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有意,流水亦有情(上)(敦中敦)

*年上(?攻的敦敦,幼年中也,對,我正在去警局的路上

*給柚子的年上圖寫的文

*OOC,放飛自我

----------------------------------

中島敦在武裝偵探社工作有一段時間了,這次是他第一次接個人任務,難免有些緊張,但太宰治說這任務不難,在暗巷裡蹲點監視就行,這情況有點像他上次碰到芥川的情形,他可不想又被羅生門咬掉了一條腿。

可惜莫非定理不會放過他,但這次卻是碰到了中原中也,看到來的人是他,即時收回了拳頭,皺眉道:「嘖,怎麼又是你?」 

「您怎麼會在這裡?」

「那你三更半夜的跑來這裡做甚麼?」

中島敦見到他,心跳跳得飛快,感覺快要心臟病發作似的,說道:「中原先生也是為了任務來的?」

「看來我們的目的一樣,」 中原中也調整了他頭上的帽子,月光溫和,他的藍眼在黑暗中像美麗的寶石,對著中島敦揚了揚下巴:「雖然說現在是停戰時期,但可別扯我後腿啊,小鬼。」

那語氣讓中島敦想到了上次橫濱陷入大亂,中原中也站在最前線,指揮部下死守著交通網。

紫金色的虎眼把英姿刻印在心裡,還偷偷打聽了對方的名字。

不知道是緣還是孽,兩人在這之後在街上又碰面了,是中原中也叫住的他,對方拐歪抹角地感謝他上次即時把詛咒布偶送到太宰治手上,這令中島敦感到意外,覺得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頭。請他吃原本要給亂步的甜點,對方遲疑了一會兒,還是摘下了黑色的手套接過了小雞造型的甜點,優雅地小口吃著。

兩人坐在路邊,又多聊了幾句(基本上都是中島敦在找話題),中原中也吃完了甜點,拍掉手上的甜點碎屑,站起身,黑色大衣往身上一披,擺了擺手道別:「早點回家啊。」

中島敦望著著中原中也離去的背影,坐在長椅上傻笑著。

 

 

 

「小鬼,」中原中也站在雜亂的箱子中對他勾了勾手:「站那裏一下就被發現了,你過來。」

中島敦順從如流,兩人並肩站在狹小的空間裡,他都偷偷觀察著中原中也的側臉,對方的臉型稜角分明卻不失美感,即使把腦中的形容詞全部用在他身上也不夠。

中原中也注意到他的視線,轉過頭問道:「你在看甚麼?」

「呃.......我覺得您的帽子挺好看的。」

「是嗎?」中原中也聽得心花怒放,但沒表現出來,冷哼一聲說道:「但總有人嫌棄我的品味。」

「我倒是覺得很適合中原先生.......?!」 中原中也見他表情一變,問道:「人來了?」

「嗯,大概十分鐘後就會到。」中島敦的虎眼好使,紫金色的瞳孔一縮一放的,中原中也覺得有意思,忍不住湊近觀察。

「中、中原先生?」

「原來虎眼是長這樣的,怪不得一堆人想要抓你。」聽說眼睛是靈魂之窗還真是說對了,中島敦幾乎要被他的藍眼吸走魂魄,中原中也勾起了嘴角,說道:「我看光這雙眼睛就值七十億了。」

中島敦呼吸一窒,有些不知所措,只好提醒道:「那個、中原先生,目標要來了。」

「哼,我倒要看看是哪個傢伙敢綁黑手黨的人,把他揍到媽都認不得。」提到這事,中原中也有些生氣,額頭上冒青筋,把拳頭弄得喀拉喀拉響,中島敦看得有些膽戰心驚。雖說兩人的目標是一樣的,但也不衝突,黑手黨能解決,偵探社自然也樂得輕鬆。

 

正如中島敦所說,十分鐘後,目標就走入了暗巷中,他手上還拖著一個已經昏迷的男人。中原中也按住了要衝出去的中島敦,示意對方靜觀其變。

只見對方拿出了藥罐,裡面裝了不明粉末,就要往男人嘴裡灌,中島敦等不下去了,直接衝了出去。中原中也嘖了一聲,喊道:「中島!趴下!」

中島敦從目標手中將人搶了過來,聽到中原中也的指示,抱著人打滾在地,槍聲大作,數發子彈叮叮咚咚掉落在地,目標一臉錯愕,他手裡的槍被小刀砍成了兩半,眼看下一刀就要劈向他的脖子,此時中島敦想了到無數個下落不明的人,喊道:「中原先生!別殺他!!」

中原中也的動作遲疑了一秒,但就是這一秒讓對手有機可趁,將粉末灑向了中原中也的臉,同時也被重力彈了出去,他的頭狠狠地撞到了牆,昏死過去。

「中原先生!!」中島敦大喊道,白色的粉末瀰漫在空氣中,中島敦離的遠,沒有被波及到,也不敢貿然靠近,卻聽到了小孩子的咳嗽聲。

等等?小孩子?!

 

等白霧散去後,中島敦茫然地看著站在衣服堆裡的小孩,覺得世界要崩塌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中也也有今天啊!」太宰治笑得前俯後仰,幸好中原中也已經被與謝野帶去檢查了,不然肯定又是一場大戰。

中島敦有些無奈地說道:「太宰先生,這一點也不好笑,萬一黑手黨突然過來要人該怎麼辦?」

「關於這點,社長已經跟黑手黨的首領談過了,」國木田從社長室出來,推了推眼鏡說道:「藥性會持續一個月左右,黑手黨為避免內部動亂,委託偵探社這段期間照顧中原中也。」

「那.....誰要來照顧他?」中島敦一問,所有人的視線都集中在他的身上,他嚇得猛搖手:「欸欸欸欸欸?我不行的啦,而且太宰先生不是中原先生的前搭檔嗎?他來照顧比較合適吧?」

此話一出,國木田一臉震驚地說道:「小鬼你是認真的嗎?你確定太宰能照顧小孩?」

中島敦想了想太宰治平常的樣子,瞭然的點點頭,抱著一絲希望問道:「那國木田先生.......」

「我的計畫並沒有包含照顧小孩。」

被瞬間打槍的中島敦看了一圈周圍的人,其他人紛紛別過眼神,此時谷崎直美出來打圓場:「那不如讓這孩子自己選擇如何?不論選到誰,都不可以拒絕。」

 

眾人覺得有理,此時與謝野正好帶著中原中也從裡頭走了出來,五歲的中原中也換上了小孩的浴衣,與謝野插著腰說道:「這孩子的情況有點複雜,照顧起來會有點麻煩。」

「甚麼麻煩?」

「雖然他的外貌和心智現在是五歲,但腦子裡還是22歲的記憶,可能會讓他陷入混亂,不過異能方面很正常,所以被選到的人自己看著辦啊。」

與謝野說完話便讓中原中也自己選,只見他毫不猶豫地往中島敦的方向走。

當對方的小手牽住了自己時,中島敦的內心幾乎是崩潰的。

 

 

 

鏡花和中島敦是住同一間房間,而且偵探社的宿舍地點實在是不太適合藏身,於是森鷗外提供了位於較為隱密的一處住所讓兩人入住。

中島敦一手牽著中原中也一手提著行李,來到了高級公寓的其中一間房門前,將鑰匙插進了鑰匙孔,喀啦一聲,厚重的黑色門被打了開來,這就是他們未來一個月要住的地方。

兩人走進屋內,不愧是黑手黨提供的房間,寬敞舒適,比中島敦原本的宿舍不知道高級了多少。

「怎麼了?」中島敦感覺到自己的衣袖被拉了一下,蹲下身與中原中也平視,圓滾滾的藍眼眨啊眨,看得人心裡都要化了。

「那我可以叫你敦嗎?」 

「當然可以。」中島敦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頭,中原中也沒有避開,順從的讓他摸,小孩子的頭髮異常柔軟,手感比自己的白髮還要好,中原中也眨了眨眼,說道:「那你也不要叫我中原先生,叫我中也。」

「你記得我是誰?」

「記得。」 中原中也點點頭,也伸手去抓對方過長的銀白色側髮,回答道:「你是老虎。」

中島敦笑了出來,讓對方在客廳的沙發上坐著,開始整理行李,東西並不多,一下就整理好了。中原中也不吵不鬧,安靜地等著,卻摀著嘴小聲地打了個哈欠,中島敦抬頭看了看窗外,折騰了一晚上,天色快亮了,有些不好意思地問道:「你要睡覺嗎?」

中原中也歪頭問道:「你不睡嗎?」

「啊我要把今晚的情形打報告,你先去睡吧。」 中原中也點點頭,回臥室睡了,中島敦則是把筆記型電腦打了開來,聚精會神地打報告。

等中島敦打完報告,太陽已經高高掛起,他伸了個懶腰,覺得有些疲倦,突然想看中原中也睡著的樣子,便躡手躡腳地走到了臥室,臥室的房門沒關全,中島敦輕輕地推開了門,眼前的景象讓他不禁呆住了。

中原中也靠在床頭坐著睡著了,他手裡緊緊抓著棉被卻又沒蓋在身上,窗簾只拉了一半,從窗外透進來的陽光落在粉嫩的小臉上,小嘴一張一合的,嘴角還流著口水。

中島敦看了好一會兒才靠近床,正想替中原中也蓋上被子,手卻被突然抓住了。中島敦嚇了一跳,卻發現對方沒有醒來,只是覺得冷才會下意識靠近他。

他將人調整好姿勢蓋上被子,又想了一下,將手機拿出來發了個短訊,爬上床,將人抱在懷裡,沉沉睡去。

 

 

隔天早上,中島敦精神飽滿地帶著中原中也來到了偵探社,太宰治的眼神在兩人之間徘徊,問道:「敦,你昨晚睡得好嗎?」

「我睡得很好啊,為甚麼會這麼問?」

「因為中也他啊,睡姿非常......噢!!」太宰治的話才說到一半,就被不知從哪冒出來的書砸中了,中島敦蹲下身,表情嚴肅地對中原中也說道:「不要拿東西亂丟人,這樣很危險。」

中原中也點了點頭,順手摸了摸對方的側髮,又趁著中島敦轉過身時,對太宰治吐舌頭。

太宰治翻了個白眼,用嘴型安靜地說了句:小矮子

接著垃圾桶就直接蓋到了太宰治的頭上,裡頭的垃圾掉了一地,中島敦板起臉孔正要說教,但一看到那張無辜的小臉又說不下去了,於是讓對方把垃圾收好,但中原中也死也不肯跟太宰治道歉,只好作罷。

 

中島敦今天只需要把文件送到指定的地點,雖然有點捨不得中原中也,但為了他的人身安全還是決定自己出門。中原中也沒說甚麼,他順了順對方白色的側髮作為道別,中島敦愉快地出門去了。

中島敦回來後,中原中也聽到聲音,跑到門口去接他。正要伸手摸他的頭髮時,卻臉色一變,直接轉頭走人,中島敦一臉懵逼,完全不知道發生甚麼事了,他想盡了各種辦法吸引對方注意,但一直到回家中原中也都沒理他。

直到晚上,中原中也已經睡著了,中島敦才正要洗澡,愁眉苦臉的看著鏡子,然後看到自己去理髮廳稍稍剪短的側髮,瞬間明白中原中也在生氣甚麼了。

 

中島敦忍不住笑了出來,決定明天再去把頭髮接回去。

 

 

在之後的日子裡,兩人相處融洽,福澤諭吉為了讓中島敦方便照顧,盡量安排他文書工作,但某天突然有緊急任務,幾乎所有人都有了安排,人手嚴重不足,於是派中島敦一個人前去,中原中也暫時由谷崎直美代為照顧。

但中原中也萬萬沒想到,中島敦走著出去,卻滿身是血的被人送了回來,幸好被與謝野從鬼門關前救了回來。

中島敦一睜開眼,就看到中原中也趴在床邊,他檢視了自己的身體情況,雖然身上已經沒有傷口了,但被敵人削短的側髮卻沒長回來,心裡有些失落。

「敦?」中原中也迷迷糊糊的醒了過來,聽見中島敦略帶歉意地說道:「對不起啊,中也,我沒保護好頭髮。」

中原中也搖了搖頭,伸出小手,摸了摸那縷側髮,小聲地說道:「沒關係,它還會長大的。」

 

中島敦伸手將人緊緊地抱在了懷裡,揉了揉對方毛絨絨的腦袋,不禁想:就算要照顧您一輩子,我也願意。

 

 

 

 

TBC

----------------------------------

來解釋一下標題,原句是"落花有意隨流水,流水無情戀落花。",大家比較常聽到的是"落花有意,流水無情",意思是在戀愛方面一方有意,另一方沒有。

所以我改成這樣,應該知道我要表達的意思XD

敦中真的好吃!也謝謝柚子提供的腦洞,幼年中也真的太可愛啦!

預計上下兩篇完結

感謝鍵閱,你們真的不入教嗎?


评论(20)
热度(99)
© 咕咕雞|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