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字(太敦)

*小短篇,兩人交往為前提。

----------------------------------

某日下午,武裝偵探社正在做例行的大掃除,太宰治又不知道跑去哪裡,也沒人想去動他的辦公桌,坐在隔壁的中島敦只好幫忙整理。

 

太宰治的辦公桌面很整齊,但抽屜可就不是那麼一回事了,雖然說不上髒亂,但各種奇奇怪怪的物品都被塞在了裡面,比如已經破爛的繩子、未吃完的藥罐甚至還有毒蘑菇。

「太宰先生甚麼都往抽屜裡放啊。」中島敦拿起一旁的垃圾袋,將抽屜拆了下來,裡頭的東西一口氣倒了進去,路過的國木田有些驚訝地問道:「你把他的東西都扔了?」

還不等中島敦回答,亂步意有所指地說道:「嘛,別人清裡的話當然是不行,不過如果是他就沒關係啦。」

「亂步先生,沒沒沒有的事!」中島敦搖著頭,慌張地說道:「誰來做都可以的啦,我只是順手幫忙而已。」

「你說是這樣就是這樣吧。」亂步不以為意地聳了聳肩,繼續玩著手中的彈珠。

中島敦紅著臉,把抽屜放了回去,將最下層的抽屜拉了開來,裡面放滿了已經被拆開或是寫到一半的信件,大部分是太宰治與交往過的女性的書信。

「好多啊!」中島敦忍不住讚嘆道,雖然知道太宰治的情史比橫濱的治安還要亂,但這數量實在是太驚人了,這讓他忍不住開始翻看信裡到底寫了甚麼,其實內容也沒甚麼,不外乎就是讚美女性的外表以及詢問對方是否要一起殉情。

然後中島敦發現了一封特別的信,是墨色的書法字體寫成的情書,太宰治的書法意外的好看,行雲流水的字體不會過於剛硬也不會太柔弱,像是隨興而寫,灑脫又不失率性,都說字體會表現出人的個性,還真是說對了。

中島敦沒把那些信扔掉,反而將帶有香味的情書整理好放了回去,這讓與謝野忍不住喃喃道:「這小子都不會吃味的嗎?」

 

眾人將環境整理得差不多了,也沒什麼工作,福澤便讓自家員工提早下班,中島敦向國木田問道:「國木田先生,請問您有毛筆和墨水嗎?」

「怎麼了?小子,想學書法了?你會寫嗎?」

「嗯.......以前在孤兒院裡有學過一點,突然想練習寫寫看。」

「那記得放回原位啊,拿箱子裡的廢紙寫,我先走了。」國木田將書法用具拿了出來,中島敦道了謝,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開始專心地寫。其他人都已經回去了,偵探社很安靜,只剩下翻閱紙張的聲音。

「太........宰........治.........啊,寫歪了。」中島敦將紙揉成了一團,扔到了垃圾桶裡,又再寫了一次,但怎麼寫也寫不好,不像國木田寫的剛強有力,也無法寫的與太宰治以前交往的女性那般優美,反而像是蚯蚓一樣,歪歪扭扭的很不好看。

「敦君,你在做甚麼?」正當中島敦又要把紙團扔掉時,太宰治突然出現在他面前,中島敦連忙將紙團藏在了背後,但動作實在是太明顯,反而引起了太宰治的注意。

「你藏了甚麼?讓我看看。」中島敦猛搖頭,太宰治便開始伸手抓他手上的東西,對方拼命閃躲,但哪能敵的過身經百戰的太宰治,最後還是被搶了去。

「呵....... 」太宰治將紙團展了開來,忍不住輕笑了出來,中島敦自暴自棄的說道:「我知道我寫的很醜啦。」

「我教你。」太宰治把中島敦按回座位上,將毛筆放在對方手裡,耐心地解釋道:「拿毛筆的時候要拿直的,手的力道不要太大,下筆的時候不要猶豫,像這樣。」

他握住了中島敦的手,低下身將他圈住,一筆一畫的寫著邊在對方的耳朵旁念道:「中........島.........敦。」

耳朵感受到了溫熱的吐息,低沉的聲音聽起來特別性感,像是羽毛撫過了心臟,令人心癢難耐,臉整著熱了起來,握著筆的手心的出汗。

「好了,如何?還不錯吧?」太宰治問道,似乎對自己寫的字很滿意,中島敦點點頭說道:「的確很好看。」

「那接下來換你寫了。」

「欸,可是我寫不好。」

「沒關係啦,我也寫了不是?寫好了給你獎勵。」太宰治眼睛笑的彎彎的,催促著中島敦,對方遲疑地拿起筆,沾了沾墨水,太宰治順帶補充道:「要寫我的名字喔。」

「太........宰.......治.........」太宰治坐在一旁手撐著下巴,欣賞著中島敦認真的表情,紫金色的眼睛注視著紙上的字,臉龐依然稚氣,但氣質比之前還要成穩了許多。這些都是自己所帶給他的,太宰治想到這,覺得這實在是比任何的美景都還要好。

「寫好了,感覺沒什麼進步呢。」中島敦乾笑道,太宰治將寫好的紙張拿了過來,是比上一張好一些了,像是小學生作業簿上的工整字跡,笑著說道:「已經很好了,我很喜歡喔,能送我嗎?」

「如果您不嫌棄的話。」

「那麼,這是說好的獎勵。」太宰治一手攬過了中島敦的肩,吻落在了他柔軟的銀髮上,順著臉頰的弧度親下來,又像是親不夠似的,舔了舔對方已經紅透的耳根

「太太太太宰先生!!這裡可是偵探社!」中島敦嚇得想要掙脫,但被太宰治緊緊抱住,有些無賴地說道:「這裡只有我們而已,還是說敦君討厭我這樣做?」

「也不是討厭,只是........」中島敦看到太宰治的神情,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對方的鳶色眼眸滿滿的都是他,帶有溫柔笑意的眼神似乎要把中島敦的意識給吞噬的一點也不剩。

就算太宰治以前交往過上千名女性又如何,現在這個人的一切都是他的。

「太宰先生。」中島敦靠在對方的肩上,閉上眼享受著難得的安寧,纏著繃帶的手握住了他的。

夕陽透過窗戶照射進來,整個空間陷入了橘色的暖意,寫著兩人名字的紙交疊在了一起。

 

 

THE END

----------------------------------

我好餓喔,各種意義上的餓(躺

每天刷太敦的TAG還是覺得餓,大家的糧都好好吃,但我還是餓(痛哭

我的鍵盤有些壞了,打字困難,要送修(躺


總而言之,各位覺得這篇還甜嗎?希望你們會喜歡

感謝鍵閱


评论(15)
热度(85)
© 咕咕雞|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