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雷(新荒)

*荒北生日賀文

*一點小私設

----------------------------------

荒北有個秘密,他從未告訴任何人,然而新開也是最近才發現的。

 

 

今年的春天晚了十幾日,但總算是來了,這讓新開有些雀躍,這代表冬季已經過去,自己再也不用包的跟熊一樣,訓練也不會這麼痛苦

但春天來臨之時,總會下好幾天的雨,坐在教室裡的新開望著窗外被春雨打落的櫻花花瓣,心中暗自可惜著,不過今天的衣著已經比上個禮拜還要少許多,至少不會被荒北說是熊了

想到荒北,新開心中有些莫名的高興,桌上放著跟荒北借來的數學課本,荒北偶爾也會在上面畫些小貓,外加一些筆記,新開也會順手畫幾隻兔吉上去,但常常因此被荒北罵。

 

下課的鈴聲響起,打斷了新開的胡思亂想,教室的學生們紛紛收拾東西,新開也不例外,拿起書包,快步往荒北的教室去。

不知道甚麼時候開始,新開在去練騎之前都會順便去找荒北,對方也會站在教室門口等他。

轟隆!!

瞬間閃過的亮光以及轟然巨響嚇了新開一跳,他慶幸已經把兔吉轉移到社團教室裡了。一道道的雷接二連三的打了下來,或許是學校離山很近的關係,雷聲大到連玻璃都在震動,這樣的天氣估計今天的練騎會取消。

「嗯?」新開下了樓梯,望向荒北的教室的方向,卻沒見到對方的身影,新開有些疑惑地看了看班級牌,的確是荒北的教室沒錯。

此時教室裡已經沒有甚麼人了,新開便大膽的推開了門,發現他要找的那個人還坐在位置上,連東西都還沒有收,他低頭死死盯著課本看,完全沒有發現新開已經走了進來。

「靖友?」新開走到了荒北面前,揮了揮手,此時荒北才回過神,樣子像是嚇了一跳。

「新、新開!你怎麼走路一點聲音都沒有!」荒北有些生氣的揍了新開一拳,新開一臉無辜的說道:「哪有啊,靖友好暴力喔。」

「你來幹嘛?」

「來接靖友啊,雖然說這種天氣應該是沒法練騎了。」新開說完,一道雷又打了下來,荒北的身體震了一下,新開注意到了,有些疑惑地問道:「靖友,你該不會.....」

「我先走了!!」荒北不等對方說完,猛地站起身,胡亂把桌上的東西塞到書包裡,衝出了教室。

 

一直到了晚上,雷聲並沒有停止,其中還伴隨著毛毛雨,教練吩咐他們都乖乖待在宿舍,不要亂跑,然而新開一直到晚飯時間都沒看到荒北,於是喊住了與荒北同寢室的東堂。

「盡八,靖友呢?」

「那傢伙一直待在房間,他說他不餓。」盡八有些奇怪地說道:「荒北今天一整天很安份,不知道是怎麼了。嘛,隼人你也不用太擔心,這個年紀的男孩子嘛總是會有這種時期的。」

「我去看看他。」

新開有些擔心,來到房門口敲門問道:「靖友?你還好嗎?」

「新開嗎?」聽到熟悉的聲音,荒北卻沒開門,聲音聽起來離著房門一段距離。

「盡八說你在房裡待一天了,我很擔心」

「........我沒事,不用管我。」

「可是......」

「都說了沒事聽不懂嗎?!呆茄!!」碰的一聲,荒北丟了東西在門上,新開被嚇得退後了兩步,此時雷聲伴隨著閃電,轟然巨響。

「嗚!」雖然不大聲但新開依然聽到了荒北的嗚咽聲,便衝回房間拿了東西,然後一腳踹開了房門。

「新....哇喔!!你幹甚麼!!」不等荒北反應過來,新開將他推倒在床上,拉過了一旁的被子,蓋住荒北和自己,將全罩式耳機硬是戴在荒北的耳朵上。

「今天有點冷,我要跟靖友一起睡。」新開說完,按下了MP4的撥放按鍵,音樂被放到最大聲,荒北意外地沒有反抗,而是專心地聽著音樂,而後試探的眼神對上了新開的藍眼睛。

新開有些困惑,但隱約聽到了流洩而出的旋律,讓他不禁有些窘迫,他剛剛連看都沒看,就直接按下了播放鍵。

 

手探りで探す点字ライター  
(摸索著點字機) 

触れてしまったあなたの白衣 
(摸到的卻是你的白袍) 

屋上へ逃げて恋が痛む 
(逃往屋頂的愛戀令人疼痛) 

遥かに聞く打ち上げ花火 
(聽到了在遠方綻放的煙火) 

母が叱る あなたを好きになっちゃダメと 
(媽媽罵著喜歡上你是不行的) 

容易く忘れられるなら 
(可如果能很容易就忘記的話) 

ここで泣いたりはしていない 
(我就不會在這裡哭泣了) 

電車が通り過ぎる時 あなたに好きと云った 
(在電車通過時 我說了我喜歡你) 

これでいい あなたには聞こえなくていいんだ 
(這樣就好了 就算你聽不見也沒關係) 

......

 

...............

 

....................................

 

兩人靜靜地注視著對方,距離近的連對方的呼吸都感覺得到,曖昧的氛圍在兩人之間發酵,新開撫上了荒北的臉,輕吻了對方,荒北也沒躲,他閉上眼,長長的睫毛微微地顫抖著。

等歌放完之後,荒北默默地拿下了耳機,新開覺得有些喘不過氣,便乾笑著說著很悶,然後掀開了棉被,逃走了。

 

 

 

有時候幸福也是痛苦的來源,新開最近真切地感受到這點。

新開也是到那天才發現他喜歡荒北,他根本沒想要去吻荒北,腦子一熱就這麼做了,現在他巴不得有個時光機能回到那天,但已經來不及了。

於是新開像是躲瘟疫一樣躲著荒北,下課了也不去找他了,就算是碰面也是集體練騎的場合。

或許等自己可以平心靜氣的面對他以後再說吧,新開這麼想著。

 

但好景不長,新開在自主練習時,被在一旁休息的荒北碰個正著,對方便追了上來,新開見狀便全力衝刺,但荒北也不甘示弱,在後頭死死追著不放,在又一次轉彎時被攔了下來。

「新開!!我叫你是沒聽到是不是!」荒北超車之後,一個迴轉打橫了自行車,也不管新開有沒有注意到,硬是擋在了他面前。

「靖友,這樣很危險的。」新開驚險地按下了煞車,全身冒著冷汗,看著對方凶神惡煞的瞪著他。

「你這幾天躲著我做甚麼?」

「我........哪有.....」

「真是受不了你這個呆茄!白癡!傻子!」荒北扔下了自行車,每罵一句便越靠近對方,直到額頭都碰在了一起,荒北的眼睛直直望著新開充滿了不安以及焦慮的藍眼,讓他忍不住笑了出來。

這雙藍眼要是永遠只注視著我就好了,荒北這麼想著。他抓住了新開的衣領,狠狠地咬了上去,新開的厚唇被咬破,在這一點都不溫柔的吻中,鐵鏽味更是激起了荒北的興致,濕熱的舌舔過了口腔的每一處,好一會兒才放開。

「呆茄。」看著對方呆若木雞的表情,荒北覺得愉快極了,像是喝了百事般暢快,扶起自己的自行車,喊了一聲回去了,便騎遠了。

 

好一會兒,新開才反應過來,腦袋簡直要炸了,臉紅的似乎要滴出血,他蹲在地上,頭埋進了雙臂之中。

 

 

原來靖友是喜歡自己的呀!

 

 

 

----------------------------------

趕上了!!!!!

好可怕啊!!趕死線甚麼的!!

荒北北生日快樂!!最喜歡你啦!!!

然後歌詞是取自永遠花火,大家可以去聽聽,很好聽喔

感謝鍵閱。

 


评论(2)
热度(22)
© 咕咕雞|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