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任務不算甚麼(04)(完)(太中)

*太宰治還在黑手黨時期

*有自創角,忘記的話請見>人物表

*前篇:03

----------------------------------

 

中原中也迷迷糊糊地睜開了眼,一股噁心感湧了上來,腦袋痛到快要炸裂,像是一口氣喝了十瓶的柏圖斯,全身發熱,額頭上的傷口似乎又裂開了,溫熱的血流了下來。他低頭觀察了一下自己的狀態,他被繩子綁在椅子上,他試著動了動手指,雖然沒被綁住卻像是被凍結般無法動彈,也無法使用異能。

他似乎是被關在一個房間裡,雖然比原本的房間還小,但該有的一應具全,房裡的燈沒有開,只能透過被窗簾半掩著的窗戶透出的陽光來視物。

「你醒了?」 

中原中也抬頭望向聲音來源,露出了愕然的表情,咬牙著說道:「.......艾米爾,你這是甚麼意思?」

艾米爾背著光,陰影下的臉顯得冷漠,與之前的樣子判若兩人,他居高臨下的看著中原中也冷笑著說道:「不要用那種眼神看著我,要怪就怪你們做錯了生意。」

「原來伊薩殿下生意做不成就來硬的嗎?手段還真是下流。」

「這與殿下無關,這是我自己的意思。」艾米爾拉了張椅子坐下,說道:「別看我這樣,我也是異能者。我是不知道你的異能力到底有多厲害,不過在我面前,你也無計可施。」

「原來如此。」中原中也懂了,從自己醒來到現在,對方的眼睛從沒離開過自己,大約是控制自己行動的異能,比太宰治的還要棘手。

「我真不明白,你到底有甚麼好的,讓殿下這樣迷戀你?」

「殿下看上的是我的能力,就跟你一樣。」中原中也翻了個白眼,對方似乎把自己當作了情敵看。

艾米爾握緊了拳頭,臉上盡是不甘以及憤怒:「..........殿下對我是不一樣的,像你這種怪物是不會懂的。」

中原中也被怪物這兩字激怒了,完全不顧自身安危,嘲諷道:「是嗎?那殿下對你的感情還真是不堪一擊,移情別戀的還真快。」

「那你又如何?」艾米爾掐住了對方的下巴說道;「無視別人的真心,過分的人不是你嗎?!」

「我對殿下並沒有.....」

「我說的不是殿下。」艾米爾冷笑道:「說的是你的搭檔。」

「..............」中原中也沉默了一會兒,咬牙說道:「你懂甚麼?」

「不懂的人是你。」艾米爾嗤笑道:「你對他難道就一點意思也沒有?」

中原中也想起太宰治認真的神情,那時浴池的蒸氣模糊了他的視線,但對方低沉的聲音一直記在心裡。

他真的可以相信嗎?相信他的話,相信自己的判斷。還是他會像伊薩一樣,轉眼之間對著別人說著溫柔的情話,結果到頭來不過是自己的一廂情願。

艾米爾見他沉默不語,只當他承認了,聳肩說道:「反正現在說甚麼來也不及了,穆娜太善良了,光是阻止你們入城有甚麼用,那幫廢物收了錢卻沒把事情辦好。不過沒關係,一切都還來的及。」

艾米爾連帶著椅子將他硬拉到窗戶旁,向下看正好正對著後院的花園,雖然比起前院還要小了許多,五顏六色的花朵圍繞著噴水池,看起來挺賞心悅目。

「殺你之前得先把你那麻煩的搭檔解決掉。」艾米爾俯身在他的耳邊說道:「我在後院裡裝了感應式的炸彈,只要進入花園五分鐘後就會爆炸,你就好好欣賞這場煙火秀吧。」

中原中也沒有露出慌張的樣子,反而笑了出來。

「有甚麼好笑的?」

「太宰他不會來的。」

「不可能,他.......」

「你做錯了兩件事。」中原中也打斷了他的話,說道:「第一,你不應該綁架我,第二,你不該挑戰太宰。」

「我們就來賭賭看吧。」

過沒多久,一個人影出現在視線裡,太陽照射著他美麗的金髮,看起來有些疑惑的環顧四周,像是在找誰。

「殿下!!」 艾米爾驚慌失措的大喊,然而距離太遠,伊薩沒聽到,中原中也調侃道:「不去救殿下可以嗎?」

「該死!」艾米爾憤恨的瞪了他一眼,將人踹倒在地上之後,衝出了房間。

中原中也倒在地上,扭動身子想讓自己起來卻異常困難,雖然說異能的作用已經解除了,但藥效依然在,腦袋整個渾渾噩噩的,還不能使用異能,萬一不小心把自己扔下樓就慘了。

「小矮子倒在地上變得更矮了。」熟悉的聲音嘲諷著自己,中原中也不用抬頭也知道是哪個傢伙在說話。

中原中也抿了抿嘴,不發一語,但心裡莫名地鬆了一口氣,伴隨著五味雜陳的心情。

雖然從未期盼過,他還是來了,為了自己而來。 

太宰治蹲了下來,歪頭看著臉色慘白的中原中也,嘆了口氣,拿出小刀開始割繩子說道:「我真不知道我看上你哪點了。」

「我也不知道我怎麼會喜歡上你。」太宰治愣住了,只見中原中也撇過頭,不耐的表情讓太宰治有一瞬間以為是錯覺,但對方紅透的耳朵已經洩漏他的情緒,氣氛變得有些曖昧。太宰治笑了,解開了繩子,將人扶起。

「能站嗎?」

「還可以。」中原中也半靠在太宰治身上,調整著自己的重心,額頭突然被親了一下,他表情微妙地看著太宰治。

「嗯?不習慣嗎?」太宰治撥弄著他的頭髮,眼睛雖盯著他額頭上的傷口,嘴上卻故意問道:「那以後怎麼辦?」

「回去再說。」中原中也瞪了他一眼,此時外面傳來了爆炸的聲響,兩人透過窗戶向下看,炸彈的威力不小,噴水池被炸得支離破碎,有些花叢還因此著火。太宰治說道:「看來他們沒被炸死,不過我們現在有另一個麻煩。」

「甚麼麻煩?」

「現在伊薩殿下一定認為炸彈是我放的,我們恐怕成為通緝犯了。」

「果然啊。」中原中也沒好氣地說道:「你為甚麼要讓殿下冒著個險啊?萬一他真被炸死了怎麼辦?」

「我又不知道會不會有陷阱,那笨蛋王子很好騙啊,不用他用誰?」

中原中也簡直無力吐槽,把王子殿下當作試驗品他也是醉了。

 

 

 

此時王宮上上下下亂成了一團,警鈴大響,等中原中也恢復的差不多了,兩人趁亂往外跑,一路上中原中也撂倒了不少的守衛,雖然動作還有些遲鈍,但對付這些小嘍喽還是游刃有餘。

「太宰,我們從後門出去吧。」中原中也喘著氣說道,王宮裡的人已經撤離的差不多,只剩下士兵到處尋找他們。

「現在從哪裡出去都一樣,我們應該已經被包圍了。」 太宰治聽著外頭的吵雜聲,估計外頭有千軍萬馬等著他們,只怕一踏出去便會被射成蜂窩。

「那怎麼辦?」

太宰治盯著中原中也看,過了好一會兒才說道:「中也,現在只剩下一個辦法了。」

中原中也愣了幾秒,卻也知道他的意思,便挑眉說道:「所以選擇權交給我了是嗎?」

太宰治搖了搖頭,從口袋裡拿出了黑色的項圈,替對方繫上,手指蹭著他的脖子說道:「我的支援一定會到,相信我。」

中原中也沒說話,緊握住對方的手。

 

 

「還沒找到人嗎?」伊薩皺著眉問道,下面的人答道:「還沒,已經派去不少人了,但還沒有人回報。」

伊薩怕王宮裡還有炸彈,便讓所有的人都撤了出來,自己則是在軍隊後頭指揮,也發布了戰爭警報,現在不只是王宮,連帶著整座城都如同墳墓般,悄無聲息。

「殿下,派我去吧,對方的異能您不是不知道,如果出了甚麼事傷著您就不好了。」 艾米爾心急地說道。

「是啊。」伊薩突然笑了出來,像是想到了甚麼,喃喃說道:「那時候離得太遠,沒能好好看真是可惜了。」

艾米爾看著對方的癡樣,心冷了下來,他現在終於明白穆娜的心情了,不管再怎麼耍手段,甚至千方百計地置對方於死地,人的心是永遠回不來的。

「有人出來了!!」有人大喊道,所有人望向了王宮的方向,只見一個人影緩緩地從門口走了出來。

「是他!」艾米爾咬著牙,就要衝出去,卻被伊薩拉住了。

「殿下!!」 

伊薩搖了搖頭,下令道:「人一出來就攻擊!!」

 

 

 

「還真是大陣仗啊。」看著被士兵以及坦克三層包三層的圍住的王宮,中原中也冷笑道,一步步從王宮裡走了出來,太陽很大,萬里無雲,正是大開殺戒的好天氣,他脫下了手套,呼了一口氣。

 

汝,容許吾陰鬱之污濁,勿復吾之覺醒。

 

黑色的紋路爬滿了中原中也的全身,焦糖色的頭髮隨著風飛揚了起來,大理石地板被釋放出來的重力壓得粉碎,連帶著王宮外的沙土都被風壓捲上了天。他面無表情走向了軍隊,一旁的坦克率先發動了攻擊,他一抬手,便將射來的飛彈給打了粉碎。

下一秒,他出現在了坦克的前面,沒人能看清他的動作,只看到坦克被拋向空中四分五裂,散落了一地。

眾人大驚失色,他們是有聽說過異能者的強大,但不知道居然強到這種程度。士兵舉起槍,千萬顆子彈往他身上射去,中原中也抬手止住了,纖細的手臂一揮,子彈往原本的方向飛去,鑽入了槍口,大半的士兵被手裡的槍給炸死了,王宮門口滿是血肉模糊的屍體,宛如修羅。

「伊薩殿下,在這樣下去的話,所有的人都會死喔。」突然有人聲在伊薩後面響起,護在周圍的守衛下了一跳,將槍口對著太宰治。伊薩讓他們放下槍,皺眉問道:「聽起來你有阻止他的方法?你想要甚麼?」

「您還不算太笨嘛。」太宰治滿意地點點頭,說道:「讓我們平安回去,並且事後不追究黑手黨。」

「就這樣?」

「就這樣。」

「你在王宮裡裝炸彈的事,你以為我們會輕易放過你嗎?」艾米爾憤恨地說道。

「你不提出來我還不想說,你真是愚蠢到了極點,拿石頭砸自己的腳啊。」太宰治嘆了口氣,對著伊薩說道:「殿下,請問在炸彈爆炸之前趕去救您的人是誰?如果真的是我放的,我怎麼可能會讓您的親信知道呢?」

伊薩愕然地看像艾米爾,對方則是支支吾吾地說道:「殿下,您聽我解釋,我........」

「夠了。」伊薩一臉疲倦,說道:「你們走吧,我答應你們,讓你們平安回去。」

「有您這句話我就放心了。」 

 

 

中原中也的攻勢越來越凌厲,他丟出了一顆又一顆的重力球,軍隊已經完全無法反擊。但中原中也沒有停手,他露出了詭異的笑容,即使知道該停止了,但腦子裡有另一個聲音不斷地告訴他,毀滅一切,把所有人都殺了!

此時太宰治走了過來,中原中也遲疑了一下,但還是將重力求甩了出去,太宰治側身閃過,在他進行下一步的攻擊之前,衝上去抱住了對方。中原中也身上的黑影消散,紅黑色的眼瞳也恢復原本的藍色。

「中也,我來了。」

「太慢了,老子他媽的等的太久了。」中原中也全身無力的靠在太宰治的身上,喃喃道:「真的是..........太久了。」

太宰治吻了吻已經累壞的中原中也,低聲說道:「晚安,中也。」

 

 

 

 

「........以上,這是這次的任務報告。」中原中也將報告放在了桌上,森鷗外稍微翻了翻,點頭說道:「做得好,看起來這次是你們有史以來合作最順利的一次。」

「是嗎?」中原中也勾起了嘴角,脫下帽子欠身行禮道:「那麼我先退下了。」

「中也君。」

「是?」 

「你的脖子。」森鷗外意有所指地微笑著,中原中也頓時臉紅的跟蘋果一樣,摀住了脖子慌張的逃出去了,太宰治在門外等著他,有些奇怪地問道:「你怎麼了?」

中原中也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罵道:「昨晚都叫你不要咬脖子了!」

太宰治有些好笑地扳開了他放在脖子上的手,說道:「我根本沒咬,你被耍了。」

中原中也有些無奈,抱怨道:「你們怎麼都一個樣,真是........」

「不過咬脖子這主意不錯,下次可以來試試。」

「沒有下次了!」

 

 

THE END

----------------------------------

終於寫完了,這幾天身體不太舒服所以今天才把它更完,有人看不懂嗎?我好像寫得太複雜了(抹臉

補充一下艾米爾的異能力是控制對方的行動,但是有距離限制而且眼睛不能離開對方。

 

本篇太宰治與中原中也是雙箭頭的,也都清楚自己的感情,但中也很怕太宰是跟他玩玩而已,所以就鬧了彆扭。至於太宰治,個人認為對於自己的感情可說是毫不掩飾的不然怎麼能撩妹呢。

但因為太了解對方,想太多反而不能真正明白彼此的心思,不論是他們或是戀愛中的任何一位都是一樣的。

 

謝謝看到這裡的各位,希望你們會喜歡這個故事,下次見。

下次我要寫包著刀的糖還是刀上面塗糖呢


评论(13)
热度(85)
© 咕咕雞|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