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春(雙黑)

*無CP向,兩人年紀大約12歲

*短篇,這是一把刀,一滴滴糖

*我承認我有病,我心裡扭曲

----------------------------------------------------------------------

───我知道有人是愛我的,但我好像缺乏愛人的能力。

 

 

 

太宰治被關在昏暗的地牢裡,裡頭只靠著頭上微弱的燈光照明。他被綁在椅子上,全身上下都是傷,椅子下已經積成了一攤紅色的液體。但他依然面無表情地看著站在眼前的人,那人舉起鞭子往他身上招呼過去,鞭打聲劃破了地牢裡的沉靜,幼小的身體又多了數道傷痕,太宰治卻連哼也沒哼一聲。

此時厚重的鐵門被打開,森鷗外走了進來,揮鞭的人欠身行禮,便離開了房間。

「痛嗎?」森鷗外問道,太宰治搖了搖頭,於是森鷗外拿起一旁的水桶,毫不留情地往他身上倒去,那是堪比海水濃度的鹽水,雖然有消毒的作用,傷口卻會像火燒般的疼痛,但太宰治僅僅是皺了皺眉。

「很好,耐力測試做得差不多了,只差最後一項。」森鷗外滿意地點了點頭,低下身替他解開了繩子。太宰治甩了甩手,繩子綁得他有點麻,問道:「還有甚麼?」

森鷗外眨了眨眼,突然換了個話題問道:「太宰君,前陣子介紹給你的搭檔,你跟他相處的如何?」

「你說中也嗎?」太宰治勾起嘴角,說道:「他是個很有趣的人。」

在他的印象中,中原中也的五官精緻,焦糖色的頭髮留到肩膀,摸起來很柔軟,還喜歡帶著小禮帽,但瘦小的身板下卻藏著與之相悖的能力。人很健談,太宰治跟他相處愉快,做為未來的搭檔是個不錯的人選。

「是嗎?」森鷗外笑著說道:「他正好也在隔壁跟你做一樣的測試呢,只可惜他沒能通過。」

「沒通過?」太宰治皺了皺眉,心裡浮現不好的預感,他是有聽到隔壁痛苦的叫喊聲,但很快就沒了聲響,他以為中原中也忍住了。

「太宰君,痛苦不是只有身體上的,有一種痛是怎麼樣也忍不了的。」森鷗外指著對方心臟的位置說道:「只要你的心有一念之差,就有可能做出錯誤的決定,你做為未來的幹部,這是絕對不能發生的」

森鷗外站起身,優雅地拍了拍手,外面等候的部下拖了一個人進來,那人受的傷比太宰治還要嚴重,整個人幾乎泡在了血泊之中。

「中也?他怎麼…….?」太宰治看著已經昏過去的中原中也,忍不住問道。

「所以我說紅葉君的教育實在是太溫柔了,黑手黨是要講情義沒錯,但也太固執了。」森鷗外嘖了幾聲,問道:「心疼嗎?」

太宰治沉默不語,但心裡不斷咆哮,腦子想著上千上百種治療的方法,要趕快送到醫務室去,要趕快───

啪。森鷗外狠狠地賞了太宰治一巴掌,嚴厲地說道:「把你現在所想的全部拋棄掉,我問你,情報和中也君的性命只能取其一,你選哪個?」

太宰治冒著冷汗,看著躺在地上的中原中也,他漂亮的頭髮被血染紅,胸口還有微弱的起伏,他顫抖著伸出手,卻被森鷗外拍掉了,冷冷地說道:「中也君快死了,因為他做了錯誤的選擇,組織的存亡掌握在你手中,孰輕孰重,你要分的清楚。」

過了許久,一股寒意在太宰治的心裡結凍,像是得了甚麼但又失去了甚麼,他握緊了拳頭,面無表情地說道:「我選擇情報。」

「很好,太宰君,一旦心軟會失去更多,記住你今天的選擇。」森鷗外說完便離開了,在外頭待命的醫療組連忙進來替中原中也治療,或許是被弄痛了,中原中也呻吟著,迷迷糊糊地睜開眼,聲音微弱地說道:「……..太宰。」

「中也。」太宰連忙握住了他的手,問道:「痛嗎?」

中原中也搖了搖頭,他的身上除了臉,沒有一處是完好的,連手背都有割傷,太宰治看到對方的指甲上還有留著前幾天他們一起塗的黑色指甲油,忍不住罵道:「你是笨蛋嗎?為甚麼你不選….」

「因為我沒辦法拋棄你。」中原中也咳了幾聲,藍色的眼睛打量著太宰治,微笑著說道:「看來你做了"正確"的選擇。」

「中也,我……..」

「沒關係,我不怪你。」醫療人員替他注射了止痛劑,中原中也昏昏欲睡,他喃喃說道:「我懂。」

太宰治伸手替對方整理散亂的頭髮,他無聲地流著淚,地上的血吞噬掉了眼淚。

 

 

這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流淚。

──為了中也,為了失去心的自己。

 

 

THE END

-----------------------------------------------------------------------

我先說中也沒有死啦,只是昏過去而已喔

另外第一句是取自太宰治的人間失格,是我最喜歡的一句。標題則是原作裡作者給太宰治的青春下的定義

稍微解釋一下這篇

要怎麼剝奪一個人的心,森鷗外的做法就是給予對方一項重要的事物後,狠狠地剝奪,而且要太宰治選擇自己拋棄,畢竟他要把太宰治培養成冷靜理智,可以輔佐他的左右手。

至於中也是被紅葉撫養的,在設定裡,紅葉的教育是與森鷗外應該是不同的,所以對於中也來說,拋棄同伴比死還要痛苦吧,而且他還小

大概就是這樣,雖然在本篇只是訓練,太宰已經拋棄了做為人的心,雖然應該沒完全拋棄(?

之後太宰大概會想盡辦法讓中也討厭自己吧(想

這只是我一點異想,歡迎大家跟我聊聊雙黑小時候,或是有不一樣的想法也可以跟我聊聊喔。

一點小摸魚,我去填坑了

感謝鍵閱。


评论(8)
热度(60)
© 咕咕雞|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