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聖誕節賀文

*未來捏造

----------------------------------

  12月正好是卷島來英國的第六個月,英國天氣正冷,或許是氣候異常,卷島正好碰到了十年以來最冷的寒冬,大雪紛飛,沒有下雪的日子依然是陰天,雖然日本也會下雪,但是比起英國,陽光照射的日子反而更多。

  卷島的書桌面向一大面窗戶,這是自己特別要求的,英國日日陰雨,即使有陽光,也幾天就沒了,因此光線對於愛看書的卷島來說特別重要。厚厚的積雪堆在路上,要出門的人就可憐了,卷島慶幸今天學校放假,他可以在家裡避雪。

  「咻。」無意識地發出單音節的聲音,打了個冷顫,自己並不是那麼怕冷的人,但卷島還是將掛在一旁的外套披上,把暖氣開到最足,泡了熱茶,坐在書桌前翻開厚厚的原文書,安靜的感覺連帶著翻書的聲音都顯得突兀。

  讀了一會兒,卷島伸著懶腰,正好瞄到放在一旁的照片,被自己用淺色的相片木框好好的擺著,一張是跟家人的合照,一張是與總北車隊的合照,還有一張相片因為角度的關係,以他的視角只能看到相框邊緣。

  但是他連看都不用看也知道,那是某個吵得不行的傢伙強迫自己的合照,照片中的他連眼神都沒有對到鏡頭,東堂則是擺了個帥氣十足的姿勢——雖然卷島並不這麼認為。

他站起身,將相片拿了起來,手指頭滑過了東堂的臉,忍不住笑了,同時又覺得很寂寞。

  在上次與東堂的視訊中,他拒絕了對方的在聖誕節回日本請求,結果對方鬧了彆扭,像小孩一樣嘟著嘴。卷島是個切切實實的現實主義者,浪漫以及幻想並不在他的思想中。雖然有點煩,但是在這寒冷的冬日裡,東堂的聲音讓他想到了IH炎熱的溫度,不只是這樣,而是所有與對方的回憶都是溫暖的。

光這些就足以讓他在枯燥乏味的課業中撐下去,即使見不到對方,他依然相信自稱山神的諾言,他說了,無論如何都會等他。

所以現在見不到面也沒關係,即使覺得寂寞也沒關係。卷島是這麼想著的。

 

 

卷島看向電子鐘,已經是下午了,也注意到了今天正好是聖誕節前夕,此時電腦響起了提醒聲,是東堂打過來的,卷島遲疑了一下,還是按下了確認鍵,東堂的聲音傳了過來。

「小卷,聖誕快樂~~」

「你早一天說了咻。」

「哈哈哈,總比晚一天還要好,最近狀態怎麼樣啊?英國那麼冷,總不會一直吃冰棍了吧?」

「這種事情不用記的那麼清楚咻。」

「有關你的事情我當然不會忘啊。」

兩人閒話家常了好一會兒,雖然東堂一直抱怨卷島不回日本多麼地讓他痛心,卷島只把這些話當作耳邊風。兩人的通話告一段落,卷島記得父母會飛來英國一起吃飯,便開始張羅起今晚的大餐。

 

 

天色漸晚,卷島的哥哥以及父母都到了,一家人坐在桌邊有說笑的用餐,雖然家裡並未特別裝飾,氣氛倒也溫馨。

酒足飯飽後,卷島以及哥哥移到客廳聊天,他們的父母則是搭飛機有些累了,提早去休息了。

「是說,我今晚準備了特別節目喔。」卷島的哥哥笑瞇瞇地說道。

「特別節目?」

此時門被推開,一個小丑出現在眼前,對兩人敬了個禮。

「哥哥,我怎麼不知道你喜歡看這個咻?」卷島笑道

「特別請來的,就好好欣賞吧」

在對方的示意之下,小丑開始了表演,一開始都是些尋常的表演,表現的不算壞,但是可能是因為緊張,手法有些生澀,好幾次差點出了錯誤,連卷島也替他捏了一把冷汗。

卷島一臉狐疑的看向自家哥哥,對方注意到他的視線,似笑非笑的看著他,挑了挑眉,轉頭繼續看著表演。

接下來小丑表演了魔術,對方似乎比較不緊張了,雖然是很普通的魔術,小丑的手法有種讓人眼前一亮的感覺,除此之外,卷島覺得有種莫名的違和感。

就感覺像是某個人一樣。

卷島被這種想法嚇了一跳,但是對方的舉手投足跟記憶中非常相似,他像是著了魔似的,緊盯著站在中央的人,即使理智告訴他不可能,但是心裡的感覺不曾欺騙過他,等到他發覺時,他已經起身抓住對方的手了。

魔術被中斷,對方並未被他的動作給嚇到,就這樣被抓著,表情被厚厚的妝給蓋住了,戴著紅色卷假髮,但是卷島能從對方的眼神看出來。

「........東堂?是你嗎?」

小丑先是鬆了一口氣,把假髮一鼓作氣摘掉了,然後大聲歡呼道:「我贏啦!!大哥!」

卷島不明所以的看著扮成小丑的東堂,向有些無奈的哥哥問道:「這是怎麼回事啊?」

「我跟東堂君打了個賭。」

「打賭?」

「賭你能不能在表演完之前認出他啊。」

「你們......」卷島瞬間無言了,拿出手帕往東堂臉上用力的擦「這樣的裝扮不適合你咻,把自己搞成這樣做甚麼?」

「小卷,看到我就一點都不興奮嗎?一點都沒想我嗎?」

卷島有些臉紅,哥哥在場,東堂臉皮厚到連場合都不看了,幸好自家兄長善解人意的說要去休息,把空間留給他們。

雖然他離開時調侃的笑容讓卷島有些窘迫。

 

「話說回來,你怎麼來了咻?」

「你不回來,我就來找你啊。」東堂伸手握住了對方的手,突然換了表情,用低沉溫柔的聲音說道:「小卷,你想我嗎?」

「!!!」卷島瞬間覺得血液直衝腦門,不用說自己的臉肯定紅到不行,支支吾吾說不出來,東堂笑了,說道:「不用回答我也沒關係,我已經知道你的心意了。」

卷島的心裡滿滿的,東堂作為他最棒的對手以及情人,即使他不在自己身邊,卷島也相信自己能夠向前,與東堂登上山頂,欣賞屬於他們的風景。

 

「聖誕快樂,盡八。」

「聖誕快樂。」

 

離春天來臨還有很久,他也不知道下次與對方見面是甚麼時候,但卷島希望下一個聖誕節還能跟東堂一起過。

 

 

 

THE END

 

----------------------------------

祝大家聖誕節快樂

其實這本來是要寫Pocky日的,但是就沒寫完(ry

我似乎把哥哥寫得有點黑

感謝鍵閱



评论
热度(21)
© 咕咕雞|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