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段子(二)

 @杏月 :(二)/07/荒黑

對不起,果然還是笑不出來

  黑田捧著花,在人群中找尋荒北的身影,相機的快門聲以及談笑聲不絕於耳,櫻花紛飛,在這特別的日子,他們選擇了分手。

「荒北前輩。」黑田在出聲的那一剎那,眼淚奪眶而出「對不起,我還是...」

「沒關係。」即使這是最後一次吻他,荒北依然緊抱著對方。

 

 @卷毛的都是個受 :(一)/2/東卷

噓,別出聲,這樣就不像他了

  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東堂起了個大早,換上了和服正裝,卻沒戴上他最喜歡的髮箍。手上提著準備好的賀禮,前往目的地。

荒北以及新開早已站在門口等他,一群人便進入了會場,東堂卻突然停了下來,跟在他身後的荒北正要抱怨,卻看見東堂靜靜的看著遠處的新人好一會兒,臉上說不清是甚麼表情。

「東堂.....」

「荒北。」東堂漂亮的眼眸犀利的看向他,嘴角微微勾起「今天是小卷的婚禮,有些話還是不能說的喔。」 

新開看著東堂走向卷島的背影,突然覺得從今以後,他們不會像以前一樣了。

 

這題目不爆字數我真的寫不出來

  @淡定的多話くん :(二)/13/山坂(山→坂) 

明明差一點就能....

  真波看著正在欣賞風景的小野田,對方正讚嘆著山頂上的景色,夕陽照在他的側臉是多麼令人動心。

「坂道。」小野田轉頭看向他,本來要脫口而出的話卻改了原意。

「我是想說,能跟你一起看這景色真的是太好了。」

 

 @岸律。    (一)/02 03 05/山坂   (先寫一半以後再補)

噓,別出聲,這樣就不像他了

  真波依照以往的習慣來到山頂,然後笑著說道:「呀,坂道,好久不見了,最近好嗎?」

真波沒有得到回答,他也不在意,便開始叨叨絮絮地說起了最近的事情,最後將轉蛋放在了地上,說道:「坂道聽累了吧?那麼下次再見。」

墓上白色的線香煙線晃動了一下,除了風聲以外悄無聲息。

 

為別人撐傘的他,雨中的你

雨下得越來越大,大得像是從天上傾瀉而下。

真波剛從教室裡出來,正好看到小野田站在廊下左顧右盼,一個女孩急急忙忙的從雨中跑來,小野田連忙接過對方手中的傘,拿出了手帕給對方擦拭。

真波沒叫住他,看著他們的背影漸漸消失在滂沱大雨之中。

 

 

 

做的時候呼喚陌生的聲音

真波把喝醉的小野田帶回了宿舍,對方的臉頰紅得可愛,小野田一個勁的往他的身上蹭,真波親吻他柔軟的臉頰,手伸進了對方的衣服裡。

小野田沒有反抗,兩人很快的坦誠相見,小野田呢喃了幾句,真波聽了卻停下了手,卻被小野田抓了回來。

即使不是他,我也心甘情願。

 

-----------------------------------

依然跑題。

下次就是最後一篇了,保證寫完


评论(2)
热度(17)
© 咕咕雞|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