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段子(三)


 @岸律。  山坂

永遠的後背位

「你在想甚麼?」

在歡愛過後,真波摸著小野田潔白的背,問道。

如果是他的話該有多好

小野田卻沒說出口,只是縮了縮身子,沉沉睡去。

 

無須接吻的戀愛

當小野田聽到真波的告白的時候,腦中一片空白。

不行的、沒辦法、怎麼可能,各種否定的想法在小野田腦中轉。

「我並沒有坂道要給我答案的意思。」真波對上小野田疑惑的視線:「我只希望可以陪伴在你身邊。」

小野田大力搖了搖頭,害怕的避開了真波伸出的手。

真波望著小野田離去的背影,才發覺這只不過是自己的一廂情願。

 

 @绯织 

(一)/07.12.18.22/荒黑。

無須接吻的戀愛

當荒北抱住自己的時候,黑田已經覺得甚麼都無所謂了。荒北接著抬起了黑田的下巴,低下頭想要親吻卻被對方阻止了

「荒北前輩,再繼續下去的話,我們就回不去了。」荒北看著黑田離去的背影,苦笑著。

如果我不要喜歡上你就好了。

 

流浪貓像你

不知道是命運使然還是甚麼,黑田最近常常碰到那隻黑貓,被荒北眷養的那隻。

不,不能說是命運,而是自己刻意去找它的。

自從荒北畢業以後,黑貓依然在相同的地方遊蕩,但一靠近它就被抓的一臉。

就像荒北前輩對自己一樣。

被傷害、被拋棄、被遺忘。

 

對別人微笑的他

再次見到黑田的時候,荒北覺得恍若隔世。

十年,多麼長的一段時間,足以忘記彼此,所有的隔閡以及過往彷彿煙消雲散。

當男人撫過黑田雪白的髪,讓荒北想起了黑田害羞但是溫暖的笑容,但這一切已不屬於自己。

 

其實他如此優秀

荒北不得不承認,黑田的確很優秀

或許是上天的恩賜,帥氣的外表、善於交際的手腕、天生的運動細胞。

精英,這是荒北唯一能想到的詞,對方身上所有的傲氣讓荒北想狠狠地修理他。

但如今卻不同以往,即使黑田已經跟他分手,即使已經不再愛他。

荒北還是會說:黑田是個優秀的男人。

 

(二)/ 13.23.24/荒黑

明明差一點就能.....

黑田又做了同樣的夢。

在夢中他騎著自行車,拼命想要追趕著甚麼,他累得快要倒下,身上的水分快被榨乾。

但是他不能停下,絕對不能。

然後他又看到了與那天一樣的情景,薄荷綠的自行車被撞得面目全非,它的主人倒在血泊之中,紅色的液體流到黑田的腳邊,他並沒有在意,而是緩緩的走到荒北的身邊,撫摸著對方已經冰冷的臉。

 

直到最後都未說出口

他們的戀愛就像不分出勝負的比賽,兩人彼此牽制著,卻誰也不肯說出口。

就算是兩情相悅,荒北也不會對著同性的後輩出手。

就算是彼此愛慕,黑田不可能對著兇惡的前輩告白。

或許他們許多年後會後悔,但他們依然覺得不是時候。

 

 

呼喚你的名字

荒北的班上最近流行了一個小遊戲。

說是遊戲也不對,不過是情竇初開的女孩們口耳相傳的小咒語罷了。

--據說只要把喜歡的人的名字寫在一張紙條上,放在枕下,對方就會對自己有好感。

名字嗎....荒北思考了下,在小紙條上寫了名字後,喃喃念著,卻又撕了扔進垃圾桶裡。

 

----------------------------------

寫完鳥!!!

接下來要補坑!!!!


评论(7)
热度(12)
© 咕咕雞|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