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境之北(01)(太中)

*架空,但是保留異能的設定

*標題跟本文沒啥關係只是我懶得去想而已

---------------------------------

戰爭終於結束了。

 

說是終於也不太合適,兩國戰爭的起因也不過是資源的搶奪,戰火無情,民不聊生,卻沒有一方討了便宜,五年過去了,依然分不出個結果,便簽了休戰協議。

中原中也幸運地在這場戰爭存活了下來,靠著無比強大的異能當上了幹部。但他卻毅然決然放棄了在政府裡工作的機會,也不留在軍中做事了,上頭有意挽留他,卻被他婉拒了。收拾了宿舍裡的行李,搭上了早班的火車。

 

中原中也的目的地是他從未長久生活過的故鄉,那是遠離戰爭以及世俗的清靜之地,位於遙遠的北方,會去只因為撫養自己的大姊——紅葉,嘴裡不斷說著撿到他時那美好的春景,雖然那時他還太小,並未能記得春日裡的奼紫嫣紅。

但這次他只能單獨前往。

「大姊不去嗎?」中原中也有些意外地問道。

紅葉沉默了好一會兒,吸了一口菸,才緩緩說道:「我不去,並非我不想,只是有些事...........算了,不提也罷,這個你拿去,權當作送你的餞別禮吧。」

中原中也接了過去,是一張支票,上面寫的數目不小,他忍不住紅了眼眶,在外征戰的這幾年,許多兄弟死的死,走的走,徒留他一人在這軍中奮鬥,也只剩紅葉到現在還替他想得周到。

「大姊,我.......」

「既然決定要走,那就不要回頭。」 紅葉笑著用煙管敲了敲他的手臂,姣好的面容與從前並無分別,中原中也好不容易才忍住淚水,但依然哽咽道:「我走了,大姊,好自珍重。」

 

 

中原中也懶懶地靠在車窗上,回憶著過去的事情,看著窗外急速掠過的風景,腿上放著行李,兩手緊緊護著,這火車上甚麼人都有,雖然對自己的身手有自信,但不想惹上太多麻煩。

火車慢了下來,停靠在某站,此時有人提著皮箱上了車,他穿著米黃色的大衣,手腕以及脖子以下的身體纏滿了繃帶,他嘴裡哼著奇怪的歌,坐在中原中也旁邊的位子。中原中也起先並未在意,但對方實在太吵,他忍不住皺眉往旁邊一瞧,那人也正好轉過頭,兩人對上了視線。

「你怎麼會在這?!!你不是已經.....」中原中也霍地站起身,行李從腿上掉了下來,裏頭的東西散落一地,一臉不敢置信地瞪著本不應該存在的傢伙。

那人先是露出了疑惑的表情,盯著中原中也好一會兒,才恍然大悟道:「小矮子,真是好巧啊。」

中原中也回應他是一個拳頭,對方微微偏頭閃過了,笑著說道:「戰爭已經結束,你我再也不是敵對關係,何必生這麼大的氣?」

中原中也咬著牙,一字一句地從牙縫裡擠出聲音來:「我可沒忘了你害死了我多少部下!太宰治!」

被喚作太宰治的男子像是不以為意,英俊的臉龐笑得好看極了,說道:「不過是跟你做了一樣的事,我都沒說甚麼,反倒是被你罵了一頓。」

中原中也有些語塞。的確,他自己也害死了不少人命,但那是敵國的士兵,殺起來也不覺得有甚麼,可一想到自己的部下折損在太宰治那陰險狠毒的計謀之下,就恨不得把對方的皮給扒了。

太宰治見對方氣得面紅耳赤,嘆了口氣,揚了揚下巴提醒道:「中也,大家都在看你。」

中原中也環顧四周,幾乎全車廂的人都往他們的方向看,他一一瞪了回去,彎腰撿地上的行李,一隻纏著繃帶的手伸過來幫忙,中原中也語氣不善:「你幹甚麼?」

「幫你撿東西啊。」太宰治笑著將他的筆遞給了對方,中原中也接過筆,對太宰治的好感度並沒有提升,只覺得那張笑得像狐狸的臉很討厭。

 

收拾好行李,中原中也恢復成原本的姿勢,不想要再跟對方有任何交談。太宰治倒也沒去煩他,拿出了書開始翻閱,車廂只剩下火車經過鐵軌的聲響以及部分乘客的耳語。

中原中也打了個哈欠,抬手看了看手錶,離目的地還需要半天的時間,於是將帽子半掩在臉上,沉沉睡去。

 

 

 

中原中也跟太宰治見過兩次面。

 

第一次見面,是中原中也帶著他的部下要攻破敵軍的據點,不知是情報有誤還是他們過於大意,據點人去樓空,地雷早已埋好,他們中了陷阱,等中原中也喊撤離時已經來不及了。

部下死了大半,中原中也及時逃離被大火吞噬的房屋,他被爆炸的威力震得耳鳴,跌跌撞撞地在槍林彈雨之中往一旁森林裡亂竄,在夜色之下中原中也找不出子彈射來的方向,太宰治暗中對他的小腿開了兩槍,中原中也失去了行動能力,他拿出了小刀打算往脖子一抹,卻被人抓住了手。

「不要輕易死去。」太宰治輕聲在他耳邊說道,明亮的鳶色眼瞳閃著紅點,中原中也想使用異能卻無法發動,對方將他放到了某個洞穴之中,還細心地消除了中原中也的行蹤。

 

任務徹底的失敗了,但森鷗外沒有追究,只說了句:碰到太宰治,你沒辦法。

 

 

第二次,中原中也用盡方法將太宰治逼到了絕路,那天的天氣很不好,風很大,冰冷的雨打在他們身上,他們站在廢棄醫院的頂樓,太宰治拿著槍對著他,臉上依然是摸不透的笑。

「要賭嗎?」太宰治問道。

「賭甚麼?」 

「賭命。」太宰治對他開槍,中原中也側身閃過,一腳踹向了對方,槍被踢的粉碎,太宰治的身手算不上好,勉強防禦住對方的攻勢,中原中也全心投入在搏鬥上面,卻沒注意到太宰治設下的陷阱。

爆炸聲從腳下傳來,醫院開始坍塌,揚起的塵土遮蔽了中原中也的視線,當他們從頂樓墜落而下,中原中也緊緊抓住對方米黃色的大衣,在陷入昏迷之前,太宰治悲傷又溫柔的笑容深深地刻印在腦海裡。

 

 

「........也、中也,醒醒。」感覺到有人輕拍他的臉,中原中也迷迷糊糊地睜開了眼,太宰治放大的臉在他眼前晃。

「!!」中原中也下意識擦掉了嘴角的口水,帶著略有睏意的聲音問道:「幹嘛?!」

「已經到終點站了。」太宰治忍住笑意,問道:「你在這站下車嗎?」

「對...........你該不會也?」中原中也瞬間清醒,見對方點了點頭,臉色更不好了。

對此太宰治只是將對方掉在地上的帽子撿了起來,笑容燦爛地說道:「你的帽子好醜。」

然後他的鼻子差點被削掉。

 

中原中也將小刀收了起來,哼了一聲,搶過太宰治手上的帽子,拿起行李下了車。

此時已經是夜晚了,也沒什麼人在這站下車,火車站又小又舊,除了剪票口以外甚麼都沒有,站內的黃燈閃爍著,跟都市的車站比起來簡直是天差地遠。

「請出示車票。」站務員說道,中原中也在行李箱裡翻了個半天,甚至把黑色的大衣脫下來找,車票像是憑空消失般,找也找不到。

「奇怪,我明明就有.........」

「不好意思,能先剪我的嗎?」站在後頭中原中也的太宰治問道,站務員接過了他的票,幫對方開了剪票口的門,中原中也還是沒找到。

「中也。」太宰治站在對面喊道。

中原中也正把行李裡的東西通通倒在地上,不耐煩地回應道:「沒看見我正在忙嗎?」

「你的票。」太宰治輕笑著,他修長的兩指夾著車票,一陣風颳來,薄薄的小紙片就這麼隨風而去。

中原中也愣了三秒,也不管行李了,翻過了剪票口的門,邊追邊大罵道:「混蛋太宰!!把我的票還給我!」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早晨,中原中也被窗外的鳥叫聲吵醒,他迷迷糊糊地睜開眼,房間擺設有些陌生,他想了下,才意識到自己身在何處。他伸了個懶腰,下了床,腳下的木地板發出了咖咖的聲響,他推開了有些老舊的窗戶,冷冽的空氣迎面而來,讓他忍不住打了個噴嚏。

昨晚追著太宰治進了城,對方則是像一陣風,來無影去無蹤。最後他補了票,被站務員念了一頓,拖著疲憊的身體還有行李隨便入住了一家旅館。

中原中也目前所在的城鎮座落於兩山之間,發展的很緩慢,沒有高樓大廈,年輕人不是戰死就是留在城市工作,只剩下老人、女人還有小孩。但田野的景色宜人,從山裡流下的河水將城鎮一分為二,稱得上真正的世外桃源。

 

他退了房,拖著行李走在石子鋪的小路上,現在大約七點,早晨的霧尚未散去,只有幾個早起的老爺爺老奶奶在散步。

他的目的並不是要來養老,也不是抱持著甚麼懷念的心情回到自己出生的地方,只是——

他站在了兩層樓的木屋面前,聽紅葉說是他七歲以前住過的地方,望著滿是蜘蛛網的門,卻遲遲無法推開。

為甚麼?他也不清楚內心的躁動和疑惑,有甚麼要從胸口透過嘴裡滿出來,對於七歲以前的記憶,中原中也差不多都忘光了,但某些記憶片段深深地烙印在心裡。

成堆的屍體,溫熱的血,還有站在熊熊大火中面無表情的男孩。 

這些成為他每晚的夢魘,醒來時淚流滿面,心中的悲傷卻不知從何而來。

 

 

「!!」中原中也聽到屋裡傳來聲響,他連忙推開了門,卻看到了坐在黑暗中的太宰治。

「你怎麼會在這裡?」

「那你又為甚麼會在這裡?」太宰治反問道,中原中也從口袋拿出了泛黃的紙張,說道:「我是這間房子的所有者,可以請你馬上出去嗎?」

「十幾年前的房產證明啊。」太宰治掃了一眼攤在眼前的紙張,挑眉問道:「這麼舊的房子你也要?」

「這跟你有甚麼關係?給我出去!」中原中也不耐煩地推了他一把,太宰治聳了聳肩,他雙手插著口袋走向門口。太宰治回過頭,透進來的陽光照亮了他的側臉,看著中原中也的鳶色眼眸冷漠無比,他輕聲說道:「好久不見,中也,你還是那麼的討人厭。」

中原中也愣住了,記憶中灼熱的火焰以及那張毫無表情的臉突然與眼前的太宰治重合了。

眨眼之間,太宰治已經離開了,中原中也的手心沒由來的冒著汗,他也甩了甩頭,重重地吐了一口氣。

 

 

太宰治望著清澈的河水,毫不猶豫地往下跳,嘩啦一聲,濺起了水花,然而這不是真正的尋死,只是單純的漂流。他閉上眼睛,耳裡是流水聲還有自己的心跳聲,任由河水載浮載沉,冰涼的河水偶爾淹過他的臉,卻沒嗆水,彷彿是一具屍體。

 

 

「中也。」他在嘴裡說著。

中也。他在心裡想著。

 

他還記著。

 

 

 

TBC

----------------------------------

我想聰明的各位已經大致上猜到以前發生過甚麼事了吧?

試著用另一種寫法寫了不過好像有點失敗(乾笑,我看下一篇要不要調整回來。某次去中國玩,我曾經幹過把包裡的東西都倒出來找火車票,全部的人都在看我,丟臉的想死。(自爆

所以我對中也很好了(不

大家覺得是包著刀的糖還是刀上面塗糖呢?(笑

預計四到五篇內結束,希望各位會喜歡。


感謝鍵閱。


 我想問一下為啥寫肉叫做開車?有甚麼由來嗎?


评论(16)
热度(39)
© 咕咕雞|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