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