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才不是約會(太中)(上)

*太宰還在黑手黨的時候

*歡脫向,有點OOC

*是昨晚夢到的梗看來是中也叫我寫的(中:才沒有!

*各位孩紙絕對不可以碰毒品,未成年也不能抽菸和喝酒喔(嚴肅臉

----------------------------------

「跪好,手伸直,不准駝背。」 紅葉用長長的煙桿敲了一下中原中也的頭,語氣冰冷,中原中也咬著牙,抬高了提著水桶的手,忍著不讓身體顫抖,不然罰跪的時間又要增加了。

雖然他已經跪了快要三小時了,感覺膝蓋快要廢了,但他不敢抱怨,他明白這是他應得的懲罰。


時間推回到一天前。


太宰治和中原中也被派去港口監視毒品以及軍火的卸貨,此時的他們已經被稱做雙黑,本來是不用做這種工作,但還是需要一些歷練,這也是他們第一次沒有前輩帶著。

兩人在夜風中等著船靠岸,運貨的工人將所有箱子搬了下來,中原中也隨機抽查了幾個槍械,確認過子彈的數量後,轉頭對著正在檢查毒品的太宰治問道:「還沒好嗎?」

「等一下。」太宰治用小指指甲沾了沾袋子裡的白粉,聞了聞又舔了舔,點點頭,將下一個袋子打開,因為數量頗多,而且毒品容易滲入不良品,需要一個個確認。

「你好慢。」中原中也不耐煩地搶過太宰治手中的袋子,說道:「你去檢查下一個箱子。」

太宰治翻了個白眼,雖然有些不悅,但兩個人檢查總比一個人快。

「嗯?」中原中也有些疑惑的皺著眉頭,又再嘗了一次:「太宰你過來一下,這味道有點不太對。」

「你的舌頭該不會失靈了吧?」太宰治趁機嘲笑了一下,也試了一下味道,皺著眉抬頭向前來交貨的賣家問道:「這怎麼回事?」

「有甚麼問題嗎?」對方靠近了他們,伸手看似要檢查毒品,但他的左手伸向了自外套的口袋,太宰治及時將中原中也拉了開來,頓時槍聲大作,賣方豪不留情地展開了攻勢,好幾個碼頭工人都不幸中彈。

中原中也罵了一聲,在鎗林彈雨之中閃避著子彈,太宰治蹲了下來,中原中也踩著他的背借力跳了起來,將好幾個人用重力活活地壓死,太宰治則是看準時機掏槍射殺了不少人。

不過幾分鐘的時間,敵方被殺的只剩下最後一個人。

兩人一起走向了對方,那人全身顫抖得厲害,太宰治笑著說道:「中也,你覺得我們該怎麼處置這個傢伙?」

「把他肢解了餵鯊魚。」

「老套。」

「啊?你再說一次?!」

正當兩人吵得不亦樂乎的時候,那人吼著向他們奔了過來,中原中也冷笑著,一腳將人踢飛到了一旁,被撞到箱子散落了一地,裡頭的物品散落了一地。

「笨蛋中也,這樣我們還要收拾,你做事都不考慮後果的嗎?」

「啊?你有資格............不好!!」中原中也看到了對方手上拿著控制器,露出了身上綁著的炸彈,一臉壞笑得看著他們,中原中也連忙拖著太宰治逃跑。

引信點燃了火藥,炸彈在他們身後炸了開來,連帶著易燃的毒品一起炸毀了。


「這下糟了。」看著爆炸的光火照亮了夜空,太宰治懊惱的說道。

趕來的首領微笑著狠狠地各賞了他們一巴掌,力道之大,兩人都沒站穩,臉腫的不行。



中原中也忍不住在心裡嘆了口氣,更加覺得跟太宰治搭檔是一件非常倒楣的事。

「好了,起來吧。」中原中也一聽到紅葉的許可,立刻放下了水桶,雙手快要沒知覺了,雙腳也是抖的不行,立刻歪頭倒在了床鋪上。

紅葉嘆了口氣,坐在了床鋪邊緣,將他的雙腳放在了自己的腿上,輕輕地按摩著他的膝蓋,中原中也發出了滿足的嘆息聲。

「知道哪裡錯了嗎?」

「是,真的非常抱歉。」中原中也有氣無力地回答,抬頭問道:「太宰那傢伙呢?」

「應該被送到醫務室了,畢竟被吊了那麼久了。」

「..........」聽到了甚麼不太妙的詞的中原中也決定還是不要深究的好。

「我跟首領討論了一下,大意是你們這次的敗因,要是你們少吵點架就可以避免這次的損失了。」

「我們怎麼可能不吵架.......啊啊啊啊啊好痛啊大姊!!痛!!!」 紅葉鬆開了捏著對方腿的手,沒好氣地說道:「你們啊,默契這麼好,要是能在和平相處,未來這天下都會是你們的。」

「我就是討厭他嘛。」

「所以為了讓你們增進感情,首領決定讓你們放假。」

「啊?」

「中也,你對電影有興趣嗎?」紅葉美麗的笑容讓中原中也不寒而慄。



太宰治側躺在柔軟的床鋪上,他才剛服下止痛藥,半夢半醒之間翻了個身,後背的傷卻讓他痛得忍不住呻吟。

「首領下手的可真重,都是中也那傢伙害的。」太宰咳了幾聲,困難地撐起身體,想要拿桌子上的水杯,卻被人先拿走了。

「你甚麼時候來的?」

「在你睡得像豬的時候。」中原中也有些粗暴的扶起對方,將水杯湊近了他的嘴,但太宰卻緊緊閉著嘴,一臉懷疑的看著他。

「幹嘛?不是口渴嗎?」

「你.......該不會在裡面下毒吧?」中原中也碰的一聲將水杯放在桌上,罵道:「我好心來看你,你這甚麼態度啊?!」

「對你我一直都是這種態度。」

「你!!」 中原中也被氣的說不出話來,鬥嘴他是鬥不過太宰的,於是他忍著怒氣拉了張椅子坐了下來,說道:「看在你被揍得很慘的份上我就不跟你吵了。」

「你過來做甚麼?」

「你以為我想啊?是紅葉大姊讓我過來的。」中原中也從口袋裡掏出了兩張電影票,甩到了對方臉上,有些沒好氣地說道:「等你傷好了,首領讓我們一起去看電影。」

「蛤?我沒聽錯吧?看電影?跟你?!」

「首領說這是命令,而且紅葉姊還幫我們訂了餐廳。」

太宰治大聲哀號,將被子蓋過了頭,悶悶地說道:「那還不如殺了我。」

「我也是這麼想的。」

「我們可以各看各的嗎?」

「你覺得不會有人監視我們嗎?」

太宰治沉默了,表示認同,忍不住吐槽道:「居然把人力浪費在這種事情上,首領到底在想甚麼?」

「總而言之,你傷趕快養好,然後把該死的電影看完。」中原中也站起身要離開之前,拿起剛剛的水杯喝了一口,嚥了下去,太宰治翻了個白眼,擺了擺手表示知道了。

「是說紅葉姊幫我們訂哪部電影?」

「幕o之城」

「...............」



就算他們再怎麼不願意,還是被逼著去了,兩人不想要一起出門,便直接約在電影院門口。

「中也。」

「呦,太宰..........你這甚麼打扮?」 太宰治難得穿著牛仔褲和短袖,但依然把繃帶纏了全身,中原中也看他像看怪物一樣。

「夏天穿正裝去電影院不是很怪嗎?」

「你這樣有比較好嗎?還不如穿長袖。」

「你是小女生嗎?那麼在意穿著幹嘛?」太宰治不以為意的聳了聳,問道:「你那愚蠢的帽子呢?」

「看電影的時候戴帽子不是會擋到後面的人嗎?還有我的帽子一點都不愚蠢!」

「你還挺有禮貌的嘛。」

「你到底把我想成甚麼樣了。」

兩人吵歸吵還是進了電影院,由於是網路訂票的關係,需要先去櫃台換票,太宰治看著票,說道:「大姊對我們還不錯,還買了爆米花給我們。中也,你要鹹的對吧?飲料呢?」

「我隨便。」

中原中也靠著等候區的桌子低頭玩手機等著對方,平日下午看電影的人潮並不多,很快地就聽到太宰治回來的腳步聲,頭也沒抬的說道:「等我打完這關。」

「中也,啊-----」中原中也下意識的張嘴,卻被對方抓了一把爆米花硬塞進了嘴裡,又死死摀住了他的嘴,中原中也只能勉強將口中的爆米花含著。

「嗚嗚嗚嗚嗚!!!」

「不可以浪費食物喔,快點把爆米花吞下去啊。」太宰治微笑著說道,中原中也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過了好一會兒,總算把口裡的爆米花吃完了。

「咳咳咳咳咳!!!混蛋......太宰........你在玩甚麼奇怪的play啊!!而且還是甜的!」

「增進感情啊。」太宰治用眼神示意了一下不遠處,有兩個人站在另一邊,時不時地盯著他們看。

「就算要做戲,你也不用這樣吧!」中原中也憤恨地瞪著對方,太宰治則是摟著他的肩說道:「好啦好啦,親愛的搭檔,電影快要開演了,我們快進去吧。」

然後低頭小聲地在他耳語道:「這兩人你認識嗎?」

「不認得,那難道不是首領的人嗎?」中原中也有些驚訝問道,太宰治搖了搖頭,笑著說道:「看來來者不善啊」

「怎麼辦?」

「見機行事囉,話說,中也,」太宰治一臉嚴肅的打量著對方,若有所思。

「幹嘛啦?」

「你真的好矮。」

「滾蛋!」


兩人分別拿著爆米花和飲料,找到座位以後,坐下來等著開演。

「幕O之城是演甚麼?只聽說是愛情片。」太宰治問道。

「嗯.........好像是吸血鬼跟人類的愛情故事,小說改編的電影,很賣座的樣子。」

太宰治嘆了口氣,抱怨道:「大姊肯定看也沒看就選了個熱門的電影。」

「反正都來了,就看看吧。」

或許這部電影對大部分的人來說是非常有意思的,但對太宰治來說前面的十幾分鐘的校園生活簡直無聊透頂,快要昏睡過去,可中原中也看得很有興趣的樣子。

「你覺得很好看?」

「因為那是我們沒經歷過的生活。」中原中也似乎看得很投入,擺擺手讓對方不要吵他。太宰治看著他的側臉,被大螢幕照得一閃一閃,不知道為甚麼覺得有點生氣,便斜靠在對方的肩上,咕噥道:「演完了叫我。」

中原中也沒反抗,任由對方調整舒服的姿勢,原本太宰治以為會一路睡到結局,但沒過多久就感受到了非常熟悉的殺氣。

他睜開眼,就看到中原中也放在扶手上的手已經冒了青筋,表情就像隨時就要殺人的樣子,原本以為是針對自己,但過了一會他就發現不是這麼一回事。

有一對情侶坐在他們前方,女生似乎已經看過一遍了,不知甚麼時候開始,一直提前告訴身旁的男友劇情,這倒也罷了,還說的挺大聲,接下來的發展真如同那女生所說的演了,她還很得意的笑了。

正當中原中也正在考慮要不要拿小刀捅在對方頭上的時候,太宰治傾身向前,用比電影院的空調還冷的語氣說道:「小姐,閉上你的賤嘴,不然我會讓你死得很難看。」

那對情侶簡直嚇壞了,男人罵了一聲,但總算安靜了下來。中原中也有些驚訝地看著他,小聲問道:「你不是不看?」

「你不是要看?」太宰治扭了扭頭,說道:「被你搞得不想睡了,我也來看好了。」

此時已經演到男主角跟女主角在森林坦白真實身分的時候,看著電影裡男主角的特效動作,兩人簡直憋笑得快內傷。

「你覺得他的腳有沾到地嗎?」中原中也含著笑意問道。

「顯然那不是這部電影的重點。」太宰治抹去了眼角的淚水,忍笑對他們來說實在是太困難了。

然後看到男主角站在陽光下閃閃發亮的身體,太宰治小聲說道:「這身體不知道在黑市可以賣多少錢。」

中原中也聽到忍不住笑了出聲,遭到前面那對情侶的瞪視,太宰治冷笑了聲,說道:「中也,我去一趟洗手間。」

那對情侶中的男人也站起身來,跟著太宰治一起進了廁所,女人則是回過頭譏諷地說道:「你最好還是去看看你的朋友,免得來不及叫救護車。」

中原中也沒說甚麼,只是挑了挑眉,一臉毫不在意的樣子。

過沒多久,太宰治一臉清爽地從洗手間出來,在女人驚愕的注目之下,回到了座位,中原中也問道:「人呢?」

「埋在馬桶裡了。」說著還用手帕擦了擦手。

中原中也愉快地看著女人慌張地離開了座位,飛奔到廁所去。



兩人看完了電影,太宰治的感想是窮極無聊,中原中也已經決定要買小說來看了。

「你的品味我真是不敢恭維。」

「囉嗦,又不花你的錢。」

「接下來呢?我們要去哪?」太宰治看了一眼手錶,才不過下午三點,紅葉給他們訂位的餐廳是晚上,還有很長一段時間。

「你有特別想去哪嗎?」

「突然這麼問我我也不知道,你決定吧。」

「你只是懶的思考而已吧?」 中原中也沒好氣的說道:「那我決定你不要有意見啊。」

「只要能殺時間都好。」

中原中也環顧了四周,他們位於橫濱最熱鬧的商場,不是餐廳就是百貨公司,然後他看到大樓外的招牌,眼前一亮,問道:「太宰,你對遊樂場有興趣嗎?」

TBC

----------------------------------

其實就是約會啦。

寫的很爽,原作已經很虐了,補一點糖給自己。

還有那個"幕"我是故意打錯的

感謝鍵閱。

评论(17)
热度(150)
© 咕咕雞|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