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才不是約會(太中)(下)

*太宰還是黑手黨的時候

*依然OOC,歡不歡樂就見仁見智了

*未成年不可以喝酒喔

*前篇:(上)

----------------------------------

「遊樂場?」

「對啊,在那裏。」

太宰治順著中原中也指的方向看了過去,似乎是百貨內的室內遊樂場,本來想否決,但剛剛才說不會對中原中也的提議有任何意見,自殺主義者是說話算話的。太宰治嘆了口氣,好像認識中原中也以後他就常常嘆氣。

 

室內遊樂場在百貨的頂樓,當電梯到達的時候,太宰治按著開門鍵讓中原中也先出去,然後看準時機按下了關門鍵,中原中也被門夾得哇哇叫。

「太!宰!治!!你幾歲啊你!玩這麼幼稚的把戲!」中原中也氣得把對方踹進了電梯,推到了牆上,抓著他的領子罵道:「你能不能不要一直捉弄我?!」

「那你知道為甚麼會一直被我耍嗎?」太宰治反問道。

「為甚麼?」

因為你太信任我了。

這句話太宰治沒說出口,他沉默了一會兒,用欠扁的表情說道:「那當然是因為你笨啊。」

「你真的是我見過最惡劣的傢伙。」 中原中也氣笑了,也不想跟太宰治計較了,一把推開了對方,快步走出了電梯。太宰治沒有追上去,他看著電梯門漸漸關上,完全隔絕了中原中也的背影。

「接下來,就去看看那兩個可愛的跟蹤者狂吧。」太宰治整理了一下衣領,按下了一樓的按鈕。

 

 

「你確定他們進了這裡嗎?」

「我也不確定,但應該是往這個方向沒錯。」兩個男人站在了百貨面前,覺得有些懊惱,從電影院開始就注意到他們了,為了達成目的,他們還特地買了電影票跟著進去,結果一眨眼人就不見了。

「請問你們是在找甚麼呢?」

「喔,我們在找........啊啊啊啊啊!!」突然出現的太宰治,把他們給嚇尿了。

「你你你甚麼時候出現的!!」

「你們從電影院就一直在跟蹤我們對吧?」太宰治一步步的靠近他們,帶著寒氣的笑意問道。

「呃,不,你聽我們解釋.......」

「解釋甚麼?難得的假日被打斷實在是令人不快,你們是哪裡的勢力?你的們的上頭是誰?」

兩個男人面面相覷,其中一個人連忙掏出了名片,說道:「我們是文豪演藝事務所,我們覺得您跟您的朋友的外型和氣質很適合當明星,不知道您有沒有興趣?」

「..................」

「先生?」

「..... .....我覺得我被你們搞得像白癡一樣。」太宰治微笑著把拳頭弄的喀拉喀響,將兩人拖到了陰暗處。

「欸欸欸,先生!有話好好說啊啊啊啊啊啊啊!!」

 

 

「混蛋太宰,怎麼不去死一死,好心情都沒了。」中原中也站在換幣機面前,決定把錢包裡所有的紙鈔換成錢幣,硬幣叮叮噹噹掉落了下來,頂著其他人異樣的眼光,提著一大袋錢幣來到夾投籃機面前。

雖然沒玩過,但這比起紅葉開給他的訓練單實在簡單太多,一次投下來分數竟然就破了最高紀錄,引人側目。

「哼,小意思。」中原中也有些得意,又去玩了太鼓O人,直接挑了個最難的曲子,拿起鼓棒,批哩啪啦打了起來,依然是完美的滿分。

「太宰,你看看.......」中原中也下意識地對著旁邊空氣說話,立刻住了嘴,有些懊惱的輕輕打了自己的嘴,喃喃自語道:「我在說甚麼啊我。」

強打起精神,環顧四周,排除掉兩人遊戲,還有被人占據的,就只剩下夾娃娃機了。

中原中也選中了一個兔子玩偶的夾娃娃機,裏頭的玩偶不大也不小,但不論他怎麼嘗試也沒有辦法順利將娃娃夾起來,有一個就快要到洞口了卻又掉到了一旁,這讓心情不怎麼好的他心情更糟了。

中原中也決定再投最後一次,當他聚精會神的要操控搖桿時,一隻大手覆蓋在他的手上,引導他操作

「!!」中原中也此時這才發現自己已經被太宰治圈在懷裡,對方的頭還抵在了自己的頭上。

「夾娃娃機的爪子大部分都是有動過手腳的,規規矩矩的玩會永遠拿不到。」太宰治好像沒有意識到他們的姿勢多麼的曖昧,將注意力放在了娃娃機上。但中原中也的思緒已經不再那上面了,緊緊相貼的身體,手還有背部傳來的體溫讓他不知所措。

兔子玩偶被爪子吊了起來,太宰治壓著對方的手快速地按下了紅色的按鈕,兔子玩偶從洞口裡掉了出來,太宰治退後了一步,將兔子玩偶撿了起來,拍了拍它上面的灰塵,遞給了中原中也。

「.........我不會道謝的。」中原中也接過了玩偶,緊緊地捏在手上,有些彆扭的問道:「你剛幹嘛去了?」

「去處理害蟲。」太宰治微笑著,指著籃球機問道:「先不說這個,來比一場?」

「好。」

 

事實證明,號稱最兇惡的雙黑二人組在遊戲場上也會是最兇惡的,他們把每一個設施都玩過了,比分不相上下,最後中原中也把比力氣的機器打壞了,在被發現之前,他們偷偷溜了出去。

「都跟你說不要用全力了。」

「比賽不用全力哪有意思,何況對手是你。」中原中也的話難得讓太宰治噎了一下,看著對方一手拿著兔玩偶,一手提著零錢袋,太宰治忍不住說道:「不要跟我說你把錢都換掉了。」

「對啊,反正晚餐是給首領報帳的,不用錢。」

「首領聽到會生氣的喔。」

兩人走出百貨商場的時候正好是黃昏,中原中也看了手錶,說道:「時間差不多了,去餐廳吃晚飯吧。」

「大姊訂的餐廳在哪?」

「嗯........往南邊走十分鐘就到了,是一家法式餐廳。」中原中也打量了下他跟太宰治的便服:「我們這樣走進去會不會趕走啊?」

「吃個東西而已還這麼講究。」

 

 

然而中原中也的顧慮是多餘的,兩人一走進餐廳便有服務生問道:「請問是太宰先生和中原先生嗎?紅葉大人已經安排好包廂了,請兩位跟我來。」

抱著期待的兩人一進到包廂,看到眼前的景象,不禁傻住了。

「呃,請問.....」

「請問中原先生有甚麼問題嗎?」

「這是我們要用餐的地方?」

「是的,這是紅葉大人特地安排的。」

兩人無言地看著粉紅色的牆壁,套上粉色布料的餐桌還有椅子,連燭台都是粉色的,幾乎要閃瞎他們的眼。

「沒有別的包廂了嗎?」太宰治抽著嘴角問道。

「不好意思,我們目前只剩下這個包廂有空位喔。」

「那我們不在這吃了。」太宰治示意中原中也一起離開,但服務員說道:「兩位請留步。」

「還有甚麼事嗎?」

「紅葉大人說如果兩位不願意留下來用餐的話,也不需要回據點了。」

大姊,這是威脅!兩人忍不住在心裡吐槽道,但基於對紅葉的威嚴,他們還是坐了下來,拿起已經擺放在桌上的菜單,開始點餐。

對於中原中也來說主餐甚麼的都還好,酒才是重點,於是隨便地點了一道主餐,開始興致高昂地翻起酒單了、

「你不是未成年嗎?能喝酒嗎?」

「法律還規定不能殺人呢,你還不是殺得很高興?」

「說的也是。」

 

太宰治已經點完了,中原中也還在點酒,太宰治皺著眉說道:「你還要點多久?」 

「你要喝嗎?如果你想喝味道濃厚的紅酒我推薦MasLa Plana,雖然不便宜但一生一定要嘗一次。白酒的話Riesling酒精度不高,但是甜甜的,還是你要喝調酒?百加利還不錯喔。」

看著興致高昂的中原中也嘰嘰喳喳說了一堆,太宰治嘆了口氣,說道:「你點吧,別喝醉了。」

「不會啦。」

 

餐廳的動作很快,將主餐都上了桌,無視閃亮亮的粉色,餐點很美味,酒也是一絕,這頓晚飯可算是很棒的享受了。

一開始兩人都沒說話,靜靜地享用眼前的食物,但中原中也喝的酒越多,他的話匣子就開了,太宰治靜靜地聽著他說話,看著對方白皙的臉蛋染上了紅暈,焦糖色的頭髮柔順的貼在他臉頰,眼睛笑的彎彎的。

這時候的中原中也看起來也不過是一名普通的少年罷了。

中原中也要再開一瓶酒時,太宰阻止了他:「別喝了,你快醉了。」

「欸可是.........」

「不是答應我不喝醉的嗎?」太宰治故意板起臉來,中原中也雖然喝醉的時候很煩人,但是卻意外的聽話。

兩人吃得差不多了,中原中也有些搖晃的拿起兔玩偶和零錢袋,太宰治扶住了他,問道:「你能走嗎?」

「要我現在把你打趴都可以。」中原中也甩開了對方,看起來還有點意識,但太宰治還是緊跟在他後頭。兩人走出了餐廳,中原中也突然停住了腳步,太宰治有些疑惑的回頭看著他,發現對方望著摩天輪的方向。

「太宰,難得出來,要不要一起去搭?」

太宰治看著他一臉期待的樣子,如果自己拒絕了,說不定對方會在上面發酒瘋,到最後倒楣的還是自己。

「那你出錢。」

「好啊。」

 

 

兩人上了摩天輪,面對面坐著,轉一圈大約二十分鐘,橫濱的夜景盡收眼底,伴隨著夜風,很是愜意。

「在橫濱住了那麼久,都沒好好看過這個城市。」太宰治感慨道,中原中也只是撐著下巴望向窗外,一句話也沒說。安靜的有些反常,太宰治在他面前彈了一下手指,對方才回過神,茫然的問道:「幹嘛?」

「怎麼不說話?」

「我只是突然想起出門前大姊說過的話,要我也告訴你,但我一看到你那張討人厭的臉就不想說了。」

「..........難道是要我們不要把電影院炸了?」

「把黑手黨的身分忘了,作為普通人好好的享受。」中原中也皺著眉說道:「不懂大姊這甚麼意思,黑手黨下了班還是黑手黨啊。」

太宰治瞬間明白紅葉的用意了,心裡頓時有些五味雜陳。

黑手黨裡大部分的人幾乎都是自願加入,原因不外乎錢或是權力,雖然是條不歸路,不論如何都還有選擇的機會。

但太宰治和中原中也卻連回頭的餘地都沒有。

他們被迫長大,被迫學習如何在這血腥殘暴的世界生存,他們無法有正常的人生。不為名不為利,只為了活下去,當他們意識到這點的時候,已經回不去了。紅葉就是知道這點,才會教導出中原中也這樣毫不掩飾自己情感的性子吧。

「中也,如果給你一次選擇的機會,你還會加入黑手黨嗎?」太宰治整理了一下思緒,問道。

「大概......不會吧?」中原中也搖搖頭,說道:「如果可以的話,我也希望能過正常的日子。」

「既然如此,看在大姊用心良苦的份上,我送你一份禮物。」太宰治站起身,一屁股坐在了對方的旁邊,車廂搖搖晃晃,傾斜到了一邊,中原中也嚇得冒出一身冷汗,罵道:「混蛋太宰,這樣很危險,快坐回去!」

「不會掉下去的。」太宰治的聲音像是突然變成了另一個人,緩緩地說道:「中也,有聽說過催眠嗎?有時候拷問部隊拷問不出來的時候,都是由我出手幫忙的,但比起給予對方肉體上的痛苦,心靈上的折磨才是我最拿手的。」

「你、你要幹甚麼?」

「放心,中也,我不會傷害你,把眼睛閉上。」太宰治的手輕輕的覆蓋在他的眼睛上,低沉的聲調在中原中也的耳裡特別溫柔:「你睜開眼,按掉了正在響的鬧鐘,雖然想繼續睡,但上學快要遲到了,你從溫暖的被窩爬了起來。當你換好制服,聽到了紅葉大姊喊你吃早飯的聲音。你下了樓,溫暖的陽光從落地窗照亮了客廳,餐桌上已經擺好了熱騰騰的早餐,大姊拍掉了你想要偷拿紅酒瓶的手,告訴你要成年之後才能喝。」

「你出了門,今天天氣很好,雖然有自行車但你選擇了走路,欣賞著沿路的櫻花,路上還碰到了朋友,一起到了學校門口,看到了森鷗外老師,順便吐槽他寵愛幼女的壞習慣。」

此時太宰治的手感受到了溫熱的液體,淚水沿著臉頰滴在了放在中原中也腿上的玩偶,露出了淺淺的微笑。

「你很聰明,課本上的知識你總是學的很快,不需要花費太多力氣,雖然你的脾氣有點暴躁,但你還是很受歡迎,課外活動你和芥川一起在武術社指導後輩,然後在校外的便利店買了冰棒,跟大家一起.......」

「太宰。」

「怎麼了?」

「那你呢?你在哪?」

「我?你不是很討厭我嗎?」

中原中也將覆在自己眼睛上的手拿了下來,或許是因為喝醉,或許是因為太宰治的催眠效果,他的意識有些恍惚,迷茫的藍眼和帶著酒氣的吐息讓太宰治也有些醉了,但依然執拗地問道:「怎麼會沒有你?」

「為甚麼要有我?」太宰治苦笑了下,中原中也伸手輕輕撫上了對方被繃帶包住的右眼,喃喃地說道:「我也.....希望你能過正常的日子啊......和我一起.....」中原中也說完,像是睏了,靠在太宰治的身上睡著了。

 

太宰治木然地望著外面的夜景,有甚麼從眼睛裡流了出來,滴落在兩人相握的手上。

 

 

 

 

到處找不到太宰治的森鷗外敲了敲紅葉房門,拉開門正要開口,但紅葉比了個安靜的手勢,指著躺在塌塌米上熟睡的兩人,他們睡得很熟,連太宰治都沒有被吵醒。

 

「唯有今夜,讓他們做個美夢吧。」

 

----------------------------------

如果中也是活人的話,我真想跟他成為酒友啊

其實我覺得他們從小生長在這種環境,真的是一點回頭路也沒有,唉。

感謝鍵閱。


评论(35)
热度(185)
© 咕咕雞|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