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erious Messenger(下)

*給 @择也今天也睡眠不足 擇也親親寫的身高差接吻,學園PARO,一個充滿套路的故事

*小短篇,標題取自某個手遊的遊戲

*一天一百字,完成填坑不是夢

*前篇:(上)

----------------------------------

夜已深,而太宰治卻來到了中原中也的家門前,他提著紙袋,敲了敲已經進過無數次的門。

沒過多久,門被打了開來,一名婦人探出頭來,和顏悅色地說道:「太宰君,你來了呀。」

「幾日不見,伯母越來越好看了。」雖知是奉承的話,但中原中也的母親依然很受用,她笑著說道:「你也越來越會說話了。」

「伯母過獎了。」太宰治謙虛地笑了笑,問道:「聽說中也生病了,他還好嗎?」

「太宰君先進來吧。」中原中也的母將太宰治領進客廳後,倒了一杯熱茶給對方,解釋道:「燒才剛退,現在還在睡。」

「他發燒了?」

「明明這麼大的人了,還淋雨回來,連澡也不洗就直接睡了。」她嘆了一口氣:「一臉就是有心事的樣子,卻甚麼也不跟我說。」

聞言,太宰治也只是笑笑,沒多說甚麼,問道:「我能上樓看他嗎?」

 

太宰治緩慢地開了門,外廊的燈光照進了漆黑的房間,隱約能看到床上鼓起的一團,中原中也的母親站在後面一臉擔憂地往裏頭看了一眼,太宰治悄聲說道:「沒事的,伯母,這裡交給我就行。」

「那就麻煩太宰君了。」

 

 

太宰治關了門,卻也不開燈,就直接盤腿坐在了床邊,將被子拉下了一點,中原中也的睡臉露了出來,太宰治伸手碰了碰對方的額頭,雖然沒有想像中的滾燙,但太宰治依然摸黑將紙袋裡的退熱貼拿了出來,小心翼翼地貼在了對方的額頭上。

太宰治才剛要收回手,卻被人抓住了手腕,中原中也不知甚麼時候睜開的眼,藍眼盯著他,像是在打量著甚麼,太宰治著實嚇了一跳。

過了好一會兒,中原中也才放開對方,聲音沙啞地說道:「......我剛剛做了一個夢。」

「甚麼夢?」

「我夢到我們活在另一個世界。」中原中也輕咳了幾聲,太宰治沒打斷他,頭靠在了床邊,聽對方繼續說道:「在那個世界我們為黑手黨打下手,甚麼骯髒的事情都做過了,我們搭檔的那幾年,是黑手黨最強盛的時候。」

說到這裡,中原中也突然停下來了,太宰治便問道:「然後呢?」

「然後......然後...你就離開了。」中原中也伸出手,輕撫著對方的臉,用一種難以言喻的語氣問道:「太宰,你為甚麼要離開?」

太宰治覺得有些好笑,明明是這麼奇怪的問題,但一看到對方認真的神情卻又笑不出來。

「為甚麼要露出這麼難過的表情呢?中也。」太宰治覆上了中原中也的手,順著對方的問題回應:「難道我的離去對你來說很重要嗎?」

「.......沒有。」中原中也垂下了眼,他輕聲說道:「我對你一點也不在乎。」

「.......是嗎?」太宰治輕嘆了口氣:「那真是太好了。」

「太宰,算我拜託你了。」中原中也含糊著說道:「不要再靠近我了,我會........」

話還未說完,中原中也便沉沉睡去。

太宰治聽著對方的鼾聲,苦笑著。

 

 

「那就麻煩你把作業拿回去了,中原同學。」

「好的。」中原中也從老師手中接過了一疊作業本,雖然重量對他來說不算甚麼,高度幾乎要蓋過他的視線。

「!!」中原中也剛走出教職員室,感覺手上的重量輕了些,他一抬頭,便看到太宰治嘲諷地說道:「書的高度都要超過中也了呢。」

中原中也瞪了對方一眼,卻沒說甚麼,自從他病好了以後,太宰治對他的態度就變得很奇怪,雖然嘲諷一如往常地毒辣,卻不像以往那般自然。

在回去教室的路上,兩人卻一句話也沒說,還是太宰治首先打破了沉默:「後來怎麼樣了?」

「甚麼?」

「我回去以後,你們見到面了嗎?」

中原中也沉默了好一會兒,才說道:「估計是不行了,她不想跟我見面。」

見太宰治挑了挑眉,中原中也撇頭過去:「你要笑就笑吧!!反正我跟她是不可能了。」

「我又沒說甚麼,而且還有時間不是嗎?」兩人這時正好回到教室,將作業簿放在了講台上,太宰治拍了拍手上的灰塵,問道:「要不要我幫你?」

「你幫我?」中原中也一臉不敢置信:「這對你有甚麼好處?你是不想贏了嗎?」

「這跟我想不想贏沒什麼關係。」

「太宰,我又不傻,哪有人幫對手的?」

「唉,中也,難道你還不明白嗎?」太宰治的表情有些無奈:「我從一開始就輸了喔。」

中原中也聽得一頭露水,太宰治又嘆了口氣,問道:「我就問一句,你想不想贏?」

中原中也還是一臉狐疑地看著他,太宰治接著說道:「我只是告訴你方法,決定權在你。」

「那好吧。」中原中也拿出了手機,給對方看了一眼上週末他被拒絕的短信:「她話都說死了,我還有甚麼辦法?」

「她只說不要見面,沒說不要繼續跟你來往。」太宰治接過他的手機,修長的手指在螢幕滑動:「有時候表現出自己的脆弱的一面,反而會得到對方的關注和憐憫喔。」

「你這些歪理都是從哪兒學來的.....」中原中也接過手機,看了一眼打好的簡訊,有些厭惡地說道:「等等......這一點都不像我啊。」

此時上課鐘響了,太宰治拍了拍中原中也的肩膀:「有回覆再找我。」

中原中也盯著在螢幕閃動的字,最終還是發送了出去。

 

如太宰治所想,才上完一堂課,中原中也很快地就收到回覆了:『中也君還好嗎?抱歉,要不是那天我爽約,你就不會......』

『不要在意,如果因此讓你傷心,那可真是我的罪過。』

「太宰!有必要寫成這樣嗎?!這也太誇張了吧!」中原中也徹底被噁心了一把,感覺自己的人設都要被太宰治崩壞光了。

「女孩子都喜歡這種調調啦。」中原中也翻了個白眼,也懶得跟對方爭辯了。

 

 

離賭約到期的日子還剩下三個星期。

中原中也與前田的關係看似突飛猛進,各種曖昧的話都說過了,前幾日的情人節前田還寄了親手做的餅乾給他(雖然不怎麼好吃)。但只要中原中也一提出要見面的事情,對方就會找各種理由婉拒。

 

社團活動結束後,立原道造和中原中也留下來整理武道教室,中原中也將器具放回原位,邊隨口說道:「我說立原,你不覺得前田有點奇怪嗎?」 

立原道造拿著礦泉水的手一抖,不小心把水灑到了自己身上,中原中也皺眉拿出衛生紙遞給對方,抱怨道:「你最近老是心不在焉,你怎麼了?」

「沒沒沒什麼。」立原道造有些支支吾吾地回應,中原中也瞇起眼,卻也沒說什麼。

「我去一趟廁所。」立原道造不敢再看他,便找了個藉口離開,中原中也不以為意。他從書包裡掏出了手機,檢視這陣子太宰治幫他回的那些簡訊,雖然進展順利,但總覺得有些不對勁。

中原中也隨意地寫了一封問候的簡訊,才剛按下了發送鍵,便聽到了短促的鈴聲

,雖然不是很大聲,但在這空無一人的教室中卻格外顯眼。

他環顧四周,將手機介面轉到了電話簿,撥通了前田的電話號碼,刺耳的鈴聲迴響在教室中。

當中原中也找到了聲音的來源,心卻涼了一半。

 

「中原前輩,我們差不多該.....!!」

立原道造一進教室,便發現中原中也手上拿著兩支手機,一臉陰沉地坐在地上,見他進了教室,冷笑道:「立原道造,你沒有什麼話要跟我說的嗎?」

 

聽完立原道造說完,中原中也沉默良久,一臉陰沉地抱著胸。立原道造嚥了一口水,全身冷汗涔涔,可是自家前輩沒有一腳踹死他,也沒有立刻衝出去找太宰治算帳,搞得他都快要跪下來求饒了,但只見中原中也便面無表情地拿起書包離去,社團教室的門被摔得震天響。

 

 

從那日之後,中原中也開始徹底無視太宰治。

不知幸還是不幸,中原中也和太宰治原本就分在同一班,由於身高的緣故,太宰治的座位是在最後一排,離中原中也相隔了三排之遠,但太宰治卻從未在意過

午休的鐘聲一響,太宰治來到中原中也的座位旁,說道:「中也,我......」

中原中也站起身,沒有答覆對方,而是轉頭向旁邊的同學問道:「田中,要不要一起去販賣部?」

可憐的田中同學看到了太宰治似笑非笑的表情,簡直是要把他殺了一樣,但他還來不及拒絕,就被中原中也硬拖了出去。

太宰治的笑容僵在了臉上,還待在教室的同學竊竊私語著,雖然立原道造偷偷告知自己了,但被無視的感覺還是很不好受。

他不禁嘆了一口氣:「啊啦,做得太過火了。」 

 

 

某日中午,休息鈴一響,立原道造被中原中也抓去學校的某個闢靜的角落吃飯,美其名是增進前後輩感情,實際上是為了躲避某人。

「那個.......中原前輩。」立原道造邊阻擋自家前輩搶食女友做給自己的便當,邊問道:「你真的不跟太宰前輩......」

「別跟我提那個混蛋!」中原中也手上的筷子啪的一聲,被他徒手捏成了兩半,氣呼呼地說道:「想到我像個傻子似的被他耍我就火大。」

這之後立原道造整個中午都在聽著對方不帶重樣地罵太宰治,他也只能把之後想說的話吞了回去。

等中原中也罵人的空隙,立原道造終於有機會發問:「中原前輩沒有想過太宰前輩為甚麼要這樣做嗎?」

「還有為甚麼?!不就是想看我笑話嗎?」

耳朵再次受到衝擊的後輩默默地將嘴裡的章魚小香腸吞下,心裡替:「太宰前輩,我已經盡力了。」

 

下午第一節是體育課,中原中也本想離太宰治離得越遠越好,無奈這次的體育項目是網球,體育老師依學生們的對戰結果來打平時分數,而中原中也好死不死地在抽籤的時候抽到了太宰治。

中原中也捏皺了手中的籤,忍不住在心裡罵道:連竹籤也被太宰潛規則了嗎?!

太宰治蒼白的手握著網球拍規律地上下揮動,他歪頭笑著說道:「請多多指教,中也。」

中原中也冷哼一聲,走向了比賽球場。

比賽開始,雖然在體力上太宰治是個戰五渣,可在戰術上,太宰治有三百種方法可以玩死對手,但對上中原中也熟悉他戰法的人,就不一定了。

中原中也越打越起勁,被綁起的辮子隨著他的動作擺動,他往右跳動,再一次漂亮回擊:「怎麼了太宰,你就只有這點程度嗎?」

太宰治喘著氣,舔了一下嘴角,勉強追上了球的速度,瞄準對方視線的死角後,反擊回去,中原中也像是早就料到般,回過身揮動球拍。

兩人打得如火如荼,一時分不出勝負,但比賽拖得有些長,太宰治的體力快要到極限了,中原中也看準時機,球落在了太宰治的腳邊,但太宰治衝得太猛,慣性作用下一個踉蹌,跌坐在了地上。

體育老師見終於比出了結果,連忙喊道:「比賽結束,中原中也獲勝。」

贏了比賽,中原中也自然是很高興,但卻見太宰治站起身時,又跌坐在了地上,有些吃痛地摀著自己的腳。

中原中也嘖了一聲,將球拍扔給了別人保管,小跑步到太宰治身邊,將他扶了起來,手臂跨在自己的肩膀上。

「老師,我帶他去保健室。」

得到老師的首肯後,中原中也拖著比自己還要高許多的太宰治,往保健室的方向走,不知道對方是不是故意的,他感覺到太宰治將所有重量都壓在自己身上,但顧忌著對方腳上的傷加上之前發生的事情,中原中也一路上隱忍著沒發作。

 

保健室老師不在,中原中也將人丟到了床上,翻出櫃子裡的藥品和繃帶,他面無表情地命令道:「躺下。」

「中也這麼說還真是......」

「我說,躺下。」見中原中也要發大火了,太宰治不以為意地躺了下來,曲起腳方便讓對方塗藥。

「中也還在生氣嗎?噢!!!痛!」中原中也鬆了鬆被自己拉緊的繃帶,毫無歉意地說道:「不好意思啊,不小心按得太用力了。」

太宰治有些困難地撐起身子,看著對方坐在床邊仔細地將藥酒擦在腫起的腳踝上,從窗外透進來的陽光照著他的側臉,這張精緻的面容他看了好幾年,卻從未看膩過。

 

中原中也注意到他的視線,卻沒多問甚麼,包紮完後,站起身用衛生紙擦了擦手,走向門口時,他聽到太宰治叫住了他。

中原中也頭也沒回,問道:「還有甚麼事嗎?」

「中也,抱歉啊。」中原中也有些詫異地回過頭,太宰治是不輕易道歉的,特別是對方打定主意要整他的時候,但只要一想到這陣子都被當猴耍,他就一肚子火。

中原中也垂下眼,開口問道:「......為甚麼你要這麼做?耍人也要有個限度吧?」

「我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私慾罷了,沒什麼理由。」

中原中也的怒火再次被點燃,衝上前抓住了太宰治的領子,拳頭離太宰制的臉僅有一公分的距離,最終還是沒落下。

太宰治睜開眼,一臉平靜地望著他:「不打嗎?」

中原中也喘著氣,那人的眼睛濁而不清,即使相識再久,他卻從未看透。

他粗暴地推開了太宰治,轉過身離去道:「以後別再跟我說話,我不想再看到你。」

「那麼中也,再見。」

在中原中也關上門前,他聽到太宰治這麼說。

 

 

這之後中原中也便很少看到太宰治了。

五天的上學日太宰治大概只會來一天,但他們的導師--國木田獨步卻完全不在意,也沒解釋,彷彿對於太宰治缺席的理由了然於心,點名照點,但不會像以往大發脾氣。

中原中也回頭看向空無一人的課桌椅,嘖了一聲,有些心煩意亂地在數學課本上塗塗畫畫。

「......前輩、中原前輩。」

「哇啊!!!」蒼白的臉突然出現在視線之中,中原中也從椅子上嚇得跳起來,見是芥川,便鬆了一口氣,責怪道:「芥川,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這麼無聲無息地出現?」

「抱歉,因為中原前輩一直都沒有回應,所以想看看您是不是睡著了?」芥川面無表情地道歉。

「我又不是魚,不會張著眼睛睡覺。」中原中也無奈地嘆了口氣,問道:「找我有甚麼事嗎?還特地跑來我這裡?先說我可不知道立原在哪喔。」

「不是。」芥川遲疑了一會兒,才開口說道:「能借一步說話嗎?」

看對方神神秘秘的樣子,便隨著他來到了學校的樓頂,芥川環顧四周,看四下無人,單刀直入地問道:「中原前輩還在為賭約的事情生氣嗎?」

「......怎麼連你也知道?」 中原中也有些懊惱地嘖了一聲,問道:「立原告訴你的?」

芥川搖了搖頭,答道:「本來太宰前輩的另外一支手機是保管在我這裡,因為一些緣故,改放在立原那裏。」

「甚麼?!」中原中也氣笑了:「連你也有份?」

「中原前輩誤會了。」芥川反駁道:「太宰前輩怕您發現,只讓我和立原保管罷了。」

「你叫我出來,就是為了說這些?」

「您知道為何太宰前輩要這麼大費周章嗎?」 

「不就是想耍我嗎?」

「並非如此。」芥川打斷了中原中也的話:「他寫給您的每一封簡訊皆是真心。」

「啊?你在說什.......」中原中也有些疑惑地看著對方,過了三秒之後,臉紅得像煮熟的螃蟹。

「還有另一件事情,中原前輩。」芥川不等對方回過神來,又投下了另一顆震撼彈。

「太宰前輩後天就要離開日本了。」

 

 

「手續都辦得差不多了吧?」國木田翻著手上的資料,提醒道:「不要又出甚麼亂子啊,太宰。」

「都辦得差不多了。」太宰治笑瞇瞇地說道:「國木田老師才是,太過認真可是會禿頭的喔。」

「你這傢伙!」國木田嘆了口氣,無可奈何地說道:「改改你這愛損人的習慣,不然在陌生的環境可是很不好過。」

「是是是。」太宰治接過國木田手上的資料,鞠躬說道:「感謝您的指導,我走了。」

太宰治關上了教職員辦公室的門,有些心神不寧地看著手上的休學申請書,自嘲地笑了笑,往教室方向走去

「太宰!!!」 

才剛沒走幾步,熟悉的吼聲便從上方傳來,太宰治抬頭一看,中原中也喘著氣站在樓梯的上方,還沒緩過來便問道:「你要去哪?」

「你已經知道啦?」太宰治笑瞇瞇地說道:「美國啊。」

「為甚麼你要這麼做?」

「當然是因為美國那邊......」

「我不是問這個!!」中原中也氣極敗壞地吼道:「你為甚麼要跟我賭這麼無聊的賭約?!為甚麼要把我耍得團團轉?!」

「這些問題你不是已經知道答案了嗎?」太宰治嘆了一口氣,他往中原中也的方向走,一步步踏上了階梯。

「我說我有女朋友是騙你的。」

「我跟你打賭也是為了騙你。」

「但唯有一件事情是真的。」太宰治站在比中原中也還要低兩階的階梯上,手撫上對方紅透的臉頰,用兩人才聽得到得聲音說道:「中也啊,這場比賽,是我輸了。」

中原中也嘖了一聲,猛地將人拉近了自己,有些粗暴地吻了上去。

太宰治瞪大了眼,但也立刻回抱住了對方,兩人在上課鐘聲中忘我地互相親吻著。

「太宰,你果然是個混蛋。」

「但我可是喜歡上中也的混蛋喔。」

 

 

THE END

 

-----------------------------

寫完啦!

總覺得很多bug的樣子,但我看不出來哪裡有(((
身高差接吻真的很棒!!超級適合他們的!!謝謝擇也給我受權
希望大家會喜歡!!各位晚安!!

评论(6)
热度(56)
© 咕咕雞|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