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雞

戰損(太中)

*修羅期中的摸魚,希望大家還沒有忘記我

*中原中也生日快樂

------------------------------------------

黑手黨之間的火拼已經持續了一夜,槍聲不絕於耳,幹部大樓經過無數次異能的摧殘,變成了一塊塊的碎片。

一名黑手黨的幹部屏氣躲在大石塊後,他左腿骨折,身上無一處不是血,但比起身軀已經支離破碎的同伴,算是輕的。

他忍不住罵了娘,想起某個年僅不過十幾歲的少年說的話。


這筆交易容不得你們拒絕。


他只當是港口黑手黨沒人了,好意思派個毛頭小子自稱幹部來談判,當下撕碎了對方準備好的合約,然而那名黑髮少年卻毫不意外,他站起身,對一旁的藍眼少年說道:...

七日(01)(太中)

*不斷重複的故事,可能會作為本子的文之一

----------------------------------------


中原中也沉入了河中,冰冷的河水剝奪了呼吸,直到黑暗淹沒他的身影。

他要以這種愚蠢的方式死去嗎?如果那傢伙知道的話,會露出甚麼樣的表情?


或許連自己的葬禮都不會參加吧。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太好了。


他衷心希望如此。


02/25  first round  08:00 AM


早晨的陽光從窗簾的縫隙照射進來,中原中也卻被刺耳的鬧鐘聲吵醒,他抬手按掉了鬧鐘,迷迷糊糊地坐了一會兒,枕頭全都被扔到了地上,即...

夢魘(太中)

*小短篇除草,不知道自己在寫甚麼東西

*略為血腥描寫,請慎入

-----------------------------------------


中原中也做了一個夢。


他平躺在黑暗之中動彈不得,他卻能看見自己身穿黑手黨的正裝。


中原中也感覺到自己的手腕被碰了一下,十幾年的老搭檔站在他的身旁,但中原中也卻看不清他的表情,倒是能看見對方身上潔白如紙的西裝,從天而降的紅緞帶纏著太宰治的左手腕,而他自己的身體也被不知道從何而來的紅緞帶纏住。


太宰,別老站著,讓我看看你的臉。


雖然中原中也想這麼說,但他只能看著太宰治仔細地撥弄著手腕上的紅緞帶,緞帶卻意外...

出本計畫以及徵繪師

新年我有個不要臉的小願望,就是把一些太中坑填完再出一次本,修改幾篇已經完結的文放入。

圖中除了打星星記號的是預定要,其他都是已完結的小短篇,請大家建議想要看哪一篇,我可以稍微擴寫。

預計四月左右出本如果順利的話

然後我想徵出本的封面封底繪師,彩色封面跨頁A5,懇請有意者私訊我,酬勞詳談,加我QQ號也可:2574756433,但請記得要說明來意,謝謝


以下是預定要放的文,點連結可以看試閱:

萬夜之櫻 (未完)

Latent heat (未完)

Mysterious Messenger:(上)  (下)

夜雨:(上)  ...

這太宰(深呼吸

餘生(01)(太中)

* @呆萌兔子神威  給的設定~~~~~           

*應該五篇完結,應該。

*有自創角


---------------------------------


「中也,修好了沒?好熱喔。」


太宰治像隻死魚攤在越野車的副駕駛座上,今日的艷陽高照,偏偏開到半路車子就掛點了,中原中也正站在冒煙的前車蓋埋頭苦幹,臉沾上了油汙,路面燙得可以煎蛋了。炎熱的天氣已經讓中原中也很煩躁了,聽到搭檔在抱怨,忍不住罵道:「你有力氣抱怨不如去補充物資...

幼年雙黑之一--論重機的一百種用法

 *沒有到一百種只有一種而已,我只是想寫寫中也飆車

*幼年雙黑系列

*此篇太宰治的異能是主動

---------------------------------

「太宰!!你好了沒有!!會議要趕不上了!!」

「啊啊,再等我一下。」

中原中也站在玄關對著二樓的方向大吼大叫,急得快要發瘋,偏偏他的搭檔不知道在摸甚麼,遲遲都沒下樓。

「你還要多久!!!十點就要開會了,已經九點三十五分了!!」

「好吵啊,這不是來了嘛。」 太宰治將黑大衣掛在肩上,邊打哈欠邊慢吞吞地走下樓,中原中也才沒有那種耐心給他慢慢拖,一把扯過對方的領帶,連拖帶拉地衝到了地下停車場,然而恭候多時的部下們也面...

搭檔(太中)

 *給自己的生日賀文,一篇完,基本上是太宰→ 中也

*太宰黑手黨時期,有自創角

--------------------------------


當森鷗外宣布太宰治當上幹部的那一天,黑手黨上上下下都趕著送禮祝賀,即使這位幹部到處招黑,還是有許多人忙不迭地送禮,好讓這位年輕的幹部大人能夠記住自己。


作為搭檔中原中也也不例外,他再怎麼討厭太宰治,於情於理都該送個賀禮過去,橘色內襯的黑大衣被掛在了衣架上,換上了他最貴的西裝,戴上了帽子,拿起裝著酒瓶的禮盒前往幹部專屬的辦公室。


總部人進人出,為了晚宴做準備,要不是知道太宰治...

戲下(太中)

*ㄈㄈ點文

*演員paro,小短文

----------------------------------


當導演喊出了過,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中原中也癱倒在地上大口喘氣,他那該死的搭檔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最累的槍戰戲連續NG了好幾遍,偏偏這幕他是動作最多的戲,光這一場下來他跑的里程數都可以參加馬拉松了

「中也,起床囉!」太宰治刻意彎腰笑瞇瞇地俯瞰著他,中原中也一看到他一把火都上來了,罵道:「NG那麼多遍!你是故意的是不是?!」

「這對我也沒什麼好處啊,我也要重複很多遍欸。」

「你就是偷偷摸摸地去開金庫而已還有甚麼難的?」

「不然我跟你換?」

中原中也氣得要吐血,...

落花(敦中敦)

*無料都寄出了,所以就釋出了,不過無料中的短漫和插圖就不放了


--------------------------------  

  中島敦在武裝偵探社工作有一段時間了,這次是他第一次接個人任務,難免有些緊張,但太宰治說這任務不難,在暗巷裡蹲點監視就行,這情況有點像他上次碰到芥川的情形,他可不想又被羅生門咬掉了一條腿。

  可惜莫非定理不會放過他,但這次卻是碰到了中原中也,看到來的人是他,即時收回了拳頭,皺眉道:「嘖,怎麼又是你?」 

  「您怎麼會在這裡?」

  「那你三更半夜的跑來這裡做甚麼?」

  中島敦見到他,心跳跳得飛快,感覺快要心臟病發作似的,說道:「中原先生也是...

終於拿到了
明天會打包發貨
感謝各位耐心等了這麼久

心之鎖(06)(太中)

*有自創角,表面上是年齡操作,這次的刀是向著中也(野口:EXM?難道不是我嗎?

*前篇:(01) (02) (03(04) (05)

----------------------------------


野口跟了中原中也六年,是中原中也最信賴的部下。


但他現在被自己的上司用小刀架著脖子,冰冷銳利的刀鋒抵著動脈,只要中原中也稍稍用力,地板上的毛毯會染上艷紅的血,用不了幾分鐘就會變成冰冷的遺體。

「告訴我,野口,」中原中也的聲音嘶啞,飽含著怒意問道:「你甚麼時候開始監視我?」

野口看著他布滿血絲...

心之鎖(02)(太中)

*糖果刀,表面上是年齡操作,表面上(強調

*不太能確定是甚麼題材,奇幻嗎?(茫然,反正就是回憶過去痛苦的相思忘不了(別唱

*前篇:(01)

----------------------------------


中原中也愣愣地看著眼前的人。

不論是聲音、樣貌還有那傲慢的態度完全和太宰治如出一轍。


但是.............


「你有聽到我說話嗎?」 中原中也低頭看著太宰治,對方以為他沒聽到,又再問了一次。

沒錯,低頭

站在中原中也面前的是十歲的太宰治,十歲的孩子再怎麼高,還是高不過一米六的自己。對方穿著正裝,但現在的樣子和記憶...

失格(太敦)

*有自創角

*內有靈異以及推理,由於是第一次寫這種題材,若看到有任何不合理之處,請務必指出來

--------------------------------

———他一心求死,卻總是無法如願。


「那個........太宰先生,您這是在做甚麼?」中島敦愣愣地看著倒掛在樹上的人,對方被繩子綁得亂七八糟,只有右手還能勉強拿著手機,這還是讓中島敦心中萬分後悔接了電話。

「呀~~敦君,午安。」 太宰治微笑著晃著身體,看著中島敦一臉疑惑的樣子,便自顧自的說明道:「我在電視上看到如果到吊在樹上,然後頭上放血的話便可以毫無痛苦的死掉,結果我的手被繩子...

這裡已經甚麼都沒了喔

关注的博客