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夜涼冥(1)(三日鶴)

*架空,時代背景我抓不準,我也不是考究黨,大家放輕鬆看

*會是個坑

----------------------------------

當陽光透過和室的拉門照射到房間的時候,鶴丸才睡不到兩個時辰,他發出了痛苦的呻吟,即使已經到了秋天,刺眼的陽光幾乎要了他的命,他將厚棉被蓋過頭,塌塌米上的被窩鼓起了一塊,黑暗和暖意又將他帶入了夢鄉。

可是美夢通常都不會持續太久,鶴丸聽到細碎的跑步聲從長廊的另一邊傳來。

 

「鶴丸大人、鶴丸大人?」被窩被掀開,稚嫩的聲音從頭頂上傳來,鶴丸微微睜開眼,手臂擋住了光線,含糊問道:「五虎退嗎?你怎麼來了?」

「一期哥在做早飯,讓我來叫您。」五虎退正坐在鶴丸眼前,恭恭敬敬的答道,鶴丸則是大大的打了個哈欠。

「饒了我吧!我很晚才睡的。」

「請您起床用早飯吧,要是一期哥知道您熬夜的話可又要說您了。」

「好好好~~~~」 五虎退得到回覆,站起身來敬了個禮,便轉身離去。

鶴丸盤腿坐在棉被上,手抵在膝蓋上,看著五虎退離去的背影,感慨著時間流逝。

 

 

「鶴丸大人,您是不是又熬夜了?」

鶴丸被剛喝下去的味增湯給嗆了出來,一咳就停不下來,像是要把肺都咳出來了一樣,一期連忙拍了拍對方的後背。

「一期,你是怎麼知道的?」

「身為您的管家,這點事情還是看的出來。」只見對方的眼神飄向了一旁的矮桌,上面都是寫滿字的稿紙,地上還有許多被揉成團的稿紙散落在一旁。

「您又再趕稿了?」

「再不寫光忠估計又要囉嗦了。」鶴丸無可奈何地聳了下肩,一期則是嘆了口氣,說道:「您已經好幾天沒出門了,就算是要在家裡養身體,偶爾也該出去走走。」

「都是一樣的店,也沒什麼好逛的。」

「話不能這麼說呀,鶴丸大人。」 五虎退此時端茶進來,笑瞇瞇地說道:「您知道今天是甚麼日子嗎?」

「啊,五虎退不說我差點忘了。」一期笑著摸了摸五虎退的頭,回答道:「今天正好是三日月將軍回歸的日子,天皇要在附近的主街上辦活動為他接風洗塵。」

「這麼快?不是才剛打完仗?」鶴丸驚訝的問道

「主要還是天皇想要拉攏他,雖然現在天下太平,但皇室的地位真的是一年不如一年了。」

「嗯,這我比你還清楚。」

鶴丸沉下臉來,像是想到甚麼不好的回憶,也不說話了,拿起筷子慢條斯理的吃著早飯,一期感受到氣氛不太對,便笑著說道:「先不說這個,現在的楓葉開的正好,我們順便去野餐可好?」

「是啊,您都關在房裡,這幾天我跟一期哥上街的時候,好多商店都在準備,說不定還能見到三日月將軍呢!」

鶴丸看著兩人期待的眼神,將筷子放下,說道:「既然都說到這份上了,那就去逛逛吧。」

 

 

今年的秋天並不冷,還出了大太陽,鶴丸轉著手中紅紙油傘的木柄,落下的楓葉正好隨著傘旋轉的方向滾動。紅傘與一身厚重白色的衣裝有明顯的對比,而他俊美的面容在京城裡可算是無人能及,白色的髮以及金色的眼眸也是極其少見,站在大街上總是引人側目。

「好久沒出來了,的確變了不少呢。」 鶴丸幾乎是每一家店都光顧過了,一看到有甚麼新奇東西就毫不猶豫買了下來。

「好多新的商家都選在今天開了,鶴丸大人能出來真是太好了。」五虎退則是被一期牽著手,手裡拿著丸子吃著,嘴角還沾到了醬汁。

「活動甚麼時候開始?」鶴丸問道。

「應該快開始了吧?」一期才剛說完,不遠處就傳來了敲鑼打鼓的聲響和人們的歡呼聲,兩個士兵騎著馬開路,後面則是跟著拿著三條家徽的軍號旗幟的步兵走著,這之中還有樂隊以及面容姣好的侍女,他們走得很慢,隊伍又長,但是在歡騰的氣氛之下,人們依然站在街道兩旁看著。

「原來所謂的活動是指這個。」鶴丸笑道,看了一會便覺得無趣,轉身正要離去時,五虎退喊道:「鶴丸大人,您快看,是三日月將軍!」

鶴丸轉過頭,視線正好與騎在馬上的三日月對到眼,時間似乎定格在那一瞬間,三日月有些驚訝的看著他,鶴丸也看出了對方的情緒,但此時鶴丸更加在意的是三日月的真面目。

在家道中落之前,在鶴丸的印象中,他看過的將軍無非就是身材魁武有力,面容嚴峻,一板起臉就可以嚇哭小孩,但是三日月恰恰與此相反。戰服下的身材雖說不上纖細,但離魁武有力還有一段距離。半長不短的藍黑髮服貼在秀美的面貌上,細長的丹鳳眼很勾人,沒有因為戰爭而顯露出絲毫的滄桑,配上楓葉漫天的景色,簡直美得像一幅畫。

即使再慢,總會有走遠的時候,鶴丸就這麼望著對方的背影,目送著隊伍離去。

 

「鶴丸大人?」一期試探性地喊道,鶴丸這時才為過神來,問道:「甚麼事?」

「遊行已經結束了,要不要去野餐?」

「當然好。」鶴丸也牽起了五虎退的小手,卻有些心不在焉。

 

 

 

「三日月將軍,您有心事嗎?」長谷部騎著馬原本跟在三日月的後頭,明顯感覺到對方下意識地放慢了速度,便追上前頭與對方並列。

「剛剛那個撐著紅傘穿白色和服的人,您認得嗎?」

長谷部想了一下,搖搖頭表示自己並未注意,問道:「三日月將軍認識這個人?」

「不,或許是我看錯了。」三日月苦笑著。

「就快到皇宮了,請您務必注意自身的行為。」長谷部提醒道。

「了解。」

 

 

三日月只當作是普通的小插曲,鶴丸也很快地將這個人遺忘了。

 

 

但此時他們並不知道,僅僅一眼,便讓兩人的未來密不可分。

 

 

----------------------------------

越忙的時候越想寫,我真是太那啥了

我也不知道我在寫啥,大家看看就好(ry

感謝鍵閱。


评论(2)
热度(23)
© 咕咕雞|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